二十大前“高築牆” 多個社交平臺封禁聊天羣組

2022.10.06 02: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二十大前“高築牆” 多個社交平臺封禁聊天羣組 資料圖:2022 年 9 月 29 日,在北京,一名男子手持智能手機。
美聯社

中共二十大前夕,中國網絡維穩措施進一步升級,衆多微信、微博網民抱怨他們無法正常發言,只能轉載官媒報道或網絡截圖。經常“翻牆”至境外網站的網民更發現,部分翻牆軟件(VPN)無法正常使用,甚至失效。

中共七中全會將於星期天(9日)召開,接着,16日將召開二十大。10月1日起,中國網絡警察全面清理自媒體如抖音、微博及微信羣組等。境外社交平臺推特賬號“觀察者”本週三(5日)留言:“我發現在親友羣、同學羣中已經無法正常說話,也無法傳播真相,纔開始翻牆出來,找找能正常說話的地方,但這裏,依然沒有朋友,沒有親人。在牆內,阻擋人們正常交流,造成分裂和對立的,不光是魔鬼綁架了網絡,更是無盡的恐嚇和暴力,在國內”。

有微信羣禁止發送文字和語音信息

江蘇網民馮女士本週四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她所在的衆多微信羣,近期突然被封,而她自己建的三、四個羣也被封:“上個星期到現在,好多羣都被封掉了,從後臺給你封的。他們(網民)又在重新拉羣,已新建五、六個羣。我的微信羣也封了,朋友都不給我發(信息)了。只能發小窗口(點對點),連續封了我3次。現在惡劣了,朋友圈和羣,他們(官方)不給你發聲音。你一對一私人聊天可以的。”

有推特網民回應“觀察者”賬號:“幾乎所有自媒體消失,而官方媒體幾乎只能原封不動轉發通告。而大量公安的通報重點,都變成了對老百姓赤裸裸的恐嚇:不造謠、不傳言、不信謠,否則,將對違法造謠、傳謠者依法予以追究責任。當你被追究時,還會明確告訴你,將嚴重影響子女甚至後代,這絕不是個案,而是自己及少數朋友的切身經歷。”

網民在推特留言“牆內”的人們無法正常交流。(網絡截圖/石亭提供)
網民在推特留言“牆內”的人們無法正常交流。(網絡截圖/石亭提供)

網民馮女士說,近期就連使用VPN“翻牆”都很困難:“都不行,被封掉了,免費的(VPN)打不開。這一次很厲害,二十大是10月16日開,最早是8月15日警察上門、打電話告知要穩控了。”

網絡技術人員李明告訴本臺,中國網絡部門加強對用戶訪問境外網站的攔截力度。他說:“VPN,VPS(虛擬專用服務器)好像沒有被封掉,封的是RW2等這一類比較厲害,他們是針對協議封的,不是針對服務器,應該是抓的數據包。在數據包命名地址的時候,你使用了協議,他就會封,屏蔽這個數據包,這跟過去不一樣,應該是在升級。”

微信不讓網內與外網“敏感用戶”聯絡?

除了嚴管中國境內微信用戶之間的聯繫,還要切斷他們與“網絡防火牆”外世界的聯絡。

“六四天安門事件”學生領袖王丹就在個人推特上質疑,微信甚至已經切斷已遭屏蔽的海外賬號與中國國內用戶之間的私聊功能,在國境內、外的微信用戶之間建立起新的防火牆。王丹說,這反映出中共對於信息自由流通的恐懼和擔憂。他批評中共,“說什麼這個自信、那個自信都是假的”,“整天生活在風聲鶴唳和杯弓蛇影之中”,根本毫無自信。

圖片發出幾分鐘就自動消失

四川網民趙先生告訴本臺,他所在的微信羣內,最近處於靜默狀態:“有時侯我發標題稍微敏感一點的文章,但發不出去,或者你剛發出去文章,等一會就沒了,或只有自己能看見,別人看不見。”

至截稿,微信母公司騰訊沒有回覆本臺的置評請求。

微信已經成爲中國人生活的一部分。據官方公佈,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微信每月活動賬戶總數已達到12.6億人。

江西一網民告訴本臺,他已經刪除微博賬號,退出微信羣,不再使用國內聊天平臺。另一網民說,他已經退出所有微信羣,但爲了與家人溝通,又被家人拉回家庭羣內。

新華網上週五報道,中央網信辦開展網絡闢謠標籤工作整治謠言亂象。該報道引述中央網信辦消息,今年8月以來,組織12家網站平臺開展網絡闢謠標籤工作,對存量謠言進行全面梳理標記,對8萬餘條存量謠言標記闢謠標籤。不過,中國不少網民認爲,官方所說的“謠言”,其實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記者:古亭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