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三》王心凌戰隊改編《星星點燈》歌詞 原作鄭智化怒批

2022.07.05 05: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浪姐三》王心凌戰隊改編《星星點燈》歌詞 原作鄭智化怒批
RFA製圖

臺灣歌手王心凌在湖南衛視《乘風破浪》節目裏,帶隊表演了《星星點燈》,得到最高分數。但是由於多處歌詞被改,包括“骯髒”的一片天被改成“晴朗”的一片天,原唱者鄭智化批評“亂改歌詞”。鄭智化曾在1993年登上央視春晚演唱同一首歌,當時歌詞未曾更改,爲何到了2022年歌詞卻需要被改動?

“現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裏,總是看得見。”王心凌在《乘風破浪》第三次公演中擔任隊長,率領吳謹言、阿嬌(鍾欣潼)、阿Sa(蔡卓妍)、張天愛演唱《星星點燈》,拿下當日最高分數奪得第一。

然而原唱鄭智化3日在微博發文寫下,“關於我的經典歌曲《星星點燈》被亂改歌詞一事,我表示震驚、憤怒和遺憾。”

“現在的一片天,是骯髒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裏,再也看不見。”鄭智化在1993年就曾上央視春晚演唱《星星點燈》,當時的版本與原作相同。

兩相對照下,王心凌隊伍把“骯髒”的一片天,改成“晴朗”的一片天;此外,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裏,“再也看不見”被改成“總是看得見”。

原唱者鄭智化批評“亂改歌詞”。(微博)
原唱者鄭智化批評“亂改歌詞”。(微博)

胡錫進評《星星點燈》改詞 不贊成政治正確

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在微博發文表示,“如果這次對《星星點燈》的改動是爲了迎合某種所謂的 ‘政治正確’,正如一些人擔心的那樣,那麼我不贊成”。他寫道,“政治正確的重要內容就包括尊重歷史,實事求是,以及對文藝表現形式百花齊放的包容。”

“因爲中國大陸就是骯髒的一片天,說了實話,這個國家不能說實話。只能說他們喜歡的話,他們喜歡的話,有幾句是實話?”中國異議人士季風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在共產黨統治下,把“骯髒”改成“晴朗”一點都不奇怪,因爲共產黨長期都是如此,所有東西都要靠近正能量、政治正確,不能唱反調。

“骯髒”的一片天有何意義?

北京新浪網一篇題爲《<星星點燈>被改歌詞,你站哪一邊?》的網文提到,挑戰時代的記憶是很難的。就算從未離開家鄉,誰沒有過四顧茫然,抬頭不見星光的時刻?《星星點燈》不僅是遊子的歌,它還是1990年代斑斕中的一條光帶,用時代的故事撫慰了人最基本的情感:迷茫和希望。

知名博客主“楚天闊/影音亞空間”在“方格子”內容平臺評論指出,1992年,鄭智化唱這首“星星點燈”,對於過度污染的文明,看不到自然的原始星星,也暗喻人心遺落了純真的一面,在遇到彷徨無助的時候,依然有希望如燈在某處等候來給予人鼓勵。“如果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裏看得見,現在的天空很晴朗,那我幹嘛去尋找星星點燈代表的純真跟理想?你就乖乖地待在‘牆國’裏面就好了。”他寫道。

季風:沒有自由,何來“晴朗”?

季風認爲,鄭智化闢謠完全沒必要。季風的理由是,“鄭智化沒有在中國生活過。”。季風以自身近日的遭遇表示,今年六四他“被旅遊”前後20多天,天天有人看着他。雖然喫好的、喝好的,但是不能見任何人,連與親舅舅約好了都不能見。

“哪有晴朗的天啊!在我這裏你們覺得晴朗嗎?他們對我好得很,每個人都客客氣氣的,我想罵誰罵誰,旁邊就是國保,你沒有自由啊!你相當在監獄裏,天天罵人都行。”季風說。

《星星點燈》2018年就必須“晴朗”“看得見”

《星星點燈》改詞不是頭一遭,有網友在鄭智化微博留言,“央視春晚也用過這版本”。早在2018年中國歌手白嘉峻的版本已被改成政治正確版本:“現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裏,總是看得見。”

同樣的一首《星星點燈》,在1993年原來歌詞還能一字不動地登春晚,爲什麼到了2018年乃至現在卻必須符合“正能量”要求?

“當然某個程度上,有可能是整個言論的空間,或是政治氛圍有收緊的跡象。以目前的狀態來講可以做這樣的解釋。”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吳瑟致對本臺表示。

吳瑟致分析,在1990年代初期,當時中國看待臺灣藝人或是創作相關文藝作品,比現在容忍度、開放度都高一點。現在有些媒體或自媒體可能自我審查相對比較嚴格。至於娛樂節目改編背後是不是有政治上的意涵,他認爲某種程度存在但沒那麼嚴重。

季風則表示,節目首先必須先自我審查,審查完之後才能上,上了之後有問題就是網信辦負責監督檢查。季風說,“沒有所謂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不存在。”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溫曉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