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止爲未成年人紋身 專家:限制個人自由表達權

2022.06.07 11:5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禁止爲未成年人紋身     專家:限制個人自由表達權 中國國務院出臺一項辦法,禁止任何企業和個人爲未成年人紋身(又稱刺青),也不得傳播有誘導未成年紋身內容的書刊、影視節目和藝術表演等。
路透社圖片

中國國務院出臺一項辦法,禁止任何企業和個人爲未成年人紋身(又稱刺青),也不得傳播有誘導未成年紋身內容的書刊、影視節目和藝術表演等。臺灣研究青少年的專家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這是中共一連串以“保護”之名收緊對青少年控制的一環。

中國國務院未成年人保護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6日表示,爲保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今天起執行“未成年人紋身治理工作辦法”。辦法明訂,任何企業、組織和個人,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紋身服務,不得脅迫、引誘、教唆未成年人紋身。業者應標明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務。另外企業、媒體等也不得刊載或播放有誘導未成年人紋身的內容或廣告。

前臺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祕書長、現任監察委員葉大華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青少年紋身主要爲展現自我、突顯個人色彩的次文化行爲,限制紋身是對個人表現自由的限制。該辦法包括“鼓勵”都不行,令人質疑表面上是保護年輕人不要傷害身體,實際是進行監控、打壓、鉗制政策的一環。

葉大華說:“習近平上任以來,一直在限縮人民表達意見自由,這幾年做非常多限制青少年的事情,包括未滿十八歲不能信仰任何宗教、限制未成年人玩網路遊戲時間、看什麼內容、限娛令等,現在連刺青、紋身都管,這很明顯(說明)中國對人民自由意志的監控,其實是愈來愈大。”

2021 年 7 月 25 日,在日本東京舉行的 2020 年夏季奧運會男子 3 對 3 籃球比賽中,中國選手手臂上有紋身。(美聯社)
2021 年 7 月 25 日,在日本東京舉行的 2020 年夏季奧運會男子 3 對 3 籃球比賽中,中國選手手臂上有紋身。(美聯社)

歐美多采父母同意可紋身

葉大華表示,歐美和臺灣等民主國家大都是規定未成年紋身必須經父母同意,並沒有禁止紋身。紋身屬“侵入性”手術,站在保護兒少和尊重個人表意權的立場,應取得法定代理人的瞭解和同意,且當事人須充份獲得“知情權”,即清楚認知風險、壓力和代價,作出負責任的決定,而非明文禁止。

何謂“知情權”?葉大華說:“要讓他知道,他做這個動作,有沒有在他的身體上、心理層面上,包括怎麼面對外界看他身上刺青後,帶來的社會壓力,這些都要有人對他完整說明。未成年人要讓父母同意。如果在父母同意、當事人清楚他透過刺青除了能夠表現自己之外,他可能也要面對身體帶來不舒服,及社會可能的異樣眼光,他怎麼克服?。”

葉大華提及,青少年也可能一時好奇,或有人帶他去,未必清楚瞭解刺青之後面臨在職場、當兵,可能被貼上不好的標籤,之後要把紋身洗掉必須付出很多金錢。或者如果刺青師傅沒有消毒乾淨造成皮膚感染,這類糾紛也不少,衍生賠償問題。

葉大華提到,臺灣過去曾將刺青視爲偏差行爲,認爲刺青者可能涉及黑幫、是壞小孩,學校甚至將刺青者記過處理。隨着時代演進,從歐美刺青文化中能看到很多原住民文化部落特殊地位象徵,不再貼上偏差行爲、特殊青少年次文化的標籤,而看成是藝術文化、個人自由的展現。

人權律師: 洗腦比紋身傷害更嚴重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滕彪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或許有些家長支持,但從公權力角度,中國法律管到不該管的地方:“手伸得太長,家長式的思維方式,把政府當家長。紋身並沒有太大危害,政府管這事是多餘了。父母通過家庭教育、勸說方式比較好,實際上父母也不一定非得去管這樣的事。”

2020 年 5 月 8 日,一名戴着抗冠狀病毒口罩的男子走過北京一家紋身店的霓虹燈招牌。(美聯社)
2020 年 5 月 8 日,一名戴着抗冠狀病毒口罩的男子走過北京一家紋身店的霓虹燈招牌。(美聯社)

滕彪提及,美國各州多半規定十六、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在父母同意之下可刺青,他也認爲,由父母監護人同意的方式,比用法律“一刀切”禁止好。但中國的政策和立法並不是考慮人的尊嚴和人權,而是從“意識型態”和“政治穩定”出發。例如,紋身是否有抗議的意義等政治敏感性問題?受西方文化影響?紋身語境反映特立獨行的行爲方式?

紋8964、達賴喇嘛或劉曉波頭像肯定很麻煩

滕彪表示,中國政府有特別多禁忌和敏感、害怕的事:“比如說單純數字8964紋在身上,這些數字排在一起,肯定有麻煩。中國不允許出現在網路上的,如果把達賴喇嘛、劉曉波等政治犯頭像符號紋在身上,也都會受到處罰,這其實是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一部份。”

滕彪認爲,中國對未成年人的保護,有更多重要的事需要引起更多的關注,比如人口拐賣、家庭暴力、留守兒童問題、自由獨立開放的教育等。

滕彪指出,“中國的教育實際上就是洗腦,整個教育系統對言論自由的控制,實際上就是對未成年人思想造成極大戕害,看來沒有流血,卻是一輩子的傷害,很多人一輩子沒有辦法從洗腦的狀態中擺脫出來。”

擔心歐美文化符號搶先佔據未成年人身體

八零後、移居臺灣的中國異議人士周曙光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分析,中國政府是擔心歐美文化入侵中國:“應該是擔心文化符號搶先佔據了未成年人的身體,導致共產黨洗腦難度會增加。文化符號、卡通人物、語句都是文化載體,未成年人可能烙上一輩子,移除記憶難。另一方面可能擔心人民利用這種符號的認知形成小的羣體。共產黨最忌諱羣體的存在,要打散羣體。”

周曙光說,紋身自古被當成囚犯、或有黑幫背景,中國社會對刺青接受度不高。中國一些地方招募公務員不允許紋身,否則不能進入體制當公務員。但年輕人認同歐美日韓動漫文化、遊戲符號,將圖騰紋在身上,成爲一種文化信仰、文化認同,企業肯定要宣傳,成爲歐美動漫與電子遊戲文化的推手。政府限令包含“誘導”,是將責任轉嫁給企業,審查內容也監管企業、控制社會,卻拿“保護未成年人”這堂而皇之的理由。

2011 年 8 月 6 日,在臺灣臺北國際紋身節上,一名男子從紋身藝術家那裏得到紋身。(美聯社)
2011 年 8 月 6 日,在臺灣臺北國際紋身節上,一名男子從紋身藝術家那裏得到紋身。(美聯社)

中國自2018年開始,廣電總局下令限制紋身藝人,電視節目上也不允許出現紋身,接着國家體育總局要求中國國家隊足球員嚴禁紋身。

周曙光說:“電視主持人、嘉賓不能露紋身,認爲負面不適合鼓勵、傳播,還要蓋住外國球員身上的刺青,如直播時必須塗掉或是後期製作處理。”

準媽媽:孩子18歲前的教養權應迴歸父母

從中國移居美國的任瑞婷說,她是很保守的基督徒,不支持紋身,因爲身體是上帝賜的本來就很漂亮,但有些人的紋身是好看的,可是時髦有時效,過二年就不流行,長胖了,紋身可能也走樣。

任瑞婷以“準媽媽”的角度說,希望未來由她跟孩子溝通,不是由國家來管。十八歲以前,養育、生病照顧都是父母,不是國家。“引導是一回事,強制規定又是另一回事,我始終認爲家長才是要對未成年人負責的最主要的人,而不是國家和政府。如果今天國家能決定你要不要紋身,那明天是不是可以決定你要穿什麼衣服?”

任瑞婷提到,以前媽媽反對她穿耳洞,她偷偷去穿,結果皮膚髮炎嚴重。如今回想需要的不是禁止,而是陪她瞭解風險和護理。

任瑞婷說,到了美國之後發現美國的教育環境,是幫助小孩做獨立的選擇。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span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