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舉報飯圈整肅高潮迭起 被批道德綁架侵犯人權

2021.08.26 11:3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性侵舉報飯圈整肅高潮迭起  被批道德綁架侵犯人權 央視主持人朱軍(左至右)、阿里巴巴王姓主管、湖南衛視主持人錢楓、歌手吳亦凡接連遭指控涉及性侵案。
(RFA製圖)

最近中國“舉報性侵”的案例接二連三。湖南衛視主持人錢楓被翻舊帳受控性侵,挨批“吳亦凡第二”。曾遭官方消音的#MeToo運動在中國死灰復燃?中國女權活動人士趙思樂在參與本臺節目時分析,既是迎合潮流需要,也是官方管控收割的結果;長期觀察中國的日本記者矢板明夫則直指,“道德綁架”成了中國整肅異己和娛樂圈的手段,儼然掀起新一波文革。

中國政府發起的“清朗專案”宣示整頓飯圈文化已經使得娛樂圈風聲鶴唳,涉嫌性侵被捕的加拿大華裔歌手吳亦凡,五千萬粉絲羣被關閉,粉絲們熱議劫獄、跟中共談判營救“哥哥”的聲浪迅速被“消音”。無獨有偶,湖南衛視主持人錢楓,24日被女網友公開微博截圖,指控2年前利用職務之便對她下藥迷姦,網民痛罵“吳亦凡第二”。



此前,中國科技巨頭阿里巴巴也爆出一名女員工在互聯網公開指控上司與客戶對她性侵。2018年公開發文指控遭央視知名主持人朱軍企圖強吻的實習生,近日就發文表示,這些案件讓更多人支持女權,帶動“權勢性侵”討論。

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主持人戴忠仁26日就問到,這是否意味着#MeToo運動在中國再起?是個人私德問題?或幕後有黑手操控連串事件?

以性騷擾犯罪懲治明星 趙思樂:被黨控制

旅美作家、中國女權活動者趙思樂說:“娛樂圈用女性和相關性騷擾犯罪懲治明星爲手段,在這幾年愈來愈多,既是迎合世界潮流,以及中國女性的一些呼聲,也有黨和政府控制、同時收割的情況。”


旅美作家、中國女權活動者趙思樂線上受邀26日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旅美作家、中國女權活動者趙思樂線上受邀26日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趙思樂說,因爲在黨和政府對言論牢牢控制之下,什麼樣的#MeToo可以說,什麼樣的#MeToo不能說,仍是受到限制。

參與節目的另一位嘉賓、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提到,文革時期,一些女明星在電視劇上搞戀愛關係,就被掛上多雙破鞋去遊街、被批是道德敗壞分子。現在中國政府也站在道德制高點去整治娛樂圈,帶風向引起民衆盲從,形同再搞一次“新文革”。

矢板明夫:政府帶風向 站在道德制高點未審先判 侵犯人權

矢板明夫說:“現在政府利用大衆的仇富、對名人嫉妒、羨慕、恨的心情,對這些明星進行道德綁架,在沒有進行司法程序情況下,先把這些人定成犯罪人,把這些人徹底搞臭,這是一種非常嚴重的對人權的侵犯。”

矢板明夫說,諷刺的是,整治飯圈背後黑手是中國國家網信辦。曾被稱爲“中國網路天皇”的前網信辦主任魯煒,當時站在道德制高點,主控網路生殺大權,自已卻被查出涉及貪污、情婦等諸多問題被判十四年,成了最不道德的人。

矢板明夫提到,更嚴重是在中國官場,利用權勢壓榨女性。比如不久前被以涉貪處決的前中國華融董座賴小民,被查出有一百多個情婦。“在中國採訪官員,有時在飯局上,官員把自己的情婦帶出場,完全是在官場、在下屬前公認的方式,這在全世界很少見。”

趙思樂也認爲,中國官場風氣加重娛樂圈“物化女性”,上樑不正下樑歪,商業圈、娛樂圈禮遇、官員默許的潛規則是公開祕密,憑什麼管升斗小民,這種非民主程序正義、官場特權文化,造成社會腐化。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左至右)、中國女權活動者趙思樂、節目主持人戴忠仁,26日錄製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左至右)、中國女權活動者趙思樂、節目主持人戴忠仁,26日錄製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粉絲吵架 偶像埋單” 中國獨有?

中國人氣女星趙麗穎多個數百萬粉絲羣被封禁,因粉絲涉及和藝人王一博粉絲互撕。主持人戴忠仁問到,“粉絲吵架、偶像埋單”是否中國獨有?

矢板明夫說,粉絲在網上吵架在其他國家常見,但不會造成很大動盪。中國的問題在“國家權力介入粉絲吵架”,中央勒令微博、微信等整治飯圈,明顯是國家故意操作放大,習近平想做完全中央集權的事,想擁有毛澤東的聲望。

矢板明夫指出,中國政府打壓演藝圈、明星飯圈,存在很大政治目的。“擁有幾千萬粉絲的人在民間影響力比他還大。雖然說共產黨有九千萬黨員,但習近平講一句話,九千萬黨員聽他指揮的可能性非常小。但這些明星說一句話,五千萬粉絲會有很大部份跟他行動、聽他號召,對中央集權政府非常不利。”

明星動員能力比習近平大?整治飯圈避免重演法輪功噩夢?

矢板明夫認爲,明星擁有上千萬粉絲,不是正常市場經濟,而是畸型發展的結果。共產黨最大噩夢是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當法輪功和當局發生衝突,發動大量成員去中南海抗議,對江澤民政權相當震撼,當時還沒有微博、微信。政府現在會認爲,稍不注意網上發展,飯圈就會瘋狂成長到千萬人。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線上受邀26日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日本產經新聞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線上受邀26日自由亞洲電臺“亞洲很想聊”節目。(RFA)

矢板明夫說:“習近平也很喜歡、希望收集到自己的粉絲,他女兒主導一個學習粉絲團的帳號,但根本沒有人關注,只有我們這些外國記者、他所謂的境外勢力去看,一般中國民衆根本不關心。”

矢板明夫說,不論是法輪功事件或吳亦凡事件,都反射出中共對統治的危機感,當他們認識到這個問題,一定要撲滅、摧毀掉,否則睡不了覺。

趙思樂比喻,飯圈從韓國、日本開始,韓國也有爲粉絲投票、打榜,但到了中國演變成千萬百萬動員籌集資金、干預言論,非常觸犯黨國禁忌。

中國飯圈複製極權專制思維

趙思樂提到,二零一三年新浪微博飯圈曾是公衆討論集散地、公共參與的希望,像拆遷案、烏坎案等許多事件發酵成爲重大輿論事件,官方甚至作出讓步。一三年政府開始收割打壓,封掉許多大V、公衆意見領袖帳號,很多人以嫖娼、吸毒名義被抓。微博變成粉絲明星時尚娛樂平臺。如今政府意識到連娛樂也能形成對政權威脅的力量,連娛樂也打壓,顯示中國公衆政治空間不斷壓縮。但她認爲,不可能完全壓抑民衆集結討論的慾望。

趙思樂提到,中國飯圈利用粉絲形成輿論聲浪、集資展現消費力,很扭曲很壓抑,粉絲並不知道何謂正常公共參與?例如有獨立思考能力,不鬧哄哄去霸凌別人或一味聽從大粉號召。當明星出現新代言時,有些飯圈擔心下面有人留言說不好聽的話,甚至會發出“模範貼文”提供轉貼。

趙思樂說:“微博或社交媒體帳號下,你們看到一樣的言論,看不到任何路人或普通網友的評論,這其實是很可怕的行爲!看到粉絲的行爲在複製中共言論控制下的思路,包括什麼話可說,什麼不允許別人說,用相當壟斷的方式去處理。”

趙思樂表示,飯圈文化反應了中國年輕人出現複製專制、極權思維的危機。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許書婷 申鏵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