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人士:中國至少九家國企以安全爲由 限制員工使用微信

2021.11.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消息人士:中國至少九家國企以安全爲由 限制員工使用微信 微信標誌
美聯社圖片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披露,中國部分國有企業以安全問題爲由,正在限制員工使用騰訊公司的微信軟件。有臺灣學者認爲,當局此舉或是爲避免中共權力鬥爭或相關產業敏感信息外泄。

11 月 1 日,中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生效,監管部門加大了對各企業用戶數據的所謂合規監管。而繼阿里巴巴之後,另一產業龍頭“騰訊”也成爲官方整頓的重點。中國工信部日前要求騰訊暫停旗下 App 服務的更新檢測,合格後才能上架。接下來,又傳出中國九大國有企業已禁止員工使用騰訊控股公司軟件微信的消息。

微信是在中國最盛行的通訊社交軟體,全球用戶約12億人,逾550萬家企業使用,月活躍用戶達1.3億。許多中國的公共和私營企業都使用微信進行內部和外部溝通,微信尤其在疫情期間的角色更重要。



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引述知情人士披露,包括中國移動、中國建設銀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等至少9家國企都在本週告知員工,禁止在微信上建立與工作相關的羣組、傳送敏感訊息,並要求對相關羣組進行關閉或刪除。

報導指出,國企管理人員告知員工,在微信上交流要謹慎行事,不應該傳遞與公事相關的訊息;並已有9家大型國企對該軟體存在資安方面的顧慮。

報導還說,中國政府加強對互聯網巨頭的審查,包括對中國最有價值的公司騰訊,及騰訊的數據收集的做法。


騰訊辦公室位於廣州的 TIT 創意產業園區內展示了一個微信標誌。(路透社)
騰訊辦公室位於廣州的 TIT 創意產業園區內展示了一個微信標誌。(路透社)

騰訊總裁劉熾平(Martin Lau)在11月曾說,中國更嚴厲的監管環境是新常態,而且會一直存在。騰訊在一份聲明中提到,世界各地許多公司正在轉向企業軟件,以滿足其內部通信需求,騰訊提供WeCom(一種辦公協作應用程序)作爲解決方案。
外界解讀,中國政府擔憂內部互聯網巨頭的力量足以挑戰共產黨壟斷這些信息的願望。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和移動服務公司美團網,已被處以反壟斷罰款;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金服的大宗上市,在去年底被否決;打車服務滴滴,則仍在接受幾個月的網絡安全審查。

日前騰訊證實,一名騰訊高管因涉嫌未經授權分享微信收集的個人信息而被當局拘留。

許多全球銀行也禁止在工作中使用個人電話,或在工作設備上記錄電話和短信。一些中國國有企業和軍事人員被限制使用特斯拉公司的車輛,中國政府擔心汽車收集的數據恐成爲國家安全信息泄露的來源。

學者:避免敏感訊息外流

臺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所長沈明室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研判,中國大陸早就制定有關國家安全或保密相關的法令,“主要目的是避免中國大陸比較敏感性議題或內容外流到其他國家,讓其他國家可以根據這些傳出去的訊息來研判目前中國大陸權力鬥爭,或其他相關產業發展等重要敏感性的訊息。”

沈明室分析有兩種情況,一是中國愈來愈封閉,另一種說法是自信心不夠,不想讓外界知道相關訊息。例如,國有企業目前經營狀況、對外資源匱乏、目前運作可能遇到的困境。當局不希望這些訊息外流。

沈明室預測:“不只國有企業,未來可能只要國營企業、國營單位、政治、黨的機構甚至軍隊,也會有這樣的限制行動,封閉、訊息管控,避免外界知道更多相關訊息。 ”

中國大陸不能使用line和臉書等軟體,很多境外民衆透過微信跟中國大陸內部的人士互動、溝通聊天,這項限令勢必造成不便。但沈明室說:“極權國家當然以黨國的穩定和安全爲最優先,怎麼會管人民的方便和言論自由,那不是它最重要考量的。”

沈明室認爲,要去評估的是,生意還是要做,未來這些國有企業如何發展出補救管道而不影響境內外運作?預期微信用戶可能會減少。


騰訊廣州辦公室展示微信活躍用戶數的面板 (路透社)
騰訊廣州辦公室展示微信活躍用戶數的面板 (路透社)

流亡臺灣的中國異議人士龔與劍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微信是中國政府對民衆進行監控的方式,中國高壓統治,敏感詞彙愈來愈多。作爲企業,員工之間若使用通訊軟體,最大考量工作機密存在泄露風險,也擔心員工無意打出的字觸犯敏感辭彙、禁忌。

龔與劍提到,騰訊會對用戶發出涉及敏感禁忌的東西逕行屏蔽,發消息的人不知道別人收不到,誤以爲自己已發給對方。

龔與劍提到,騰訊全天候24小時監控是針對所有人,並不是只針對異議分子,早在2008年他在中國政府消防部門工作就受過限制。

異議人士:公安也備2支手機反制監控

龔與劍說:“消防部門明確規定,所有工作上的事情都必須通過公安部、消防內部區域網,禁用騰訊、QQ談論工作上的事,私人是可以的。”

龔與劍曾因主張“平反六四”被判反革命罪,送勞教兩年,之後仍持續受監控。他提到,2015年之前還在中國時,與監管他的公安機關人員交流中,公安私底下無意透露自己如何反制被監控。

龔與劍說:“每一個公安人員百分之百或幾乎都有兩支手機,一是工作上的用機,一是屬於私密性手機。私人手機上對中國軟體騰訊、QQ都沒有安裝,公安人員自己都說,他們知道騰訊對民衆的監控有多麼可怕。”

龔與劍提到,他來到臺灣後,發現很多臺灣民衆因兩岸交流緊密,安裝很多中國軟體,特別微信、QQ、抖音等等。他提醒,不要自認沒有搞政治無所謂,其實中國的監控無所不在。

龔與劍舉例:“武漢肺炎剛爆發時,我把《聯合報》報導拍下來,透過微信、QQ發給在中國的朋友。誰知道一發出去,我中國大陸的帳號統統都中標,都被封殺。經過這個事徹底打醒了我,爲了自身的安全、資訊的安全,最好拒絕使用中國製的任何軟體。”

龔與劍認爲,手機就是民衆自己花錢給自己安裝的監視器,在民主國家可能有法律限制政府的行爲,但是在極權國家,一支手機就能讓政府知道你的一言一行,“老大哥”隨時在看着你。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許書婷、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朱先生
2021-11-26 15:03

這是在國際上爲騰訊洗白而已。
同樣的道理,爲什麼中共那麼拼命搞“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新冠控制?還不是要讓世人覺得它與人造病毒無關!

作爲一個好的偵探,放開思維允許猜測纔是一個正確思路,請不要屏蔽我的猜想。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