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記者:2017年全球共65名記者被殺害


2017.12.19 15:55 ET
m0327-nup622.jpg 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法國期間,民間保護新聞自由組織“無國界記者”的一批成員3月27日在巴黎市中心示威。他們展示一幅習近平作出不雅動作的巨幅合成照,抗議他領導的中國政府無視公民自由權利,侵犯公民言論及信息自由權利。(視頻截圖)

致力於維護新聞自由的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星期二發佈的最新調查報告指出,2017年間,全世界共有65名記者被殺害,敘利亞、墨西哥以及菲律賓,都是新聞記者生命危險最大的國家。而土耳其和中國等國則是監禁記者最多的國家。

總部位於法國首都巴黎的“無國界記者”12月19日發佈的調查報告說,全世界2017年遭殺害的65名記者中,50名是職業記者。其中39名遭謀殺,其餘的記者在執行報道任務期間死亡,即,他們是在戰區空中襲擊或自殺式爆炸恐怖襲擊的所謂“附屬受害者”(collateral victims)。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說,敘利亞、伊拉克、也門、利比亞等國家變成了記者身亡最多的血腥之地,但多名記者遭殺害的趨勢並不僅限於戰爭國家。許多在墨西哥從事新聞工作的記者要麼逃離了該國,要麼放棄了新聞報道職業,因爲毒品犯罪團伙和腐敗的地方官員將恐怖統治強加於墨西哥一些地區。

2017年,在敘利亞被殺害的記者人數爲12人,而在墨西哥被謀殺的記者人數則高達11人,包括哈維爾-巴爾德茲(Javier Valdez),墨西哥最有名的記錄墨西哥致命的毒品戰爭的記者之一。

哈維爾-巴爾德茲生前曾是法新社的供稿人之一,他於今年5月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墨西哥西東部的錫那羅亞被槍殺。瓦爾達茲在他生前撰寫的題爲“毒品新聞業”(Narco-Journalism)的一本書中,曾詳細描述了墨西哥新聞工作者要想對該國極爲強暴的毒品壟斷團伙進行報道所經歷的磨難。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表示,墨西哥是對新聞工作者來說最致命的非戰區國家。在墨西哥,對政界腐敗和犯罪團伙進行報道的記者經常遭到系統的瞄準、威脅並最終槍殺。

對新聞記者來說,菲律賓近年來也變成了亞洲最危險的國家。2017年間,共有5名記者遭槍擊,其中4名最終死於槍傷。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今年5月曾表示,身爲新聞工作者並不意味着就能避免被謀殺。

“無國界記者”的亞洲事務負責人丹尼爾-巴斯特爾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就新聞工作者2017年的境況表示:

“根據我們的調查,共有65名記者在執行報道任務時遭受致命襲擊或遭到謀殺。而對記者來說最致命的地方並不僅是戰場,也包括像墨西哥和菲律賓等國家。此外,還有許多國家還監禁許多記者。”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說,中國以監禁52名記者和博客作者而依然在監禁記者榜上居首位。

“無國界記者”譴責中國政府正在增強其迫害打壓記者和博客作者的各種措施。中國政府不再將其反對人士判處死刑,而是將他們監禁起來,並故意讓這些人的身體狀況在監獄裏不斷惡化,直至他們死亡。報告還提及了中國諾貝爾而和平獎得主和民主人士劉曉波、博客人士楊同彥(筆名楊天水),兩人都是在監獄被診斷患有癌症,並最終因病去世。

無國界記者的丹尼爾-巴斯特爾就中國的新聞環境表示:

“還有像中國這樣的國家。雖然在這些國家裏可能並沒有人舉槍謀殺記者,但在那些國家裏,報道某些事物就會被監禁,而且在監獄裏遭受極爲不良的待遇,並有可能得病致死。劉曉波、楊同彥前不久因病去世。六四天網的黃琦目前病情嚴重。”

旅美中國學者謝選俊就中國的新聞狀況和記者的境地表示:

“中國的新聞狀況一直就不自由,而目前又在越收越緊。在中國,記者面臨的最嚴重罪行是顛覆國家罪、泄露國家機密等。這些罪行可被判處無情徒刑、甚至死刑。”

“無國界記者”的報告還指出,除了中國以外,其它監禁記者最多的國家是土耳其,敘利亞、伊朗和越南,他們共監禁的記者人數分別爲42 名,24名、23名和19名。

2017年是14年來被殺害記者人數最低的一年。無國界記者的報告解釋說,這一方面是鑑於一些新聞機構放棄向類似敘利亞這樣最危險的戰區派遣新聞記者。

(記者:希望;責編:何平  網編:李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