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薪水近一年 傳媒採編面臨下崗


2019.12.05 10: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ql2-2.jpg 資料圖片:2019年6月,《大慶日報》部分員工拉標語討薪。(微信圖片/傳媒見聞)

 

黑龍江省雞西新聞傳媒集團本週三(12月4日)向旗下雞西市電視臺、報紙等發出通知,促請自願提出解除勞動關係者於當天下午之前,到該集團人力資源部報名辦理離職手續。該集團員工稱,最近三年因財政撥款減少及入不敷支,已有將近十二個月發不出工資。

雞西集團向屬下各部門、集團全體聘用人員發出通知表示,按照雞西市委宣傳部工作安排部署,集團全體聘用人員如有自願提出解除勞動關係者,市裏一次性補發各種拖欠費用,並按照《勞動合同法》規定給予相關經濟補償, 要求在當天13點30分前到集團人力資源部報名登記。

 

 

本臺記者就上述通告致電雞西新聞傳媒集團辦公室查詢,接聽電話的史安利不願對記者多說:“我無法覈實你的身份,所以我在電話中拒絕回答你。”

 

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召開2018年工作會議表揚優秀員工。(圖源:雞西新聞網)
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召開2018年工作會議表揚優秀員工。(圖源:雞西新聞網)

記者:你們現在還上班嗎?

回答:我們上班,每一個班的人都在上班。

記者:不發工資怎麼辦呢,有沒有應急的辦法?

回答: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拒絕回答你的問題,因爲我無法證實你的身份。

記者:所有員工都上班了嗎?

回答:我們都上班,都正常上班。

就在兩天前,中國記者圈已傳出雞西新聞媒體集團拖欠員工薪水的消息。一位記者留言說,雞西新聞傳媒集團已經拖欠其11個月工資,想通過幫助親戚分銷蘋果的方式緩解生活壓力,希望能夠得到大家的惠顧。新浪科技網站本週三刊出一篇轉自“傳媒見聞”的報道,題爲《東北媒體又欠薪:12個月不發工資 記者下班幫人搓澡》。文章寫道,一則媒體人賣蘋果謀生的求助廣告,當天上午在媒體羣中刷了屏。

 

雞西傳媒集團欠薪,起源於一則媒體人賣蘋果謀生的求助廣告。(取自微信/傳媒見聞)
雞西傳媒集團欠薪,起源於一則媒體人賣蘋果謀生的求助廣告。(取自微信/傳媒見聞)

有知情人士告訴“傳媒見聞”,目前雞西新聞傳媒集團擁有員工約490人,其中大概200多人屬於公務員和事業編,剩下的200餘人爲事業差額編制和預算外事業編制以及企業編制人員,屬於這一部分的包括記者、編輯在內的所有人員均被拖欠了工資。另一位雞西廣播電臺的工作人員告訴“傳媒見聞”,從2016年開始,集團就陸陸續續欠發工資,最近一次收到工資的時間是2019年8月,但也只是補發了2018年度的工資,截止目前2019年全年的工資都沒發過。另一位在雞西電視臺工作的記者說,“現在編輯記者和工作人員基本都是自費搭錢工作,比如採訪出差和用車這些費用全部沒有報銷都是自己貼錢。”

公開資料顯示,雞西新聞傳媒集團是以《雞西日報》、雞西人民廣播電臺、雞西電視臺、《雞西晚報》以及《雞西廣播電視報》等爲主體的新聞媒體。

今年上半年退休的《雞西晚報》前副總編輯張小枚接受本臺查詢時證實,該集團已有一年未發工資,但她已經退休,因此不受影響。她說:“集團的員工不獲發工資,這個我也清楚。不發就不發嘛,堵一個人的嘴,堵不住全體人的嘴。但是能借助網上的一個帖子解決職工的工資問題,我覺得也是應該的。因爲有些是一家兩口人、三口人都在一個單位啊。一年不發工資也真夠可以了。”

 

資料圖片:2019年, 齊齊哈爾廣播電視臺編輯記者在公司門前拉標語討薪,據悉當時電視臺已欠薪三個月。(微信圖片/傳媒見聞)
資料圖片:2019年, 齊齊哈爾廣播電視臺編輯記者在公司門前拉標語討薪,據悉當時電視臺已欠薪三個月。(微信圖片/傳媒見聞)

張小枚對本臺說,自三年前禁止接收醫療廣告後,集團收入逐年減少:“媒體都是靠廣告營收的,現在大氣候就是首先不讓做醫療廣告,這就去掉三分之二(收入),然後企事業單位又不準做經營廣告,就是過去我們說的企業形象廣告。第三,我們這個城市的資源枯竭,做商業廣告的寥寥無幾。”

張小枚還說,過去該集團每年曾吸引五千萬元人民幣的外商資金,其後降至三千多萬、兩千多萬,今年僅收到兩百多萬元,以至於集團經營出現入不敷出的狀況。

據報道,去年6月,《大慶日報》也遭遇了“討薪門”,其原因是部分員工被拖欠工資長達22個月。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許書婷、申鏵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