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外宣出征 推特臉書油管寸草難生?


2020-03-31
Share
0331a.jpg 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的標誌(Public Domain)

疫情肆虐全球,中國外交官與官方宣傳機構卻頻繁透過自由開放的社交平臺如推特與臉書,宣傳中國視角的“另類事實”。一家美國研究機構就發現,中國大外宣手法不但“俄羅斯化”,且更細緻。自由社會該如何應對這樣的挑戰?

在推特上,中國大外宣比中國外交官還要忙。美國無黨派組織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轄下的“保衛民主聯盟”(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的項目統計顯示,自3月25號以來,在中國政府資助的媒體以及中國政府相關的141個推特帳號中,除了兩個中國駐外大使頻發文外,前三名依序是環球時報、中國日報及新華社,這三家中國官方喉舌的英文帳號,上週在推特上發了至少2000則推文。

在同一統計時間內,環球時報推文獲得4萬6000多次點贊,轉發推文達1萬7000多次。如果中國大外宣體系內要排成績單,環球時報堪稱以量取勝。

中國大外宣忙的內容是什麼?保障民主聯盟推出的名爲“漢密爾頓儀表板”2.0(The Hamilton 2.0 dashboard)資料庫整理發現,中國官方媒體在多數中國民衆不能自由使用的推特上發文,這一期間標註關注的主題第一名是新型冠狀病毒。

 


出征推特 中國大外宣BBP戰術細膩勝俄國老大哥?

保障民主聯盟專研媒體與數字化假信息的研究員舍費爾(Bret Schafer)在31號的一場線上研討會上就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大外宣有清晰戰術。他整理出中國大外宣出征推特的“BBP戰術”,也就是指責美國(Blame US)、打造中國品牌(Brand China)以及反擊(Push-back)對中國的質疑。

而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國官方更是主動出擊,超越當時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時期。

“就以中國外交部爲例,時間點是在去年4月、也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剛剛開始時,中國外交官紛紛在推特上成立官方帳號,去年一整年新增了55個帳號,但今年纔到3月,中國外交部和駐外大使館的官方推特帳號已經新增了26個”。

不只是人海戰術,舍費爾還發現,當官方喉舌發文後,中國外交體系還會集中轉推,在推特上製造風向與流量。

保衛民主聯盟主任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就說,俄羅斯外宣在社交媒體平臺上多半集中精力散播西方民主社會的負面消息,很少去談論俄國自身,但她發現,中國大外宣系統講述“中國方案”的優越性,非常大膽積極。

羅森伯格說:“我們看到,中國一方面除了試圖指責別的國家纔是病毒的真正起源之外,中國仍然很積極的在塑造自身的正面形象,包括如何協助其他國家、提供醫療物資等等”。

她分析,中國官方體系試圖改變疫情故事內容與論述,目的是掩飾自身防疫初期的失敗,這凸顯中國共產黨的不安全感。她認爲,藉由西方社交平臺講述中國共產黨視角的故事,中國官媒的聽衆是在國內,這可能會是長期的、是新的戰略改變。

英國廣播公司(BBC)曾報導,中國政府早在2018年,就由包括外交部與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網信辦)在內的機構公開招標,要求合作方利用海外社交媒體平臺,開展網上重大主題宣傳,多個標案金額都在人民幣數百萬元至上千萬元間,得標者包括了人民日報、新華社以及中新社。

自由與開放的社交平臺,卻可能被中國官方利用,成爲宣傳假信息與不實消息的工具,民主社會要如何因應?

舍費爾與曾擔任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外交政策顧問的羅森伯格都說,要對抗中國與俄羅斯這種害怕真實資訊的政治體制,民主社會必須以更開放與透明的資訊來應對。

羅森伯格指出,就像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推文散播病毒起源陰謀論時,美國一些輿論認爲應該要將他封號,然而,她認爲,這隻會讓中共宣稱“民主體制也不好“的悖論得到支持。

舍費爾則說,社交媒體當然必須肩負更多責任,包括在帳號背景上公開透明的政策適用所有使用者。他舉例,推特上有許多和中國官方密切相關的帳號,都沒有揭露受政府資金資助的資訊,例如一個名叫T-House、有推特藍勾勾認證的帳戶。

他懷疑,T-House時常轉發中央電視臺海外版的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視頻內容,根本就是CGTN一員,他說,推特除了盈利,也有揭露國家資助帳號資訊的社會責任。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