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疑似與中國有關的臉書賬號干預美大選


2020.10.01 16:18 ET
ex0609a.jpg 報告:疑似與中國有關的臉書賬號干預美國大選(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澳大利亞智庫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最新報告發現,社羣媒體臉書(Facebook)不斷出現翻牆賬號系統性地發出貼文與視頻,散播一些不實資訊。這些賬號干擾美國總統大選與配合中共敘事的用意明顯。報告作者之一托馬斯(Elise Thomas)就此接受本臺記者鄭崇生的書面採訪,下面我們就請鄭崇生跟我們介紹一下情況。

 

 

主持人:能不能先跟我們介紹這個智庫的最新研究報告與發現?

記者:好的,嘉遠。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旗下的這個國際網絡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成立了一個專門研究“疫情假信息與社羣媒體操控”的工作組,他們有一個追蹤和中國政府相關與無關帳戶的資料庫,主要涵蓋三大社羣平臺,也就是臉書、推特及油管,這些平臺在中國國內都是被封鎖禁用的。

報告作者之一托馬斯告訴我,這是他們今年四月成立以來發表的第八份報告,而這一次主要聚焦一批臉書用戶,他們是系統性地發送“誇大美國社會動盪與防疫不力”的不實信息。

美國很糟?中國很好?央視Style鎖定西方閱聽人

主持人:這些帳號從哪來?有什麼共同特色沒有?跟我們介紹一下,他們發送什麼樣的內容?

記者:首先可以確定的是,這些帳號都是通過翻牆軟件發文,在托馬斯這次追蹤研究的33個臉書帳號中,可以分爲兩大種類,一是以卡通動畫人物頭像申請,另一種是有真人照片的,也有好幾個帳號是用相同的照片。這些帳號還有一個相似處,他們最早都有同一個攻擊對象:流亡美國的引發爭議的中國富豪郭文貴。而現在,這些帳號會在相似時間點,散播凸顯“美國很糟、中國很好”的視頻短片。托馬斯認爲,這些帳號的活動方式,看起來不像是網絡機器人操控。

不同於推特上是以散播不實短文爲主,這一批臉書帳號自今年六月以來也有一些跨平臺的操作,也就是在臉書帳號轉發油管上的視頻,但主要還是從臉書直接上傳短視頻,主題緊盯美國的時政要聞。

比如,前一陣子美國抗議警察執法過當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活動,他們刻意剪接美國不同黨派人士之間的指責,批評美國政治對立惡化;當然也有關注美國的疫情防控發展的視頻,刻意凸顯美國政府防疫不力,讓美國人民賠上性命,藉此來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

還有,有關美中兩國之間從科技、到貿易上的你來我往,這些視頻都不出人意外地呈現符合中國共產黨的敘事視角,例如其中有一個視頻的主題就批評美國政府對中國科技業者的一系列制裁是“把力氣用錯了方向,散佈中國威脅論”等。

AI系統念英文旁白有影響力?

主持人:這些帳號和中國政府之間有關係嗎?這一批臉書帳號和他們之前的研究,又有什麼不同或相同處?

記者:托馬斯告訴我,截至目前,他們沒有證據顯示這一批帳號和中國政府有直接關係。

和之前中國官方近年來大舉出徵推特不同的是,這一批臉書帳號專注發送視頻假信息,而多半都在三分鐘以內,且都是以AI人工智能機器念英文旁白,視頻還有中、英文兩種語言的字幕。托馬斯說,這顯示這些臉書帳號的目標受衆是英語國家的使用者。

而隨着美國總統大選將至,托馬斯和研究團隊認爲,儘管這些帳號和中國政府沒有直接關 系,但配合中國共產黨、散播干擾美國選舉相關信息的政治目的非常明顯,當然也和地緣政治競爭有關。

尤其是在美中兩國的防疫措施的比較上,我查到一個用“自由”英文字Freedom註冊的臉書帳號,今年九月中就上傳了歌頌中國疫苗研發領先的視頻。

在聯合國大會開議期間,這個帳號還上傳了所謂中國“橋架五洲,跨通四海”,積極維護世界和平這種宣傳類視頻,但最後都會拿美國防疫不力說事。

托馬斯在報告中引述了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日前的聲明,中國試圖在美國大選前擴大影響力,不斷批評美國處理疫情失當。她的研究也證明了這一點。

網絡大掃除 油管比臉書積極

主持人:那麼,這些社羣媒體平臺做了些什麼?對散播不實信息,難道沒有一些管理措施嗎?

記者:不同的平臺,確實作法不同,也影響了他們散播中國官方視角影片的行動方式。

我先介紹擁有油管的谷歌(Google)做了什麼。托馬斯說,谷歌今年4月成立“威脅分析小組”(Threat Analysis Group),經過調查發現涉及“與中國有關的有組織擴大影響力行動”的問題後,至今已關閉超過兩千個頻道,今年六月更是大舉關閉1312個。

這也導致了跨平臺傳播的活動減少。因爲油管在處理不實短視頻上的行動比較積極,這些臉書帳號開始在相似時間點發送相同視頻,行動變得非常明顯。

不過,托馬斯說,臉書並沒有比照谷歌的作法,至今也不像谷歌一樣有證實這些不實資訊與帳號來自中國。

主持人:這造成什麼後果了嗎?

記者:托馬斯告訴我,這些臉書帳號目前沒有很大的影響力,轉發度低,但托馬斯說,數字時代要對抗假信息,是很困難複雜的一場挑戰,必須有長期準備,這些假信息傳播大軍的操縱手段也是會進步的。

她舉了一個例子。開放的社羣平臺從調查到關閉一個帳號,在民主自由的社會里,需要經過一定程序。這些惡意帳號在這樣的時間差下,就或多或少地可以散播他們想傳達的不實資訊。

這些帳號的使用與學習曲線持續上升,托馬斯認爲,民主國家必須密切留意自己的開放平臺成爲假信息大軍的練兵場。但她也提醒,不需要對這些假信息影響力過度反應,關鍵是要給民衆充分的媒體識讀教育,包括像是選擇有公信力的信息來源,不要只從一個管道讀取資訊等。

另一方面,這對傳統媒體也是一個挑戰,在民衆越來越依靠社羣媒體取得資訊的情況下,要怎麼維持與提升自己公信力,這也是全世界媒體共同面對的課題。

主持人:確實是。好的,謝謝鄭崇生。

記者:謝謝主持人。

 

記者:鄭崇生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