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报业送报工罢工抗议被欠薪 党报集团规避劳动合同法谋利

2013-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送报员在南方报业集团大门外静坐抗议。 (新浪微博)
图片: 送报员在南方报业集团大门外静坐抗议。 (新浪微博)

在广州,南方报业集团送报员罢工示威,追讨被拖欠的工资,网民加入支持。有评论指,中国劳动合同法生效后,劳资矛盾突显,中共党报集团也不例外。

经常在报纸中报道中国民工讨薪的《南方周末》所属的南方报业集团近日自身面对讨薪风波,据了解该社的送报员直到周二已经连续第五天聚集在南方报业集团门口,要求发放积欠他们薪资,也要求增长加薪水。

本台记者周二致电多位南方报业集团员工,有的一听到记者声音便立即挂断电话,有的则以外出为由:“我现在把电话转到大门那边你再问一问,我现在在休息,什么都不知道。”

而电话转到保卫处之后,接听人员表示:“没有啊。”

记者:但是很多媒体都报道了而且很多人都看到了。
接听人员:没有这个事。

对方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便径自挂断电话。

被欠薪送报员罢工抗议

连续五天以来,罢工者们都身穿送报员的蓝色制服,将载满报纸的自行车停放在南方报业集团的大门外,展开静坐抗议行动,他们并拉出横幅上面写着“还我血汗钱”“不做二等员工”等字样。

该社的送报工在新《劳动法》实施后,就被要求重新签订合同,改为派遣员工,但如此一来他们就变成临时工,无法享受到正常员工所拥有的福利待遇。此外本台记者还了解到,这些抗议的员工每个月工资只有两千元,其中已经包含了奖金与提成。如此的薪水,在广州这样高消费的城市,被认为几乎难以维持生计。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告诉本台记者:“新的劳动合同法出来之后,它在很多方面降低了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灵活度,也降低了企业的选择权。但是在对等的谈判领域政府又没有开放员工的自由结社权,并且对这方面的打压是很强烈的。这样的话可能就会导致大家都不愿意签合同。企业方面它不愿意因为签合同给自己背上比较沉重的法律负担,政府方面也在企业那边收了很多的费用,而劳工方面觉得自己到手的收入不会有太多的增加。于是这个法律就变成了两方吃亏政府得利的一个事情。那么大家都有一个冲动就是不想通过这个渠道来走,企业为了规避风险就通过这种劳务派遣的方式,因为新的劳动法有一个很荒谬规定就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工作还要通过一个劳务公司来派遣。所以企业就通过这种方式来规避长期的法律风险,但这样就会对劳动者的权益造成很大的损害。”

网民介入声援

《南方周末》过年期间的篡改风波平息之后,外界都格外关注报社的一举一动,网民在微博中对南方报业集团提出三点要求包括:必须公开彻查,保障工人利益;相关责任人要下台!;南方系媒体人应该冲破阻碍,为工人发声。

随着网民的不断声援,伴随而来的是大量的删帖,不少发贴声援的网民被删帖之后,批评微博运营商和南方报业是一伙的,民众持续要求南方报业给出说法,直到周二,南方报业尚未就此事件进行回应。

党报体损害劳工权益

一位了解事件在北京的媒体人张先生告诉本台记者:“我觉得,南方系一直都是这样的吧,我对它的好感度不是很高。他们其实是一副资本家姿态在压榨劳工阶层。他们是一个党报,首先是广东省委宣传部下面的一个宣传机构,《南方日报》是他们下面的一个机关报,《南方周末》之类的其实是一个依附于这个党报的半市场化媒体。首先,他们的经营资格是来源于党的权力,如果没有这个南方报业集团的话,《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之类的就没办法生活,因为他们拿到的牌照几乎是垄断经营。官方是比较强势的,而劳工是比较弱势的,甚至连记者和编辑都是比较弱势的。所以官方就是天天会压榨你,因为你太弱小了,缺了你我可以找别人干。所以大家待遇都很不好的时候就联合起来找他们算账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