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議員籲奈飛棄拍《三體》


2020.09.25 16:36 ET
1 中國當代科幻作家劉慈欣。 (視頻截圖)

9月23日,美國田納西州參議員瑪莎‧ 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等五名聯邦參議員致信美國流媒體平臺奈飛公司(Netflix)總裁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敦促他重新考慮拍攝中國作家劉慈欣的科幻小說《三體》的決定,理由是劉慈欣曾爲中共的新疆政策進行辯護。


 

美國議員在公開信中提到,劉慈欣2019年接受《紐約客》(New Yorker)採訪,被問及新疆維吾爾人遭受的鎮壓時說:

“難道你寧願讓他們對火車站和學校進行恐怖攻擊嗎?” 、“如果非要說(中國)政府有什麼作用,那就是幫助(新疆人民)發展經濟、擺脫貧困。”

奈飛本月初宣佈,《三體》將由《 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Game of Thrones)編劇參與翻拍成真人版英文劇集,劉慈欣將擔任製片顧問。

劉慈欣:如果中國民主了,我就逃到歐美


美國流媒體平臺奈飛公司總裁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美聯社)
美國流媒體平臺奈飛公司總裁泰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美聯社)

旅居土耳其的維吾爾青年作家瑪麗亞·蘇爾坦(Meryem Sultan)告訴本臺,劉慈欣的言論表明他依然未逃脫青少年階段被灌輸的文革思維:

“今天,上百萬維吾爾人和哈薩克族人被中國政府虐待。一個作家稱讚中共的罪,是對文學、對自由主義的侮辱。你根本就沒有資格當作家,也沒有資格出現在奈飛這樣自由的一個平臺,這就是欺騙人。”

《三體》中反覆出現的黑暗森林法則和“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似乎早早預示了劉慈欣對中國涉疆政策的立場。

《紐約客》記者驚異於劉慈欣對新疆的態度和中共的宣傳口徑一致,質疑他是否被中共“洗腦”,並援引小說裏的澳大利亞人在被奴役後主動選擇極權政體的情節說:

“人們意識到,在這塊擁擠且食物短缺的大陸,民主比專制更可怕。現在人人渴求秩序,還有一個強大的政府……漸漸地,移居者的社會開始屈從於極權主義的誘惑,就像一塊湖面陷入了寒潮。”

劉慈欣暗示她,被洗腦的是西方記者本人還有其僵化的道德,“普通人關心的是醫療費、房價、孩子的教育。不是民主......如果中國民主了,將會變成地獄,我第二天就逃到歐洲或美國”。

在劉慈欣的筆下,宇宙的冷酷和人類種族的脆弱似乎容不下理想主義的奢侈和道德的羈絆。在他的書中,一名中國科學家的助理在地球瀕臨崩潰之際,果斷挑選了三個最快做對數學題目的孩子逃生,任由剩下的孩子等待死亡。

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廣東作家野渡對此表示,“官方意識形態一直強調發展權、生存權,而不是普世人權。莫言也好,劉慈欣也好,都可以說是很典型的宮廷作家。一個作家必須要真誠的直面生活,直面與人類心靈、審美、自由靈魂不相容的、最粗暴的干涉。”

新疆問題在西方社會的最低共識


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劇照。(Public Domain)
中國科幻電影《流浪地球》劇照。(Public Domain)

美國議員還在公開信中直言, 西方企業應在新疆問題上與中國劃清立場,“面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此類暴行,與劉慈欣的合作不是傲慢的企業決策,是共謀。”

在美國,文藝創作者因在涉及人權的社會議題上的言論不當而事業受挫,屢見不鮮。迪士尼電影《花木蘭》因與新疆政府機關合作取景及主演劉亦菲聲援港警引發全球抵制浪潮。

中國異議作家 、電視片《河殤》總撰稿人蘇曉康認爲,劉慈欣已經是斬獲“雨果獎”的全球公衆人物,“粉絲”囊括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更加不能繼續主動或默許中共在新疆的罪行常態化:

“中共(在新疆)違反人權正在成爲國際共識,或者人們的最低共識。雖然科幻小說本身不是這個內容,但是作者有問題。他的發言就是他的政治傾向,觸碰了大家的最低共識,這就和言論自由無關。新疆集中營已經上升到種族滅絕的層次。”

本臺致信多位奈飛高管查詢拍攝《三體》的情況,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覆。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