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和美國禁令 兩場官司掀法律大戰


2020.10.12 17: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j0918a.jpg 美中夾縫中的微信(路透社)

作爲中國監控網絡輿情的重要一環,微信如今被美國總統特朗普視爲對國家安全的威脅。然而,特朗普清理微信的鐵腕手段以及騰訊公司如今面臨法律挑戰。在美華人維護微信的案件庭審即將於本週四舉行。與此同時,人權團體針對微信侵害言論自由的集體訴訟項目也宣佈多位美國民權律師的加盟。

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U.S. WeChat Users Alliance,簡稱美微聯會)發文表示,10月15日,美微聯會預計將於加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與美國司法部展開法庭聽證,捍衛美國微信用戶繼續使用這一社交平臺的權利。

本臺記者致電聯合會發起人之一朱可亮律師,對方表示工作繁忙,目前不方便接受採訪。

另一位發起人袁鋼10月9日在“觀察者網”的採訪中透露,司法部新增的證據主要是有關國家安全的證據,不對外公開,律師會向法官申請查閱該證據。目前不清楚勝訴幾率有多高,哪怕敗訴,他們會向最高法院申請終審。

“此外,現在騰訊也在跟美國政府協商,是不是可以嘗試用各種方法來達到既能用微信也能消除國家安全顧慮(的目的)。但是,到目前爲止,美國商務部拒絕了騰訊的這些提議。可見美國政府的出發點還是必須完全禁止微信。總之,現在雙方爭論的焦點在於,是否必須完全封禁微信才能保證美國國家安全。” 袁鋼說。

 

 

微信損害國家安全,有待證據檢驗

特朗普總統8月6日頒佈行政命令稱,爲美國國家安全計,要求45天后(9月20日)禁止美國個人與企業和騰訊進行任何相關的交易。

美微聯會USWUA於8月21日向特朗普和商務部長羅斯提出起訴,認爲白宮的封殺令侵犯到了華人的言論自由,涉及對華人羣體的歧視。

9月20日,北加州聯邦地方法院法官比勒(Laurel Beeler)發佈叫停特朗普行政令的禁制令。她表示,原告對該命令是否會損害第一修正案賦予的權利提出了嚴重質疑。而且,該命令給原告造成極大困難,後者辯稱這將封鎖在美華人的主要通信工具。

比勒表示,“雖然與中國有關(針對技術與手機技術)的國家安全威脅方面的一般證據大量存在,但與微信有關的具體證據卻較少”。

美國司法部在動議中附上更多指控微信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並指出比勒判斷有誤,“讓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和外交的微信可繼續,且不受限制地被使用。”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預測,美國政府將會在10月15日的聽證會上力證微信對美國國家利益的切實威脅,“一定要證明微信危害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嚴重到美國政府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犧牲一部分人的言論自由。這是美國政府的立場和論述。”

憲法第一修正案,用法大不同

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和美國法學界人士捍衛微信的主要依據有,特朗普試圖封禁微信違反了數項憲法條文,包括言論自由權、正當程序和對任意歧視的平等保護等等。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於2月13日對微信發起的集體訴訟也在緊鑼密鼓的籌備之中,憲法“第一修正案”依然是法理核心,但公民力量用它來控告微信對個人造成的言論審查和精神壓迫。

楊建利告訴本臺,“這也是我們當時提醒美國的政策制定者的內容,做不好將觸碰憲法第一修正案。但是他們和我們這個案子沒有關係。我們是用美國的法律對微信在美國和其他地方進行施惡、侵害,進行集體訴訟,是完全兩個不同方向的訴訟。當時我們主張,美國限制微信的方向是對的,但是不能夠定罪個人用戶以及設立防火牆,造成很多人的誤解,認爲我們反對美國政府進行制裁。”

這個項目獲得Lanier Law Firm(LLF)和Schonbrun Seplow Harris Hoffman & Zeldes LLP(SSHHZ)兩家美國律所的諮導。領銜律師是傳奇庭審律師拉尼爾(Mark Lanier), 美國前總檢察官、“克林頓拉鍊門案”獨立調查人斯塔(Ken Starr), 以及憲法和民權訴訟律師霍夫曼(Paul Hoffman),預計不久將指導協調原告正式對微信進行提告。

斯塔律師去年曾發文批判中國對宗教自由和少數民族的殘酷鎮壓,呼籲美國政府在經濟制裁之外採取更多的懲戒措施。

楊建利表示,公民力量對訴訟目標、法理、原告、提告地點以及不同律所的介入程度已經研究清楚,對法律案件進行最後一次梳理之後,會確定最終提告日期。

“他們願意幫助那些沒有太多能力和強大公司打官司的個人。如果沒有他們對人權的支持,以及價值觀的支撐,也不可能在我們沒有給他們任何經濟補償的情況下,願意做這樣非常重要的工作。”楊建利說。

微信集體訴訟的負責人之一王德育向本臺介紹,目前已收集到400多起案例,多集中於以下這些方面:因微信言論監控遭受到訓誡和迫害、因封號而承受經濟損失、因隱私和言論自由受侵蝕而承擔精神和物質損失、因騰訊隱瞞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而面臨投資損失等等。但投資受損的受害人目前還未現身。

但是,楊建利認爲,微信投資者的原告羣體可能有很大潛力,因爲美國證監會或將介入監管,尤其是中國政府和微信的關係正在發生微妙變化,他們面臨着不可預期的投資風險。

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在官網介紹中不無動情地寫道,微信禁令會給華人的生計和情感溝通帶來雙重打擊,“華人,包括在美華人,不是個愛找茬生事的羣體——我們當中的大多數人,不過是想要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創造一個時不時摻着點小幸福的簡單日子。然而,就是這樣簡單的願望,在這份行政命令的陰霾之下,都彷彿狂風暴雨中一支纖弱的蒲公英,說不上何時便會煙消雲散。”

楊建利則呼籲微信用戶追溯問題源頭,辨明大是大非,“這些用戶首先要明白,因爲中國政府讓微信替他作惡:洗腦、信息監控、收集個人、商業和國家安全信息,造成了很多人的傷害,使得一般用戶以及美國政府要進行制裁。原因始於中國政府,他們應該明白,罪惡的源頭在中共。”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