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建立网络红客监视学生引起舆论关注

2013-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互联网管理部门的警察巡视检查北京一家网吧。 (法新社图片)
图片: 互联网管理部门的警察巡视检查北京一家网吧。 (法新社图片)

中国10多名即将报考大学的高中生的家长近日向中国教育部和四川大学发出联名信,反对高校设置网络“红客”监督学生言论。

北京的《博客天下》9月5号刊登题为《高校现网络红客监控校园舆情》的文章,在互联网上被广泛转载,引起舆论关注。文章说,从2005年3月中国全国高校BBS推行实名制开始,高校“红客”组织作为衍生物出现。2006年3月,江南大学成立了由70多名学生骨干组成的“网络红客”队伍,后来扩充至千人。“网络红客”的任务是收集学生言论,反映给学校,同时将学生群体的动向反映给学校,“代替他们说话”。

此后,天津大学、四川大学、成都理工大学、西南财经大学、南开大学等高校纷纷成立类似组织,引导学生参与校园舆情管理,这些组织有的叫“网络信息员”,有的叫“舆情小组”,也有叫“白客”的。不过,多数使用同一个名字“网络红客”。其中,四川大学“网络红客”组织的副主任在最近的新成员培训会上表示,红客是学生们中间具有敏锐的信息感知度和强烈正义感的人,是为维护正面声音,最大程度消除负面影响而生的。该副主任比喻说,“我们是学校的眼睛,是学生的嘴巴。”

对四川大学等高校出现网络红客、监督校园舆情,河南维权律师常伯阳感到震惊和不安。他的孩子正在上高中,即将报考大学。近日,常伯阳和其他十名高中生家长,联名向教育部和四川大学寄出了《关于反对高校设置网络红客监督学生言论的联名信》。
常伯阳星期三晚间在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高校本应是各种思想碰撞的地方,网络红客对学生言论的监督,锁住了学生的脑袋,对学生的自由发展是一种束缚。

“我认为不应该这样去做。因为教育应该教育公民怎样学会独立的思考,而不是用一些意识形态的东西,划定一定的范围,告诉他们那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用意识形态的东西去教育他们,是教育的失败。我认为这种红客的出现太悲哀。”

浙江独立媒体分析人士昝爱宗对中国高校的“网络红客”现象评论说,

“其实还是一种洗脑,怕学生出格,上面领导追究起来麻烦,他就做一些舆情上的引导。就像武装到牙齿一样,每个学生都要监督到,看看有没有思想上的变化。现在明的有所谓红客,暗的还有没出现的五毛党,他们也在做监视之类的。这种东西很可怕。本来互联网给人一种便利,就是信息自由,表达自由。突然加上这种东西,就像加上锁链一样,就没有自由了。”

《博客天下》的文章说,四川大学一名叫李顺的大二学生发现学校考证收费不合理,在个人微博上抱怨了一句,之后很快就接到了来自学院老师的电话。老师劝他删除微博,不要破坏学校名誉。李顺删除微博后,又更新状态来解释之前的微博。然而,不到两分钟,就有学院领导打电话质问李顺“怎么又发了微博”。李顺后来还在一天内“被谈心” 四次,他在谈话中惊奇地发现,学院领导除了对自己的网络发言了如指掌,连自己跟同学的抱怨都一清二楚。

另有一名学生在“人人网”上发帖批评“江安校区平时不能出门”的管理,商业街物价过高以及校车涨价等问题,也迅速遭到“网络红客”的引导和跟贴。

对于学生谈论无关政治的话题也引来“网络红客”的监督和引导,昝爱宗分析说,

“其实这就是当前维稳的对策和思路,就是只能说好的,不能说坏的,不让你说话。哪怕你发点牢骚,他也对你进行监控,让你觉得监控太厉害了,网上不能轻易说话,都有无数眼睛在盯着你。让学生有一种恐惧心理,说话之前想想这个话要不要说,如果不重要的话,如果自己能忍受的话,就干脆一忍再忍,不要说了,避免惹出很多麻烦。这就是当局想达到的效果。”

《博客天下》的文章还说,四川大学的“网络红客”队伍最早组建于2008年,后来红客们又细分出网络信息队、网络技术队、网络策划队、网络评论队四个分支,分别负责校园网络信息的收集、网络秩序的技术维护、网络交流方案的策划和舆论走向的引导。

2012年9月四川大学挂出的招募校园“网络红客”的广告显示,“红客”的“主要工作是监管百度四川大学吧 、川大蓝色星空BBS 、人人网、 微博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