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谈中国经济和中美关系(组图)

中国大陆经济学家茅于轼日前在美国首都的一个论坛发表演讲,谈他对中国经济、能源及中美关系的看法。
2012-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5月3日举办论坛会,邀请中国大陆著名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于轼(右)与会发表演讲。出席论坛会的还有卡内基基金会研究部副主任道格拉斯-帕尔(左),论坛会由该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涂建军(中)主持。(希望摄)
图片: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5月3日举办论坛会,邀请中国大陆著名自由派经济学家茅于轼(右)与会发表演讲。出席论坛会的还有卡内基基金会研究部副主任道格拉斯-帕尔(左),论坛会由该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涂建军(中)主持。(希望摄)
Photo: RFA
总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5月3号举办论坛会,邀请中国大陆著名自由派经济学家、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办人之一茅于轼与会发表演讲。出席论坛会的还有,卡内基基金会研究部副主任道格拉斯-帕尔,论坛会由该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涂建军主持。


图片:茅于轼发表演讲(希望摄)
图片:茅于轼发表演讲(希望摄) Photo: RFA
茅于轼在演讲中表示,中国经济这些年来的确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以至于中国目前已经能制造并出口各种相当高尖端各种仪器和机械设备。而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所需要的所有高科技尖端产品都得进口。然而,中国经济的这种快速发展是建立在对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基础上的,造成恶略的环境污染。中国经济发展所依靠的能源主要来自煤炭,而中国煤炭的利用率很低,严重污染空气和水土,危害民众健康。如果除去污染及能源浪费等成本因素,中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并不高:

“中国目前的高速经济发展不经过一场重大改革是不能持续下去的。中国的大部分能源供给都来自于煤炭。因为中国不得不依赖煤炭,干净煤炭能源可能是中国不得不选择的道路,因为中国不可能完全放弃使用煤炭。中国正在以环境作为高额代价来发展其经济。中国的空气和几乎所有的河流湖泊都被污染。我认为中国煤炭的价格太廉价了,因为它不包括使用煤炭的社会代价,即对河流湖泊的污染、对地下水源系统的破坏,对空气的污染,再加上许多矿工因频繁发生的煤矿事故而死亡等。中国煤炭的社会代价至少比它的市场价格要高23%。而这些社会代价会使中国的社会保障等消费增长一兆。”

就中美关系的现状,茅于轼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存在一种误解。中国对美国的意图总是持怀疑态度,无论美国做什么,中国都疑虑美国是否对中国怀有恶意。而美国方面似乎对中国方面发展却不完全理解。

“我想二国之间存在着一种误解。在毛泽东统治下,他经常组织大规模的群众反美游行示威,并说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敌人。跟美国改善关系后他就不再这么做了。但至今,中国领导人意识中还是存在一种对美国的怀疑态度。都已经60多年了,中国领导人应该开始改变这种意识了。这种对美国的根深蒂固的敌视态度,使中国领导人把美国政府的每个行动都怀疑为带有恶毒意图的。甚至这次我被卡托研究院授予弗里德曼自由奖也被中国政府看作是美国怀有恶意的一种表现。”

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这次是为参加5月4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卡托研究院”授予他“弗里德曼自由奖”的颁奖典礼。“卡托研究院”今年3月29日宣布, 授予茅于轼“弗里德曼自由奖”是为了表彰他对推动中国自由市场经济与个人自由的贡献。弗里德曼自由奖是2002年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名义设立的,每两年颁发一次,旨在表彰那些为推动个人自由作出巨大贡献的人,奖金为25万美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