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職業女性的兩難命題:要孩子還是要工作


2006.11.18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據中國媒體報道,由於社會保障體系不完善,不少在私企和三資企業工作的女性,被迫在犧牲家庭,或犧牲工作之間作出艱難的選擇。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含青的採訪報道。

要孩子還是要工作,成爲中國不少年輕職業女性面臨的兩難命題。中國官方新華網報道說,近年來,有些女性出於不同考慮,選擇了辭職回家生養孩子。在這些人中,有的是出於自願,覺得與其由保姆或老人來帶孩子,不如自己帶比較放心,而且也有利於孩子的早期教育,因此,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她們放棄工作,選擇回家作全職太太;有的則是不得已而爲之,比如休產假後,很難回到原工作崗位,因此不得不辭職;還有一些人在懷孕或生產後被單位解僱。北京《中國婦女報》高級編輯宋美婭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據她瞭解,目前年輕職業女性因爲生孩子而辭職在家作全職太太的並不多:

“因爲辭職做全職太太首先要有經濟保障。當然經濟條件好的也要影響一些收入,但如果是生存非常需要這比錢,我就覺得能夠做到不在乎這個的人並不多。我周圍的沒有。她們那些可能都是生活比較好,經濟條件比較好的人,不是很普遍。”

不過,宋美婭說,現在也確實有一些年輕女性有回家作全職太太的想法,一種人是迫不得已,另外一些人則更注重生活質量,她說:

“有些是被迫的,比如公司裏的不辭職也很難保存自己的職位,必須在生孩子和繼續工作之間選擇。還有就是現在的年輕人更注重生活質量。她們更加註重孩子的早期教育。還有這批人的母親那一代非常忘我的工作就從自己的經驗出發覺得母親能全心帶孩子幾年是非常好的。不願象過去自己的媽媽一樣,把孩子放在家裏去工作。”

宋美婭說,即使因爲生育而辭職回家的職業女性,其中多數還是讚賞“階段性就業”,即辭職在家帶幾年孩子,同時給自己補課充電,等孩子過了3歲以後,就會重回工作崗位。

記者就此隨意採訪了兩位職業婦女,在西安一家酒店工作的一位已婚女士表示,她和她的丈夫計劃要孩子,但她不會因爲生育而辭去工作:

“我不會,我認爲作爲女人要自強,所以說結婚生孩子以後不工作了,我接受不了。”

這位女士說,她的丈夫月薪相當高,她不是因爲經濟上的原因而一定要上班,而是認爲沒有必要在家作全職主婦:

“我覺得沒必要,公婆可以帶,孩子父親時間也多。他很支持我的工作。我在酒店做前臺,我告訴他我有抱負想做到大堂經理,他說沒問題。”

當被問到工作和家庭能否兩全,這位女士表示:

“我覺得沒什麼太大沖突,只要把時間合理安排。”

據有關研究表明,孩子的早期教育非常關鍵,特別是孩子一生中前7年接受的教育,對成年後人格和觀念的形成至關重要。不過南京的一位已婚女士認爲,母親長期在家,對孩子的心理成長可能反而有不良影響:

“你爲長期在家裏帶孩子,有些社會上的事情你不太懂,你跟孩子磕磕碰碰的會有一些問題,原本就有代溝。到後來孩子到社會了你的教育上也會有問題,在學校教育是一個方面,與人的相處也是一個方面。但一直在家帶孩子,跟人相處的方式就跟以前有區別。在生活起居方面你照顧的是好,但在做人方面的教育不會是很好。”

這位南京女士表示,即要孩子也要工作,在她看來是比較好的選擇,當然還會有一個側重點,她說:

“一個方面是主要的,另一個方面是輔助的。前提是兩個都不影響。但有側重,也許工作上面不會放權,也不影響工作,最後可能會進級,但到最後就變得很普通。”

這位南京女士說,她所在單位對孕產婦的福利比較好,有產假和哺乳假,原工作崗位也能得到保障。但是,在目前職場競爭激烈的情況下,並非人人都那麼幸運,一些事業心特別強的女性不得不選擇不生育。據廣州《新快報》披露,任職於某港資企業的一位女士發現自己懷有兩個月身孕,告知單位後沒有幾天,就被公司解僱。前不久,上海300多家外企在新進員工的錄職體檢中增設了妊娠檢測項目,如果有身孕的,可能就不會被錄用。就此,美國東密歇根大學法務學教授曹立羣說,如果法律在這方面有明確規定,那麼孕婦的權利受到侵犯後可以上告:

“假如有法律,這個婦女就可以告解僱她的工作單位。沒有法律只有行政命令的話就沒有用。只能通過行政領導的干預。這在中國一切以發展爲中心的指導之下就變成犧牲品了。”

北京《中國婦女報》高級編輯宋美婭說,目前,中國不少年輕職業女性在工作和家庭之間仍然處於兩難選擇,因生育而擔心失去工作或影響事業的現象依然存在。她希望,隨着中國社會保障系統特別是生育保險的逐漸完善,婦女在事業和家庭的平衡上,可以有更多的選擇空間。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含青的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