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崇淮在狱中做苦力 独立中文笔会呼吁联合国关注

因揭露腐败被判刑四年徒刑的前<法制早报>在山东的记者齐崇淮自八月从看守所转到监狱后生存情况恶劣,他不仅被犯人毒打,还要每天到四十里地之遥煤矿干体力活,致使身体十分虚弱,国际笔会的狱中作家委员会独立中文笔会将把他的个案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反映,以引起关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8-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44岁的前《法制早报〉山东记者站的齐崇淮一直以来都是通过报道揭露官场腐败,维护公民的权利,去年5月,他将在大陆无法发表的滕州市豪华政府大楼等批评文章寄给海外大纪元发表,引起大陆网友的强烈反响,因此,他被抓捕,并在今年五月被山东滕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名重判四年。直到今年八月,他被转入滕州姜屯镇监狱服刑,他的妻子目前已见过他两面,在十月份的会面中,他的妻子焦霞得知他在监狱被打及被迫做苦力的情况。

星期四下午,焦霞对本台表示:我看他脸色不好就问他是否病了,他就跟我说他在里面的情况,他说他被和他关在一起的室友无缘无故的打,他自己认为室友被人指使过,他要每天步行四十多里地到一个煤矿去做工,四十多里不是平地,是坑坑洼洼,凸凹不平的,每天都要这样,我感到震惊,现在是什么社会,还会这样的吗?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能不能好好的回来,他腰很疼,疼的都直不起腰来,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年龄大的都在上面干体力轻的活,好像他们是故意折腾他。

焦霞表示,她在下一次见面会要求监狱为齐崇淮检查一下身体,但她担心监狱不会答应,她表示,如果再这样折腾的话,以前从没有干过重活的齐崇淮一定会倒下,到那时,焦霞拖着两个一个八岁,一个十岁的孩子该怎么办。

焦霞表示,看到齐崇淮和两个孩子相拥而哭的场景,她的心非常难受,她说:我很痛心,所有的怨恨都冲着他来了,我就问他有今天后悔了没有?你要是当初听我的一点话,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拿的拿,就不至于这样,我就问他有今天后悔了没有?他说没有,最后还跟我强调了一句:我真的没有后悔。

据了解,齐崇淮要每天到生建煤矿去劳动,该煤矿属于省属企业,也是隶属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监狱企业。本台记者星期四打电话给该煤矿。对方表示:我们属于法制机关,管的就是犯人,全国的犯人都收,他们学法。

记者;他们下不下矿啊?

对方:一般不下。

齐崇淮案受到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国际记者保护委员会也曾发表声明要求大陆当局立即释放齐崇淮。星期四,国际笔会的狱中作家委员会独立中文笔会的秘书长旅居瑞典的张裕对本台表示,他们会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呼吁齐崇淮在监狱做苦力的事情,希望能引起关注。

他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帮助他家属弄一点经济资助,煤矿的工作一般都是比较苦的,使用囚犯的话我想条件比较差一点的才叫他们去干,不然就是正常的煤矿工人干了,但这些都是猜想,像这样的东西他们没法说,当然是可以向联合国反映这个事情,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关于中国的人权状况的考察的会议明年二月在日内瓦开,像这样的问题一般都会提出来,在这个之前也许会要求联合国有关的调查员到中国提出这个问题,要求他们提供有关的信息,大概会有所帮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