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貴陽教會信徒被拘 雲南少數民族教會被關閉

2021-05-05
Share
北京、貴陽教會信徒被拘  雲南少數民族教會被關閉 北京錫安教會傳道人黃春子
網上圖片

近年中國政府對基督教的打壓一直沒有停止過。北京、貴陽等地的家庭教會先後有多名基督教長老、傳道人被當局傳喚和拘留。有些信徒的家屬,至今未接到警察通知。另外,雲南怒江一少數民族基督教堂被關閉。

北京錫安教會傳道人黃春子上週三(4月28日)被警察帶走多日後,截至最近,該教會才得知黃春子被警察拘留。上週六,錫安教會金明日牧師再次發出一封代禱信,稱教會在下午剛剛得知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女傳道人黃春子已經失聯三天,目前確認被拘留。她家住在亞運村。據說拘留10天,說5月9日會釋放,但誰也沒有確切的消息。



錫安教會信徒李女士本週二對自由亞洲電臺說,4月28日見黃春子發出最後一條預警信息後,與外界失去聯繫:

“她就說有人敲門,過了兩三天之後,另外一個人被抓了,才發現黃春子也不見了。經多方確認,已經被拘押了。


北京錫安教會(AP)
北京錫安教會(AP)

黃春子被拘留後家人未能聯絡

在黃春子被拘留後的72小時內,有關部門也未通知黃春子唯一可聯繫的親人。親人打電話到派出所詢問,也被拒絕告知黃春子被拘留的事由、時間、地點等任何信息。金明日牧師在禱信中稱,由於黃春子單獨居住,教會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郄佳富傳道被拘留的身上,直至28日下午才發現黃春子的消息。對此教會感到極爲遺憾。

李女士稱,金明日牧師的處境也很危險:

“應該也很危險,抓的都是他教會的人。其實從2018年(當局)就開始收緊政策,2019年就更加嚴厲。控制越來越緊,現在基本上不准你實體聚會。”

當局以非法集會爲由禁止宗教聚會

北京錫安教會另一位傳道人郄佳富於4月28日深夜被北京市昌平區沙河派出所傳喚並帶走,直到4月30日凌晨他的妻子才接到派出所電話,告知她郄佳富傳道因“非法集會”而被行政拘留10天,罰款500元。


貴陽仁愛教會張春雷長老(右一)與廣州聖經歸正教會黃小寧牧師。(微信圖片)
貴陽仁愛教會張春雷長老(右一)與廣州聖經歸正教會黃小寧牧師。(微信圖片)

在貴州省,貴陽仁愛歸正教會的同工陳建國、李林、李金芝等,此前遭當局拘留3天。安順的信徒楊開春、侯澤豔被行政拘留15日。黃辰、蔡素梅則遭非法抄家。貴陽仁愛教會長老張春雷則於3月28日被以“涉嫌詐騙罪”,轉爲刑事拘留至今37天。

貴陽基督徒提行政訴訟不予立案

上海,成都及廣州等地多位律師代理上述基督徒的維權案件,對當局提出行政訴訟,其中代理信徒陳建國行政訴訟案的廣州律師隋牧青,週二對本臺說,有關當局拒絕受理:

“陳建國是被警方口頭以非法聚會的名義傳喚,其實非法聚會的說法是錯誤的,但是警方出具的書面材料說是以非法社團的名義活動。他們參加的基督徒退修會是基督徒自發舉辦。”

對於貴陽仁愛歸正教會長老張春雷被以“涉嫌詐騙罪”刑事拘留。隋牧青律師說,張春雷案涉及教會奉獻金,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因爲這個教會沒有任何與錢有關的活動,那麼這個詐騙罪,我判斷是有關信徒的奉獻款,所謂詐騙款。教會的長老、同工有從奉獻中拿一定的生活補貼,這在世界通例包括各宗教都有這種現象,根本談不上詐騙。”


左圖:雲南怒江老姆登村布萊基督教堂被關閉。右圖:雲南老姆登村布萊基督教堂被關閉。(微信圖片)
左圖:雲南怒江老姆登村布萊基督教堂被關閉。右圖:雲南老姆登村布萊基督教堂被關閉。(微信圖片)

雲南怒族基督教堂被關閉

在雲南省,福貢縣匹河怒族鄉政府以“沒打疫苗”爲由,上週五關閉了該鄉老姆登村布萊基督教堂,並在教堂門上,貼上寫有“疫情期間暫停使用宗教場所”的告示。

關注中國家庭教會信徒權益的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牧師接受本臺採訪時說,中國當局最近對北京錫安教會兩位傳道人祕密抓捕,以及對貴陽仁愛教會長老張春雷由行政拘留轉爲刑事拘留,聯想到最近當局強制教會唱歌頌中共的歌曲,並將蘋果手機應用中的學習聖經軟件關閉。

他說:“這一系列的行動,再加上中國國務院頒佈的5月1日實行的宗教人員管理事務條例,表明在習近平主導之下,進一步對中國的宗教自由採取全面的鉗制。”

傅希秋認爲,中國的宗教自由環境在進一步惡化。他希望國際社會行動起來,呼籲中國政府遵守自己制定的憲法和尊重國際準則。如果當局一意孤行,必將受到制裁。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