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復員軍官進京上訪遭攔截 訪民公安部請願揭警方收黑錢(圖)

星期一,中國各地的數千名復員軍人原計劃到北京上訪,當局獲悉後將許多人半路攔截或堵在家中,已到北京的則用車拉到久敬莊。同一天在北京的公安部門前,一千多名訪民高舉反腐敗標語請願。此外,近四十位訪民在北京集會反對勞教制度。

2012.08.20 09:5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820-ql1p.jpg 圖片:星期一,在北京的大批訪民到公安部請願。(六四天網提供)

各省數千名復員軍官原計劃本週一前往北京中央軍委請願,當局獲悉後將絕大部分請願者堵在家中。

一位上週六被攔截的復員軍官趙先生星期一對本臺說:“我們被截回來了。”

記者:今天去了多少人知道嗎?

回答:全國各地都有去,這次估計幾千人,絕大部分被攔在家裏,警察知道消息說8月20日進京,一點到一點半到軍委討說法。但是軍委門口,軍事博物館門口已經大批警察一早就等在那個地方。

記者:有沒有成功到北京的?

回答:成功到北京的多,說是有六輛大客車,好像把他們拉到久敬莊。

記者多次致電在北京請願的復員軍官代表餘國寶和劉克志,但顯示關機。

據湖北《民生觀察工作室》週一消息,中午一點多,大家正向軍委集中,有先到的人士表示,當局已準備了多輛公交車抓人。

復員軍官在訴求中提出,各項法規和條例都強調,軍隊幹部退出現役後仍是國家幹部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復員軍官都是中共黨員,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組織把復員軍官納入其中,自復員之日起沒有被要求過一次組織生活,表明地方政府沒有接收復員軍官,大多不認爲是他們管轄的羣體,導致他們處於“有病無錢醫、有難無處找”的悲慘現狀。

趙先生說,大部分人從軍二三十年。

“從九三年復員到二零零八年這期間,把我們復員以後軍官身分都剝奪了,沒有一點收入,年齡大的又找不到工作,所以現在生存很困難。”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僅1999年以前的復員軍官就達二萬三千多人。

趙先生說,目前人數還在不斷增加,這些人復員時的職務涵蓋連、營、團、副師等級別。請願者希望當局給予生活費補償,其標準應不低於同職級公務員工資。

雖然當局在中共十八大前,加緊堵截上訪人士,但仍難以阻擋潮水般的人流。

據成都的六四天網週一引述正在北京上訪的四川省雙流縣農民維權代表胡金瓊說,上午11點半,在公安部門前聚集起上千人,他們高舉反腐標語請願,當局則出動了大批警察。

在北京的吉林訪民劉先生告訴記者:“我在南站,我聽說他們不少人過去(公安部)了。”

記者:有沒有上千人?

回答:應該有,訪民去了不少。昨天(週日)有人組織說要遊行,說有一兩百個人,我看到府右街派出所(中南海圍牆西側),有拉犯人的鐵籠子警車,下午就在南站等着,不知道又要抓誰。

長期在京上訪的劉先生向本臺透露,有北京公安到上訪村抓到訪民後,與地方截訪人員做交易。

“最近幾天,房山區的派出所就上西營村裏面搜訪民,強行帶到派出所,警察就打電話通知地方,問他們‘你們要不要這個人’,要人就拿錢向派出所去買,有幾個地方說,我們也解決不了他們的問題,不接。沒有辦法有一些人被放了,但也有一些人被地方強行綁架回去,這共產黨的地方沒有一個是爲老百姓服務的,完全是爲了他們一小撮人的利益,他們自己爲自己制定政策。”

記者當天收到吉林訪民徐風茹的手機短信稱,她所在地中鋼集團吉林鐵合金有限公司門口,聚集了近五百名工人。劉先生告訴工人集會原因。

“吉林這個企業兩次改制,一個職工大約可分六七萬元,結果都被廠領導拿走了,昨天晚上徐鳳茹的小妹來電話,今天早上又來電話說,她小妹今天中午到廠裏,門口聚了四五百人,工人要求廠方把這筆錢拿出來,但是沒有應答,去了不少警察。”

另外,在京的訪民和維權人士數十人當天集會,參與者林明潔對記者說:“我們今天搞一個廢除勞教制度的活動,有維權人士還有訪民,三十多人,將近四十人,一個是廢除勞教,還做了一個敦促中國政府加入羅馬公約、保障人權的,(並製作)兩個節目視頻。”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