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基督徒收养弃婴十八年 上户口派出所索要一万元(图,视频)

江西省黎川县厚村乡一位基督徒收养一名弃婴,现在已经十八岁。为办户口,遭多方刁难勒索,当地派出所则否认“收钱才上户口”。但当地牧师表示,按公安要求私下交钱后才上户口,情况普遍。此外,安徽合肥一位牧师家被当局砸毁,家人被打伤。
2012-10-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江西基督徒米牵发已经十八岁,当局至今不给办理身份证。(米牵发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江西基督徒米牵发已经十八岁,当局至今不给办理身份证。(米牵发提供/记者乔龙)

视频:江西基督徒米牵发说,因无身份证,找工作、买车票都难。(乔龙摄)


黎川县厚村乡家庭教会黎姓牧师星期三告诉本台,该教会基督徒米迁发于1994年春季,在县农贸市场好心收养被遗弃一个多月的女婴。

“她是94年二月初六(农历)生的,她就在县城农贸市场,在农贸市场卖东西的那些人,每天就会喂她一点,看这个女孩子太可怜了就抱回来养,她(收养者)就一直抱着她,想去上户口,当时(派出所)讲等过一两年人口普查时再上,但一直拖到今年。”

养育十八年难获户籍

他说,当年的女婴现在已经成年,而且是一名基督徒,只因民政局和派出所拒绝为其办理户口,成为“黑人”而失去应有的权利。

“有的人跟她谈恋爱,就说她没有户口,讲她是‘黑人’不要她,去打工没有身份证,也不要。搞得没办法再去(派出所)办,派出所就讲她,她讲我拿点钱给你,我拿两三千块给你,她讲派出所讲没有权力去罚人家的款,我不上(户口),搞到现在他(派出所)讲,你拿一万块钱来,给你上(户口),他又讲你托熟人托了太多了,他意思是你开始不要托熟人,你偷偷的塞一点钱,你就出一万块钱就给你上,不出一万块钱就不上了,他现在就不理了。”

记者:是派出所说要给他一万块钱?

回答:派出所的所长,姓黄的,叫黄地安(音)。

记者就此致电厚村派出所找黄所长,郭姓公安对记者说,所长不在。他知道米迁发曾到派出所要求上户口,但没有相关证明,公安否认曾向收养人收钱。

“必须要办一个收养证,到民政局办收养证她的条件又不符合办收养证的条件,这不是我们一个派出所能解决的问题。”

记者:是不是给钱就可以办?

回答:没有,没有,我们从来不跟她谈钱的问题,如果要办理的话,我们肯定要她采指纹、血样。

记者:听说给你们派出所一万块钱就可以。

回答:我们从来也没有跟她谈钱的问题,可能这个钱是上面计划生育要这块,可能要罚款的意思,是这种想法吧,我们派出所不存在拿钱的问题。但是她收养的家庭,因为她有子女,不符合收养条件。民政局那边办不到收养证,她到我们派出所咨询过没错。

记者多次致电黎川县民政局办公电话,但无人接听。

其它人送钱即上户口

对此,记者致电黎牧师询问,他指派出所找借口。

“他这是一个借口,我们这里很多没有户口的(婴儿),派出所都给他上了,就说拿点钱、罚点款,就是这样的。按正规是要去民政局办手续,她这个(情况)跟人家不一样,因为是人家弃下的,不是故意抱养的,如果是故意抱养的,那当然是有要(亲生父母证明),如果你不抱养,人家放到民政局,你国家也要抚养,共产党人道主义都没有,你说什么政府呢。”

此外,地方当局打压基督徒的情况层出不穷。据总部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消息,安徽省合肥市三自教会的教牧人员蒲万明和妻子郑芳因遭受逼迫离开,转向服侍家庭教会,结果遭到政府当局的报复并使用暴力。

9月6日上午,蒲万明和郑芳不在家时,蜀山区宗教局局长联合该区南七派出所所长和一群不明身份的暴徒,砸开了蒲万明家的大门,并将家具全都拉走,打伤其父亲还抓到派出所。

对华援助协会对合肥当局公然侵犯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表示谴责,并敦促立即停止逼迫,严肃追究有关违法人员的责任。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对此提出谴责。

他说:“作为一个神职人员,无论在家庭家会侍奉,还是在三自教会侍奉,都不是违法的,而政府这样不理解,动用公安弄这些不明身份的黑社会打人,都是违法的,他们这种做法都是土匪和流氓行为,应该遭到法律的制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