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網絡作家被嚴管 異見者籲善待獄中朱虞夫(圖)

廣州的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野渡上週六被公安約談,警告他在十八結束前不得離開廣州及接受採訪,也不準接待客人。在北京,因呼籲廢除勞教而被刑拘的藝術家鄺老五的家人被逼遷。此外,在杭州監獄服刑的中國民主黨成員朱虞夫的妻子星期天探監後表示,朱虞夫血壓很高,出現浮腫。異見人士呼籲當局善待朱虞夫。

2012.10.15 14:15 ET
m1015-ql2pfs.jpg 圖片: 野渡(左)和高行健合影。 (參與網)

距離11月上旬中共十八大召開還有二十多天,當局再次收緊對“敏感人士”的監控。獨立中文筆會會員、身在廣州的野渡受到公安警告。據民生觀察工作室星期一消息,10月13日,野渡“被喝茶”六小時,警方對其宣佈三大禁令:從當天開始至十八大結束,不準離開廣州、不準接受採訪、不準見客。週一,廣州學者艾曉明爆料稱,警察明令野渡十八大前不許去她家。

本臺週一聯繫上野渡。在簡短通話中,他說:“現在我不方便接受採訪,公安部門通知十八大前,都不能接受外媒的採訪”。
記者:就是發表言論?

電話突然中斷。記者再次致電時,已顯示關機狀態。

公安駐守至十八大後

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告訴記者,野渡已失去自由,他自己也被國保打招呼:“他家樓下,當地派出所在站崗,不讓他會見朋友,不讓他接受採訪,還不讓他離開本地”。

記者:艾曉明呢?

回答:艾老師前兩天在外面約跟野渡他們一起喫飯,然後野渡就被看住了,也有可能跟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有關係。其實上個月廣州國保也跟我說了,說十八大期間,可能也要把我們看在家裏,甚至還要住到我們家裏來。現在還沒有人跟我說,但是估計局面也差不多。

北京藝術家被逼遷

十八大前,無論是維權人士還是藝術家,都受到當局不同程度的打壓。日前因呼籲廢除勞教而被刑拘的北京藝術家鄺老五家,週一又被逼搬家。據維權網消息,鄺老五妻子趙躍被房東通知,搬出今年七月剛入住的房屋,理由是沒辦暫住證。

上個月26日,鄺老五因在北京宋莊舉行一場名爲“廢除勞教、釋放藝術家”的行爲藝術,和藝術家劉進興被抓,隨後被刑拘。


朱虞夫獄中高血壓浮腫

此外,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正在浙江省第四監獄服刑的中國民主黨人朱虞夫,健康惡化。他的妻子蔣杭莉週日探監後,週一告訴記者,這次和朱虞夫的妹妹、妹夫一同前往。在近四十五分鐘的會面中,朱虞夫說,獄方強行要他勞動:“還是要他到下面幹活,幹了一天就受不了,工廠裏的噪音很大,叫他做拉鍊的一個頭,做了一天就發現血壓很高,他說在喫兩顆尼福達,就是降血壓的老藥,很老很老,蠻便宜的一種藥,每天都喫。他都快六十歲了,以爲可以到老弱病殘監倉,他們又不讓他去,他到明年2月份就是六十週歲了,看上去水腫,肥突突的,好像有點腫”。

早在今年六月,部分異議人士曾去信監獄,要求改善朱虞夫及所有政治犯在獄中的待遇,並呼籲當局不要把有不良生活嗜好或令朱虞夫反感的人強行安排在同一囚室,希望監獄將人品、素質及生活習慣較好的犯人安排與朱先生同處一室。

杭州異見人士呂耿松呼籲監獄當局改善朱虞夫在獄中的環境:“年紀也有六十歲了,身體又不好,他爲中國的民主化付出那麼多,現在最起碼人道待遇應該給的。我希望習近平(在十八大)上臺以後,中國的政治改革能夠進行,政治犯能夠放出來,如劉曉波、朱虞夫等人”。

記者:十八大快要召開了,你們現在的處境如何?

回答:反正他們早就關照我們,這兩天不要有什麼活動,如有活動的話,告訴他們。

記者:本來你們上個星期六有活動,後來舉行了嗎?

回答:有幾個人去了,像我們被看得很嚴的,沒有去,他前幾天就關照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