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觀察》遭叫停 秦永敏電腦被破壞(圖)

在美中人權對話召開的本星期,湖北著名異議人士秦永敏的電腦及電子郵件頻繁遭人安裝惡意程序,多次癱瘓。公安人員並當面威脅秦永敏的人身安全,要他停止以“中國人權觀察”組織的名義發佈人權簡訊。探望秦永敏的一位網友也遭傳喚。

2011-04-27
Share
圖片:秦永敏去年出獄當天所攝。(維權人士提供/記者喬龍) 圖片:秦永敏去年出獄當天所攝。(維權人士提供/記者喬龍)
   


去年11月29日獲釋的秦永敏星期三告訴本臺,他的電腦被人安裝了惡意木馬軟件,多個電子郵箱密碼被竊取,僅星期二一天,就有兩個郵箱被“黑”,無法進入,而此前還有兩個gmail郵箱也無法登陸,他提醒大家注意確認他的郵件。

他說:“麻煩了,每天要弄那個電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系統裏面亂七八糟,好幾次請人來都弄不好。弄了一次,過段時間還原,又是這樣那樣。在目前情況下用起來就非常困難,還得想辦法怎麼弄一下才好。”
 
他繼續說:“大概就在上次把我弄去以後就出現這種情況。在那之前我的郵箱被黑了兩個。我現在基本上對外的幾百個聯繫人,全都因爲秦永敏10(郵箱名稱)郵箱被黑丟失。第二個是漢拼秦永敏郵箱,大概過了半個月也被黑了,都進不去了。昨天發現另外幾個郵箱又出現同樣情況,進不去。”
 
秦永敏表示,他所有的言論都可以公開,更沒有祕密。

“幾十年來我都這樣,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說的話,做的事都是公開的,沒有祕密可言,但是人家不是這樣想。有些事情就是他們做了,我心裏有數,但是我還不能說。”
 
他也透露一個訊息,自4月15日被公安傳喚六個小時後,在壓力下,他已經停止以“中國人權觀察”的名義,發佈人權簡訊。

回答:我人權簡訊就沒有發,那是很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目前這個大形勢下必須有所收縮。我這個情況還跟一般人有所不同,還有個尾巴,三年的尾巴。4月15號,就是這個月他們把我弄去以後就沒有再發。

記者:他們是警告要再發的話會怎麼處理?有沒有說?

回答:當時不是說了嘛,剁手、縫嘴,你活不了多久。
 
1998年,他在武漢創辦《中國人權觀察》通訊,他所發表的新聞廣爲外國媒體所引用,出獄後恢復運作。
 
除了被禁止發佈消息,探訪秦永敏的網友也被傳喚,據《權利運動》消息,週二晚八點,一名叫凌浩波的網友到秦永敏家拜訪,出門後即遭三名國保抓走,還搜走了秦永敏託其發出的信件及手機,兩小時後纔將他放走,並要求他次日到武漢科技大學門口再見面。
 
記者週三致電凌浩波,他告訴記者,當晚如何被抓。

凌浩波:剛出去就被他們把我手機搶走了,然後把我帶到裏面去了。

記者:秦永敏託您帶的信和照片呢?

凌浩波:他們就把那些東西拿出來看,然後登記,然後扣押了。填了扣押單子,然後就簽名了。

記者:你們見面的時候周圍都有人吧?應該是。

凌浩波:窗戶外面有人。反正我出去沒走到10步就被帶走了。
 
多位不敢公開姓名的維權人士告訴記者,最近各地形勢非常嚴峻,公安到處抓人,動輒將人送去勞教,而早前被當局羈押的異議人士,部分面臨起訴。杭州的浙江民主黨成員朱虞夫不久前被當地檢察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逮捕。

民主黨成員祝正明說,在爲他聘請律師,但要司法局批准。

“杭州這邊有一個叫王成的律師願意接這個案子。他要經過他們律師事務所的同意,律師事務所主任也同意了,但是他說這個事情要上報到司法局,司法局同意以後才能接這個案子”。
 
目前被刑事拘留的浙江民主黨成員毫無消息,祝正明說:“現在魏水山一直沒有消息。他愛人電話一直打不通。薛明凱他山東父母的電話也一直打不通。”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