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退休工人權益受侵害,維權30年毫無迴音


2019.06.27 17: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陳敬坤(左)和裴莉到安徽省總工會要求幫助維權。(維權網)

近日,三位安徽合肥的國企退休工人給中華全國總工會寫信,反映合肥當地國企退休工人權益沒有保障,工會懈怠沒有作爲的情況。

2019年6月26日下午,安徽省合肥市維權退休工人陳敬坤、周維林和裴莉,向中華全國總工會郵寄了一封公開信。他們在信中表示,合肥當地國企改制後,原先工人沒有享受到應有的住房待遇,在受工傷後30多年企業也沒有任何善後措施,合肥市和安徽省的工會面對他們的維權訴求也相當冷漠。

周維林對本臺記者說,他原本是合肥當地一家國企的職工,1986年受工傷後,在1998年經鑑定爲四級傷殘。按照1996年實施的《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他應當享受到工傷補償,在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後可以領取,且有關單位應當補全養老金差額。然而,他至今都沒有拿到這些錢。他還曾與其他7位工傷職工一道起訴改制後成立的合肥市工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要求工傷賠償,但法院沒有支持他們的訴訟請求。

 

此外,在90年代國企改制後,當地工人並沒有享受到政策規定的分配住房的福利,合肥當地有許多改制企業的退休工人至今還住在上世紀50年代建的危樓裏。

在漫長的維權路上,周維林和工友一直遭到冷漠對待。“他們強調工會只是維護在職職工的權益,他們不會針對政府,(因爲)改制都是政府不執行政策。”在最近一次與合肥總工會的接觸中,一名工作人員還諷刺工友陳敬坤宣講習總書記的講話是“文革作風。”

 

陳敬坤(右起)、裴莉和周維林赴合肥市總工會維權。(維權網)
陳敬坤(右起)、裴莉和周維林赴合肥市總工會維權。(維權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則對本臺記者說,此類現象非常普遍。“朱鎔基搞大規模下崗的時候不都沒有(補償)嗎?有也是象徵性的買斷。”

他強調,在現有體制框架下要解決問題非常困難,應當寄希望於中國之後的轉型正義。“現有體制看不到希望。(我的設想是日後)國營企業變成股份制,分出一部分錢給這些退休工人,包括受工傷的人,通過轉型正義(來解決問題)。”

而周維林則表示,如果沒有得到回應,下一步他可能會考慮起訴當地政府。

自由亞洲電臺實習記者 艾石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