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毒疫苗受害者家属质疑新冠疫苗


2020-10-01
Share
lf0805.jpg 前车之鉴!毒疫苗受害者家属质疑新冠疫苗(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中国正在扩大仍处于第三期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的接种,目前已有数万人接种了三种候选疫苗。这种冒进的做法引来国际广泛批评。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毒疫苗受害者维权群体,他们中有人对目前的新冠疫苗的一些做法提出质疑。

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九月初表示,该公司已为数万人接种了两种仍处于试验阶段的新冠病毒疫苗。另外,中国制药商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说,也已经为大约3000名员工及其家人接种了新冠疫苗。然而这三种候选疫苗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仍待证实。有专家认为,冒进扩大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种,是因为中国急于重启经济,并在全球公共卫生方面寻求领先地位。

 

 

其实,近些年,中国在疫苗方面的记录是很不光彩的,问题疫苗屡禁不止。2007年,山西发生多起儿童注射疫苗后伤残的事件,但披露当地药企与地方政府相互勾结的新闻时隔三年才发表出来,而披露内幕的记者随后迫于压力被调离岗位。2018年,上市企业长春长生药业因狂犬疫苗生产记录造假被查,此前所生产的百白破疫苗也因效价指标不合格被曝光。

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维权群体,他们都是疫苗受害者的家属。9月29日,来自中国各地的毒疫苗受害儿童的家长们在北京卫健委门前聚集维权,女儿因接种毒疫苗险些瘫痪的家长李新亦在其中。

2020年9月29日,部分疫苗受害者家长在中国国家卫健委人民来访接待室前呼吁疫苗立法。(推特截图)
2020年9月29日,部分疫苗受害者家长在中国国家卫健委人民来访接待室前呼吁疫苗立法。(推特截图)

 

李新的妻子何方美对本台说,她去年因在北京上访维权而被抓捕入狱,目前她和女儿一起在老家河南省辉县受到地方政府的严格监视和管控。

2018年,李新和何方美一岁多的女儿因接种武汉生物的百白破等3种疫苗,引发病毒性脊髓炎,险些瘫痪,目前仍在接受康复治疗。

何方美表示,她和丈夫为孩子的维权没有任何进展,因为处于地方政府监视下,女儿也无法在北京接受后续的康复治疗。

她说:“她(女儿)本来应该在北京坚持康复治疗,但是因为政府人为的干预我孩子没法治疗,不让去北京看病,就怕我去北京维权上访。”

何方美说,目前在国内大范围试验接种的,由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与她女儿接种的问题疫苗同出于该公司下辖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

她说:“这次这个新冠疫苗也是武汉生物的,我是绝对不会接种的。说白一点,武汉生物厂家就躲在政府背后逍遥法外。”

何方美对新冠病毒疫苗接种者被强制签署的保密协议提出质疑。

她说:“按道理信息应该是公开透明的,应该告诉我们这个疫苗副作用是什么,会发生哪些不良反应,发生这些不良反应又该怎么获得救助,或者是怎么治疗。为什么还要签保密协议呢?”

中国很多疫苗受害者的经历似乎已经证明,一旦接种疫苗发生不测,要想获得救助非常困难。长期协助维权的公益人士杨占青对本台说,基于中国目前不完善的司法体制,信访是维权的唯一途径。

他说:“在整个社会来看,受害者家属去北京信访是短暂的,很难解决系统性的问题。这个东西是个恶性循环,每年这种事前赴后继都出现,但每年能维权成功的,或者多少有点进展的很少。”

中国旅美公益人士杨占青(视频截图)
中国旅美公益人士杨占青(视频截图)

 

杨占青说,近几年因当局出于维稳考虑加大管控力度,维权者的信访途径被截断。

他说:“过去信访给你截访回来,然后跟你协商。现在直接说你寻衅滋事。现在维稳的力度和措施越来越严厉了,家属通过信访的维权空间也越来越小了。”

杨占青说,正是因为地方政府和法院不作为,才使受害者不得不向中央政府和部门寻求帮助以向地方施压。他说在他跟进的毒疫苗维权案中,只有一位家长成功起诉立案并得到赔偿。

他说:“在这个体制下有很多法律是不公平的,比如疫苗受害(这方面)。本来是疾控中心主导的打这些疫苗,鉴定的话必须由疾控部门组织的医师协会来鉴定,相当于疾控中心又是裁判又是运动员,从程序上维权的家属没有任何优势。”

目前全世界都在期待新冠疫苗能够早日获得监管机构的通过,并上市接种抵御病毒的扩散。这其中的利益巨大,利害关系也巨大。政府机构的严格监管确实是保证民众健康的重要一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一冰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