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車之鑑!毒疫苗受害者家屬質疑新冠疫苗


2020-10-01
Share
lf0805.jpg 前車之鑑!毒疫苗受害者家屬質疑新冠疫苗(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中國正在擴大仍處於第三期試驗階段的新冠疫苗的接種,目前已有數萬人接種了三種候選疫苗。這種冒進的做法引來國際廣泛批評。在中國有一個特殊的毒疫苗受害者維權羣體,他們中有人對目前的新冠疫苗的一些做法提出質疑。

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九月初表示,該公司已爲數萬人接種了兩種仍處於試驗階段的新冠病毒疫苗。另外,中國製藥商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說,也已經爲大約3000名員工及其家人接種了新冠疫苗。然而這三種候選疫苗仍處於三期臨牀試驗階段,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仍待證實。有專家認爲,冒進擴大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種,是因爲中國急於重啓經濟,並在全球公共衛生方面尋求領先地位。

 

 

其實,近些年,中國在疫苗方面的記錄是很不光彩的,問題疫苗屢禁不止。2007年,山西發生多起兒童注射疫苗後傷殘的事件,但披露當地藥企與地方政府相互勾結的新聞時隔三年才發表出來,而披露內幕的記者隨後迫於壓力被調離崗位。2018年,上市企業長春長生藥業因狂犬疫苗生產記錄造假被查,此前所生產的百白破疫苗也因效價指標不合格被曝光。

在中國,有一個特殊的維權羣體,他們都是疫苗受害者的家屬。9月29日,來自中國各地的毒疫苗受害兒童的家長們在北京衛健委門前聚集維權,女兒因接種毒疫苗險些癱瘓的家長李新亦在其中。

2020年9月29日,部分疫苗受害者家長在中國國家衛健委人民來訪接待室前呼籲疫苗立法。(推特截圖)
2020年9月29日,部分疫苗受害者家長在中國國家衛健委人民來訪接待室前呼籲疫苗立法。(推特截圖)

 

李新的妻子何方美對本臺說,她去年因在北京上訪維權而被抓捕入獄,目前她和女兒一起在老家河南省輝縣受到地方政府的嚴格監視和管控。

2018年,李新和何方美一歲多的女兒因接種武漢生物的百白破等3種疫苗,引發病毒性脊髓炎,險些癱瘓,目前仍在接受康復治療。

何方美表示,她和丈夫爲孩子的維權沒有任何進展,因爲處於地方政府監視下,女兒也無法在北京接受後續的康復治療。

她說:“她(女兒)本來應該在北京堅持康復治療,但是因爲政府人爲的干預我孩子沒法治療,不讓去北京看病,就怕我去北京維權上訪。”

何方美說,目前在國內大範圍試驗接種的,由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研發的新冠病毒疫苗,與她女兒接種的問題疫苗同出於該公司下轄的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

她說:“這次這個新冠疫苗也是武漢生物的,我是絕對不會接種的。說白一點,武漢生物廠家就躲在政府背後逍遙法外。”

何方美對新冠病毒疫苗接種者被強制簽署的保密協議提出質疑。

她說:“按道理信息應該是公開透明的,應該告訴我們這個疫苗副作用是什麼,會發生哪些不良反應,發生這些不良反應又該怎麼獲得救助,或者是怎麼治療。爲什麼還要籤保密協議呢?”

中國很多疫苗受害者的經歷似乎已經證明,一旦接種疫苗發生不測,要想獲得救助非常困難。長期協助維權的公益人士楊佔青對本臺說,基於中國目前不完善的司法體制,信訪是維權的唯一途徑。

他說:“在整個社會來看,受害者家屬去北京信訪是短暫的,很難解決系統性的問題。這個東西是個惡性循環,每年這種事前赴後繼都出現,但每年能維權成功的,或者多少有點進展的很少。”

中國旅美公益人士楊佔青(視頻截圖)
中國旅美公益人士楊佔青(視頻截圖)

 

楊佔青說,近幾年因當局出於維穩考慮加大管控力度,維權者的信訪途徑被截斷。

他說:“過去信訪給你截訪回來,然後跟你協商。現在直接說你尋釁滋事。現在維穩的力度和措施越來越嚴厲了,家屬通過信訪的維權空間也越來越小了。”

楊佔青說,正是因爲地方政府和法院不作爲,才使受害者不得不向中央政府和部門尋求幫助以向地方施壓。他說在他跟進的毒疫苗維權案中,只有一位家長成功起訴立案並得到賠償。

他說:“在這個體制下有很多法律是不公平的,比如疫苗受害(這方面)。本來是疾控中心主導的打這些疫苗,鑑定的話必須由疾控部門組織的醫師協會來鑑定,相當於疾控中心又是裁判又是運動員,從程序上維權的家屬沒有任何優勢。”

目前全世界都在期待新冠疫苗能夠早日獲得監管機構的通過,並上市接種抵禦病毒的擴散。這其中的利益巨大,利害關係也巨大。政府機構的嚴格監管確實是保證民衆健康的重要一環。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肖一冰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