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威脅、施壓 楊佔青嘆新冠受害者問責難


2020.10.29 12: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20098854628069.jpg 2020年4月8日,冠狀病毒大流行,在武漢市恢復列車服務之前,警察在漢口火車站外。(AP)

 

雖然新冠疫情在中國得到了有效控制,但疫情初期湖北及武漢政府掩蓋疫情爆發真相、打壓吹哨人是不容忽視的事實。然而,不僅受害者家屬被官方警告威脅,連維權人士及家屬也受到當局的各方面打壓。

在中國新冠疫情得到控制之際,新冠死亡者的家屬向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和有關醫院提起訴訟,爲疫情初期因官方掩蓋信息和工作瀆職而去世的家人維權。3月6日,由來自中國九個省市及旅外訪學律師發起的“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成立,爲向政府追責的新冠肺炎死者家屬無償提供法律援助。然而,不僅維權者受到當局監控,顧問團成員及其家屬也遭到官方施壓和威脅。

 

 

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屬張海告訴本臺,當局監聽他的電話、微信,並冒充他在維權聊天羣裏指責法律顧問團聯絡人、旅居美國的楊佔青及其法律顧問團騙取高額律師費,隨後冒充楊佔青抹黑他,稱其向楊佔青索要鉅款。

 

武漢肺炎受害者家屬張海(張海獨家提供)
武漢肺炎受害者家屬張海(張海獨家提供)

“在一個很大的羣裏面有個人冒充我指責楊佔青收了我十萬塊錢的律師費,他們到處造謠到處抹黑,讓很多家屬放棄追責。他們用心特別險惡。他們是兩邊造謠。”

張海說,他和楊佔青及法律顧問團沒有任何經濟往來。8月30日,張海發佈手寫公告,感謝楊佔青公益律師團隊對他及其他家屬追責上的法律支持,楊佔青律師並沒有收取任何酬勞。

法律顧問團合夥人楊佔青回覆本臺查詢說,“這個完全是公益性,在武漢封城期間就發了很多公告,明確說免費提供法律服務,不收取任何費用,不管是事前還是事後。”

楊佔青表示,他本人受到多家中國地方媒體的貶低和抹黑。河南精彩中原網、香港大中華通訊社等撰文稱楊佔青是“賣國賊”、“反華分子”,稱其與美國境外勢力密謀。

“還有一些印尼、澳大利亞、香港、加拿大很多中文網站說我‘漢奸’、‘反華’、‘幫助特朗普’。我不是幫助美國而是幫助武漢人,反而是他們阻止武漢人維權。”

楊佔青說,他在國內多年不聯繫的親屬因他提供法律援助而被公安多次威脅警告,被非法傳喚,官方強制他們簽署保密協議。

“我的家人很早就被調查了。我的堂弟也被傳喚,後來我問他具體傳喚內容,他說簽了保密協議不允許說。”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合作伙伴楊佔青(視頻截圖)
“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合作伙伴楊佔青(視頻截圖)

楊佔青的姑姑也受到當局傳喚,並威脅說她的孫子孫女上大學會受影響。楊佔青說:“他們完全和我維權工作沒有任何關係,都被威脅一遍。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只有黑社會才這樣。”

楊佔青告訴本臺,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所有律師都有受到當局威脅警告的遭遇。

“當時國內的司法局找當時顧問團的律師,找到之後和他們談話,問他們有沒有加入律師團,如果沒加入的話以後也不能加入,不能申請信息公開,不能幫維權人代理案件。”

楊佔青認爲,中共當局態度愈來愈強硬,不願像以往一樣妥協和解,併成立基金會爲受害者家屬提供一定程度上的賠償,反而出於維穩目的以打壓威脅的方式向維權者和維權人士及家屬施壓要求撤訴。

“維權很有可能不了了之。從目前來看很難有法律維權的機會,因爲他也不給你這個機會,其他渠道又沒有。目前這種社會環境比過去糟糕得多,當局更不願意向民衆妥協,更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誤。”

據“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新聞稿,顧問團希望通過提供法律援助,在監督政府承擔責任並汲取防疫教訓的同時,推動中國防疫事業的進步,避免悲劇再次上演。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肖一冰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