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女作家瑪麗亞·蘇爾坦獲“林昭紀念獎”


2019.12.16 15:40 ET
yt1216f.jpg 獲得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度林昭紀念獎的維吾爾筆會會員、女作家瑪麗亞·蘇爾坦(Meryem Sultan)(獨立中文筆會)

今年,獨立中文筆會將“林昭紀念獎”首度頒發給一位維吾爾女作家。她如今身在土耳其,卻堅持不懈用維吾爾語寫作、爲新疆“再教育營”被監禁的同胞們發聲。

12月16日,獨立中文筆會將2019年度“林昭紀念獎”授予維吾爾筆會會員、維語作家瑪麗亞·蘇爾坦(Meryem Sultan),以表彰她多年來在政治打壓下持續從事創作和人權活動、捍衛維吾爾語言和文化。

根據獨立中文筆會的通報,瑪麗亞·蘇爾坦現年33歲,她出生於新疆阿克蘇,先後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和土耳其的安卡拉大學突厥語言文學系求學,發表了大量以維吾爾語創作的詩歌和短篇小說,並於2017年7月加入維吾爾筆會。

瑪麗亞得知獲獎的消息後告訴本臺說:“我認爲此獎不只是頒發給我的,我跟那些在東突厥斯坦的哈利德·伊斯拉(Halide İsrail),古麗巴哈爾·艾滋滋(Gülbahar Eziz),奇曼古麗·阿吾提(Chimengul Awut)相比,遠不如她們的才能。我只是在海外自由的世界,因此有機會得獎。她們纔是真正的英雄和獲獎者,我只是她們的代表。”

 

 

難得的年輕作家

獨立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負責人張鈺認爲瑪麗亞的作品意象豐富、朦朧而極富詩意,而且她能夠勇敢地站出來爲同胞的權益發聲:“漢人裏面這麼年輕的女作家,符合林昭紀念獎條件的,可以說是沒有。能寫的有這麼多作品的,比較勇敢的。”

張鈺回憶道,早年的余杰、王怡等人都是少年成名,但是自2008年奧運會之後,言論打壓持續升級,內地敢於直言的年輕作家寥寥可數。

維吾爾筆會國際祕書、前會長凱撒·厄茲匈(Kaiser A ÖzHun)認爲相比於傳統的老一代詩人,瑪麗亞的詩更加現代化、飽含着新的靈感和寫作技巧,“住在中國能接觸的外國文學其實非常有限,要麼是從中文,要麼是從俄語翻譯成維吾爾語。她處於流亡中,有機會接觸到世界文學作品。”

她本人也是新疆高壓政策的受害者

瑪麗亞曾於2012年回國探親時被新疆警方關押一天一夜。重返土耳其之後仍然長期收到來自新疆當局的威脅。2017年,瑪麗亞的母親被關進了“再教育營”。

如今,瑪麗亞的中國護照已經被拒絕續簽,她在海外積極參與撰寫有關新疆“再教育營”的人權報告,以及“我也是維吾爾人”(#MeTooUyghur)的人權倡議活動。

張鈺將瑪麗亞的兩首詩翻譯爲中文,其中一首是《足跡與我們》,講述了一種追尋和表達的徒勞,以及留下足跡的必要:“大多/在千百萬呼吸後/成爲沙灘上的一絲足跡/對我們大爲同情的詩人說:‘我們的足跡可由我們孫輩或曾孫輩找到。然而,我們卻無人找到它。’”

另外一首是《愛人的話—給齊曼古麗·阿吾提》,出於對維吾爾新詩派女詩人齊曼古麗·阿吾提(Qimangul Awut)的傾慕,瑪麗亞爲其創作了這首詩:

“也許,也許,也許/與衆不同的/正是你的輕微腋氣
讓我到早晨纔有睡意。也許正是你不完美中的完美/帶有你的愛意/爲了你在遠方/讓我寫詩給你。”

齊曼古麗於2018年因作品觸犯當局被關入“再教育營”。

新疆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美聯社)
新疆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美聯社)

她是伊力哈木的學生

凱撒介紹說,瑪麗亞師從維吾爾詩人帕爾哈提·吐爾遜和塔希爾·哈穆特(Tahir Hamut),也曾是知名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的學生。伊力哈木和帕爾哈提現在都被關在新疆的監獄或者再教育營裏。

在美國的維吾爾人權項目發佈的報告《抓捕、失蹤:維吾爾家園的知識精英被圍剿》顯示,從2017年年初以來至少有386位維吾爾知識精英被拘押、失蹤,包括101名學生和285位學者、藝人和記者。

大量維吾爾知識分子如今雖然流亡海外,卻在各個領域取得不俗成就。張鈺介紹說,雖然漢人和維吾爾人的比例大概是十三億人比一千多萬,維吾爾筆會在海外的著名作家卻比中文筆會的多。

維吾爾筆會成立於2008年,致力於保衛維吾爾文化、推進維漢和諧。由於巨大的政治風險,維吾爾筆會近年來已經無法公開在中國招募成員,大部分是海外作家。

凱撒表示,“爲什麼我們一定要認同中國共產黨?爲什麼我們沒有權利是不同的?請接受我們本來的樣子。如果你不接受我們是維吾爾人、是人,我們也很難接受你們中國人和共產黨。這是民族之間的橋樑。”

他希望劉曉波所說的“我沒有敵人”和伊力哈木努力尋求的“共識”能夠得到傳承,中國人能夠作爲人類的一員來支持彼此。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