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末 中國大規模清掃、打壓民間社會


2019-12-31
Share
yt1231d.jpg 中國的一幅“掃黑除惡”宣傳畫(Public Domain)

臨近2019年歲尾,中國政府對民間社會發起新一輪的大規模的清掃和打壓。有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中國公民社會大步倒退,衰退程度甚至超過往年。

十二月末,中國當局似乎又再度上演“709大抓捕”,引得人心惶惶。據維權網站民生觀察的最新消息,2019年年末,當局指定山東省警方成立“12·13”專案組,抓捕大批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

維權律師滕彪評價道,整個2019年,中國的人權大步倒退,規模超出過去:“民間社會的活動空間幾乎是蕩然無存。極權(政府)通過高科技對民間活動進行預防性的打擊。所以民間反對的聲音越來越艱難。”

最近被捕的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劉書慶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最近被捕的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劉書慶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12·13”專案組:大批抓捕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

民生觀察披露的近期拘留名單包括丁家喜、戴振亞、李英俊、張忠順、黃志強、劉書慶,其中大部分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

另外,衛小兵和盧思位被帶走後失聯。文東海、唐荊陵、劉家財下落不明,警方在搜查當中。此外還有多人於29日被傳喚後獲釋。

民生觀察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告訴本臺,這次行動相當蹊蹺,不同於以往極富針對性、“分門別類”的打壓,這次抓捕的羣體不存在共性或者一個明確的宗旨目標:

“以前它還把反對派分門別類,維權網站做一波,709律師團隊做一波,新公民運動一次性打擊,這一次都很雜,不知道打擊什麼。”

滕彪推測,這次抓捕可能和丁家喜等人本月在廈門舉行的公民聚會有關,而這種聚會在2013年之前是家常便飯,可見打壓力度在升級。

 

 

法輪功修煉者慘死獄中

據《大紀元》報道,佳木斯61歲的法輪功學員楊勝軍與81歲的母親在8月2日被警察抓走並拘留。9天后,家屬得知楊勝軍在拘留所吐血,經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

12月31日,代理律師謝燕益發布《受害人楊勝軍遭受公權力瀆職侵權非法拘禁致死一案之緊急報案舉報控告專函》,控告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長李曉龍、佳木斯市拘留所所長趙明、佳木斯市友誼路派出所所長高偉權等人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等多部法律,應爲楊勝軍的死亡付出代價。

評論人士橫河介紹說,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610辦公室”歸入政法委之後仍然存在並且有獨立的預算,而且勞教所取消之後普遍會判刑更重。

橫河還指出,今年主流媒體的目光大多集中在香港和新疆的泄露文件,其實寒冬等網站也爆出了有關法輪功等宗教迫害的重量級內部文件。

根據有法輪功背景的媒體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上半年至少有4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2014人被抓。從總數上來看,截止2019年7月10日,至少有4,322人被迫害致死,86,050人被抓。不過本臺沒有從獨立消息來源證實這些數字。

被精神病之後,24小時監視居住

另外,被稱爲“飛越瘋人院”中國版的武漢上訪人員徐武曾被關進精神病院四年多,後成功逃出。自2011年被警方抓回武漢後,他常年被非法軟禁在家中。

加拿大公民王汛和徐武同在一個民運聊天羣裏。29日晚,王汛及多位羣友收到徐武請求支援的來電。

徐武在電話中說,他的身份證和手機都被警察收走,這是他唯一能和外界聯繫的方式,並透露他的住址是“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青山區新溝橋21街22門41號”。

在和徐武有限的交流中,王汛感覺他的頭腦相當理性,他們至今無法再取得聯繫,不知徐武是否已經被斷網或沒收電腦:

“我問他的話,他回答的相當有條理,但是略顯急躁。而且他明顯在有限的時間抓重點跟你講他的情況。”

徐武也曾試圖找律師或者向臺灣媒體求救,但都無果。

橫河認爲,任何一個政權越到最後階段會越瘋狂:“機器越破爛的話其實越兇。納粹快要滅亡的時候屠殺猶太人一點沒有停下來。你沒辦法用人的思維去理解。”

2019年,中國官方公佈的中央級別的公共安全支出將近一千八百億元。有香港媒體推算出總共的維穩預算可達一萬三千多億元,高於軍費開支。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