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中國紅色通緝令的人在海外寸步難行

2022.05.31 11:4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上了中國紅色通緝令的人在海外寸步難行 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標誌
路透社圖片

多年來,國際人權組織不斷指責中國政府基於政治目的,對那些生活在海外的中國人,其中也包括少數民族異議人士,濫用紅色通緝令。中國政府的紅色通緝令名單上有不少人是無辜的,甚至根本沒有介入政治。但中國政府則往往以貪污行賄等罪名追捕他們,其真正目的就是爲了沒收他們的個人財產。曾擔任上海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銷售經理的張海豔就是一例。在北京的總公司破產後,她和客戶一樣成爲受害者。上海警方要求她放棄求償近4千萬人民幣的投資款,但遭到張海豔的拒絕。於是,2019年4月張海豔就在葡萄牙被中國政府的紅色通緝令逮捕並等待遣返。

"上海警察跟我打電話的時候,要我放棄這3960萬的投資,我說我放棄不了,爲什麼?因爲這是我全家人13個親屬聯名一起做的,就是用我母親的名字去做的這個投資,我說我沒有辦法一個人來去做這個決定。“

張海豔在專訪中向記者進一步解釋了她爲什麼不願放棄追討這筆投資款:

”我不是這個案件的主導者,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且我只是個打工的,我說我連錢都碰不到。對方說,你不用跟我說這些,這些問題已經不用再重複了,因爲你們這個案件,我已經到北京見過你們的賈金城和趙經理了,他們已經講了所有的事情,你確實不是知情人,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也不參與經營,這個我們知道,但是現在我要跟你談的是,讓你把你的投資款放棄,我說,那我真的挺抱歉的,這個東西我真的放棄不了。他說,你放棄不了,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那個時候我根本什麼都不懂,我說,那我會怎麼樣呢? 他說,我告訴你,你在歐洲會寸步難行,你明白嗎? 我說,寸步難行? 他說,對,就是寸步難行,你很難生活下去。 "

中方的威脅並非停留在口頭上,2019年4月張海豔在葡萄牙的維塞烏(Viseu)被國際刑警組織根據中國政府發出的紅色通緝令拘留,她這時才知道上海警察警告她的 "寸步難行 "指的是什麼。

"當時我還不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現在我母親對我說,姑娘啊,我要知道你能有今天這樣,可能這輩子都回不了中國了,我們寧願不要這個錢了,你知道嗎? 家裏所有親戚都說了不要這個錢了,就是希望你能回來。我爸爸現在得了肝癌。我奶奶因爲這個事也去世了,所以我媽說,如果要是早知道有這一天,知道會這麼嚴重的話,我寧願不要這些錢了,我也要孩子,可是現在沒有後悔藥,沒有辦法了。 "

中國公佈100名涉嫌經濟犯罪外逃人員全球通緝名單(網頁截圖)
中國公佈100名涉嫌經濟犯罪外逃人員全球通緝名單(網頁截圖)

因爲總公司北京國巨投資控股集團的經營項目是幫助老年人快樂健康養老,張海豔和父母及多名親屬,多年來都把自家的資金全部投資在公司項目上。2016年張海豔的丈夫主張爲孩子接受教育,要全家一起去國外生活,總公司董事長賈金城爲說服她不要離職,還將註冊資本金僅一百萬人民幣的上海分公司法人代表變更爲張海豔的名字,但不參與總公司經營,不持有法人印章和公司文件,這些都由總公司統一保管。

沒想到,2018年七月底總公司突然宣佈破產。也是受害者的張海豔在上海客戶的維權小組羣裏還幫大家想辦法。張海豔說:

"到後來,我們上海的客戶自發組織了維權小組,我也在裏面,我如果是個大騙子,我還跟客戶在什麼羣裏,我還捐什麼款啊? 因爲客戶要經費,他們要去北京上訪,但是,當他們買了火車票以後,上海警察就連夜去敲門,不讓他們到北京去,後來客戶沒辦法,就開私家車去,這肯定是要經費的啊,因爲這麼多客戶,人家也是血汗錢都沒了。我跟母親一共捐款三次,然後我媽就說了沒事了,我們的錢肯定能回來了,我們就一直在努力,我都有聊天記錄。 "

絕望的張海豔曾嘗試給董事長打電話、發短信,但等到對回覆是要她自己想辦法。當時張海豔已經懷孕七個月,由於情緒太激動,徹夜無法入眠,出現流產症狀。一週內張海豔三次前往醫院急救,每次都用呼吸機,醫生說,這樣下去大人孩子都會有生命危險。這時她收到葡萄牙律師的通知,要更換葡萄牙居留證。2018年8月她抵達葡萄牙,也生下了一對雙胞胎。豈料,2019年她被國際紅通追捕,罪名是欺詐性籌款。

"其實,我之前不是個反共人士,我之前其實挺愛國的,我這麼多年從來都不去說不好的話。現在我只能說一句中共真的是,能把黑的能說成白的,而且根本就是在撒謊。他們這種手段真的是很卑鄙無恥,就是很下流的手段,包括他們把我放在國際紅通上。 "

張海豔表示,集團承諾最低還給客戶50%的本錢,最好的狀態是80%,她以爲就當是損失了一點錢買個教訓,至少解決了這件事。可是,上海警方要她放棄這筆還客戶的錢,她無法同意。於是,2019年她就成爲中國政府濫用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的犧牲品。

"我整理的文件裏都有,大家都說錢被誰拿走了,就是被國家拿走了,只能打一個GJ,就國家的代碼,不能多說,說多了羣就被封掉了。其實每個人後來都明白。你說錢去哪了? 就是被國家割韭菜了呀。沒有辦法,客戶也給我出了一份證明,也跟我說,你真的是可憐,你也是冤大頭,但是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我被上了紅通,會面臨什麼? "

不幸的是,葡萄牙地方法院竟然批准將張海豔引渡回中國。她決定上訴,但是,地區上訴法院維持了這一決定。她繼續上訴,今年春天,最高法院審理時,做出了同樣的決定,要將她引渡回中國。

"我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用這麼卑鄙的手段把我放進國際紅通,而且把我投入監獄。我在監獄裏真的很多次都想死了。在國外監獄你完全可以買到剪刀或刀片啊,我幾次都有這個想法,但是,當我打電話,聽到三個孩子的聲音,我每天晚上打電話,可以通一個小時。我一聽到孩子們在電話裏叫媽媽,我這個心啊。我就覺得,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如果我死了的話,我這冤屈,第一,我永遠也洗不掉了,第二,我的孩子就太可憐了。 "

張海豔一直上訴,除了避免被引渡回中國,她還要爭取洗脫冤屈。張海豔說:

"我現在已經不去想那些事了,就是房子啊包括金錢啊其實都是身外之物,我現在就想,怎麼能還我清白,不光是我安全了,我要把這個帽子摘掉,我不能讓他們給我扣上一個詐騙犯的罪名。"

雖然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但張海豔表示,自己心理是乾淨的,賣房換得的每一分錢也都是乾乾淨淨的,走得正行得正,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接下來的報道里,我們還將採訪人權捍衛者對中國政府利用國際刑警組織並濫用紅色通緝令打擊異己人士做法的反應。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蔡凌巴黎報導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