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夫婦因美國憲法日出門受阻 遭便衣強制帶回家

2022.09.15 15: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王全璋夫婦因美國憲法日出門受阻 遭便衣強制帶回家 王全璋夫婦
受訪者提供圖片/RFA資料圖

本週四下午,中國人權律師王全璋與妻子李文足在北京亮馬橋地鐵站遭不明身份人士圍堵。事件迅速在海內外社交媒體上,引發輿論關注。王全璋當晚向本臺表示,北京國保爲因應“美國憲法日”而限制他們出行,他們不堪受阻,出門後卻遭便衣圍堵並被強制帶回家。



根據中國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9月15日在推特上公佈的一段視頻,在北京亮馬橋地鐵站B出口,律師王全璋與他的妻子李文足被警察和便衣包圍。

追到地鐵站強行帶回家

王全璋15日告訴本臺,他與妻子已平安返家,這一切是因爲本週六是美國憲法日,當地公安國保提前對維權人士實施維穩,限制他們的人身行動自由。

“今年說要對我們進行所謂的‘穩控’,但不準備上門圍堵,我們就去嘗試(出門)一下。出去以後就發現他們(國保)跟着我們,我們設法把他們甩開,又是打車又是換地鐵;出了亮馬橋就發現,一直跟着我們的警察在那等候我們。”王全璋接受本臺視頻採訪時說。

根據王峭嶺的影片,參與圍堵王全璋夫婦的共有一羣藍衣便衣和制服警察約有10人。其中,一名身穿亮藍色T恤的男子開口要求李文足停止拍攝,但一旁的王全璋回應:“你是非法嫌疑人,我不拍你,我怎麼向警方提供證據?”

王全璋表示,在場的便衣國保不斷打電話要求支援,並阻擋王全璋夫婦移動。影片中身穿制服的是亮馬橋地鐵站警察,因爲發現王全璋夫婦與藍衣人士有衝突,因此上前盤查雙方身份證。而地鐵站警察發現沒有異狀、揮手放行時,便衣國保仍然阻擋王全璋夫婦的行動自由,甚至謊稱王全璋夫婦欠債,他們是來追討債務的,試圖以此對圍堵行爲合理化。

“地鐵站的警察查了我們的身份證以後發現是正常的,就揮手放行,說可以走。但便衣說,你走不了,繼續攔截(我們),”王全璋說,“我對他們(制服警察)說,他們(便衣)是非法攔截我們,既不出示證件也沒有表明你的身份,沒有任何依據,憑什麼攔截我們?這就是非法攔截、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便衣說)你欠了我們債,我們是接受一個要債的人的委託,來向你們要債的。”

王全璋表示,最後有聲稱是警務站的負責人帶領他們至地鐵警務站,而負責管控他的國保出現後,在晚間8點30分左右將王全璋夫婦強行送回家,並要求他們今晚別再出門。王全璋夫婦家門口目前仍有便衣把守。

遇敏感日出門受阻成常態 王峭嶺:如同核酸檢測

公佈視頻的王峭嶺說,這些警察包括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北京順義區警察和山東省濟南市警察等。她告訴本臺記者,因爲自己返回老家,並沒有受到國保限制出行。但她在北京的丈夫李和平律師也被限制在家中,無法出門。

她表示,遇到有特殊意義的日子,像是世界人權日、美國憲法日等,中國境內的維權人士都會被當局限制行動,“這是常態,就跟核酸檢測一樣”。

王峭嶺:“我目前因爲在老家,離北京很遠,這次就沒有被限制。每年這個時候,我們兩個都會被限制在家裏,不讓出門。有時候活動已經結束,譬如有西方領導人訪華,已經走掉了,但維穩還持續。可能是爲了穩妥起見吧,這很搞笑的。”

9月17日是“美國憲法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每年會在這段時間以不同的形式舉行慶祝會或討論會,也因此成爲中國維權人士的敏感日。

王全璋說,按照“慣例”,他們都會被限制在家。去年,王全璋夫婦曾在路上遭到五輛汽車、十幾個便衣人員圍堵,說要等晚上美國使館活動結束纔可以自由行動。而李和平夫婦當時也被限制出行,並要求他們只有搭乘便衣的車才能出門。此外,余文生律師的妻子許豔也曾遭到堵門,甚至導致她身體受傷。


記者:陳品潔   本臺記者凱迪對此報道有貢獻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