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秋實終於有下落了 王峭嶺被短暫拘押


2020-09-18
Share
hc0501c.jpg 公民記者陳秋實(推特截圖)

這兩天有好幾起人權案件引發外界關注。公民記者陳秋實二月初在武漢被當局帶走後音訊全無,直到星期四其友人才透露他的近況;另外,709案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也傳被警察暴力對待;曾爲許章潤教授奔走的耿瀟男申請取保候審也遭拒。

曾到香港紀錄反送中運動,後來以公民記者身份到武漢採訪新冠疫情的陳秋實,在二月初突然失蹤,引起外界關注。幾個月來一直沒有他的消息,直到好友徐曉冬9月17日在 Youtube 直播時透露,檢察院決定對陳秋實不予起訴,但仍被有關部門監管。

 

 

徐曉冬直播:“第一,秋實目前非常健康,身體無恙;第二,秋實仍在某機關部門的監管範圍內,沒有回家;第三,以目前秋實在國內、在香港、在日本查的訊息的情況,他沒有金錢(聯繫)、沒有顛覆(國家政權),沒有跟任何的反動國外團體聯繫,所以現在定性就是不予起訴,秋實不會被判。”

 

視頻【失蹤七個月 徐曉冬透露陳秋實最新情況】【身體健康 檢察院不予起訴但仍被監視居住】

 

臺灣中央社也援引陳秋實的友人的話,證實了徐曉冬透露的信息。

陳秋實2月6日失蹤,當時徐曉冬在推特上表示,陳秋實已被國內安全保衛警察強行拉走,送往強制隔離,其家人隨後接獲通知陳秋實被國保帶走並接受“醫學隔離”。

另外,中國“709案”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9月17日原本計劃出席美國駐華大使館在北京舉行的慶祝憲法日活動,當天下午離開住所後一度與外界失聯,直到晚上才傳出消息。王峭嶺告訴本臺記者,她走出北京東風北橋地鐵站出口後,便被兩名便衣男子搶去手機、壓倒在地上,再被五、六個人推上警車,直至晚上被釋放回家。

“大概有五個小時,我是被他們控制的,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而且被暴力對待。在這過程當中,他們說在執行公務……他們都不敢拿工作證(給我看),最後有一個警察在我面前把他的工作證晃了一下,根本不讓你看清楚是什麼。”

王峭嶺她已針對這些暴力舉動去派出所報案,她說:“我向一個方向走,他們就上去用力把我扯回來……所以我兩隻胳膊、肩膀、背和腰部今天很明顯疼得非常厲害。”

 

左起爲中國非政府組織“長沙富能”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小吳)(推特截圖)
左起爲中國非政府組織“長沙富能”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小吳)(推特截圖)

 

在中國,人權工作者、律師或相關家屬被無故逮捕、祕密失蹤、不讓律師會見等遭遇屢見不鮮。中國非政府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被逮捕的三名人士,不僅辯護律師遭撤換,改由官派律師,上週更傳出祕密開庭並且庭審完畢,但沒有通知家屬。

其中一名被捕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告訴本臺,家屬費盡心思找到官派律師的聯絡方式後,對方卻拒絕通話。她說:“他(官派律師)是聽到程淵、聽到我的名字,然後他就直接掛電話,就不接。我們其他的家屬去打(電話),接通之後仍然是(被)掛斷,然後他就把我們全部設爲黑名單了。”

施明磊質疑,撤換辯護律師的手續,以及官派律師的處理方式,包含祕密開庭未通知家屬,皆不符合法律規定,當事人的辯護權、通信權皆被剝奪。

“(官方律師)完全可以充當官方的打手,然後去欺騙當事人、誘騙當事人認罪。”施明磊說。

 

最近被刑拘的中國媒體人耿瀟男(微信截圖)
最近被刑拘的中國媒體人耿瀟男(微信截圖)

 

除此之外,9月16日,根據北京市公安局的通知書,長期替清華大學許漳潤教授奔走的北京出版人耿瀟男,其律師爲她申請“取保候審”被拒。耿瀟男夫婦在九月初被當局以涉嫌“非法經營”拘留,再次引發海內外對中國當局打壓異見的指責,美國國務院也表達關切。

人在美國的陳建剛律師就直說,中國的法律只能欺騙國際社會,對外稱依法行政,對內則是共產黨統治的工具。

“中國沒有法治,只有人治,法律只在統治和鎮壓方面有效,而對於約束政府或官員依法行政是無效的。”他說。

陳建剛也強調,近年來習近平更爲專斷,對言論管控更加嚴格,像是往文革時期“開倒車”。身爲刑事辯護律師的他也說,目前刑事辯護律師已等同廢除,因爲根本毫無作用。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陳品潔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