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用金錢重新定義"罪與罰"?

2024.05.01 10:49 ET
中國用金錢重新定義"罪與罰"? 資料圖片:2002年7月25日,法院工作人員在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準備卷宗。
路透社圖片

中國在五月一日有多條新法規和規定實施,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有關減刑、假釋案件與財產性判項執行掛鉤的規定,列明不交罰金等於不履行責任,不能申請減刑假釋。此舉是否用金錢樹立悔改標準?如此行事,是否會造成更多的司法不公平?

最高人民法院宣佈從週三(5月1日)開始,申請減刑和假釋新要求。根據最高法在週二(4月30日)公佈的《關於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審查財產性判項執行問題的規定》,列明把犯罪人有否積極履行財產性判項,即追繳退賠、罰金、沒收財產等,以及民事賠償義務等判項,作爲衡量“悔改表現”的重要因素。他們的親屬代爲交罰金,也可當作完成履行財產性判項。

新規定列明犯罪人要完成財產性判項,才能申請減刑和假釋,犯罪人在監獄或者看守所內的消費、賬戶餘額,是衡量其履行能力的標準之一。如果在監禁期間,有超出額度標準消費,但不履行財產性判項,不能申請減刑和假釋。若有拒不交代贓款、隱瞞和藏匿贓物去向或虛假申報財產等,可被撤銷減刑假釋。最高人民法院表示,新規定爲“有悔改表現”定出判斷標準,確保減刑假釋的公平,也能激勵犯罪人積極履行財產性判項。

最高人民法院把履行財產性判項作爲衡量“悔改表現”的重要因素,繳清罰金才能申請減刑和假釋。(最高人民法院網頁截圖)
最高人民法院把履行財產性判項作爲衡量“悔改表現”的重要因素,繳清罰金才能申請減刑和假釋。(最高人民法院網頁截圖)

中國律師:把減刑假釋與財產刑執行掛鉤極其荒唐

中國律師周平對本臺表示,最高法的新規定表面上是給予法院考量減刑申請的新標準,但“悔改表現”涉及主觀的判斷,難以用金錢衡量,而且新規定允許犯人家屬代交罰金,更不能以此視爲犯人有悔改的標準,只是爲法院提供更大的人治空間。

周平說:“財產判刑執行也可以視爲你是否有意悔改,這個是很荒唐的做法,但是他還是把它擰巴在一起,以利於自己可以自由作裁判。如果我想給你減刑或者假釋,我就可以去認定你確實有履行表現。如果我不想認定,即使你給了這些錢,也可以認定你沒有悔改表現。是不是有意悔改,全部掌握在裁判者手中。”

以交罰金爲減刑與否標準 等於給有錢人用錢換取自由

江蘇宜興時事評論人張建平曾協助處理多宗案件,他表示,最高法對減刑假釋的新標準,原本有其積極意義,但值得注意的是交通事故和人身傷害均有涉及財產性判項,如果這類刑事案件的犯罪人能用交清罰金,作爲申請減刑的理由,擔心會製造不公平待遇的情況。

張建平說:“譬如是人身損害的賠償,比如講交通事故,你要看涉及犯罪一方的經濟實力,有了諒解書,法院就可以判緩刑、減刑。但是問題在於中國沒有司法獨立,他有很多錢,他就要點錢就可以獲得減刑、緩刑。如果僅僅是錢的問題,而不是態度的問題,他就會傷害到司法的公信力,而沒有公開透明,最後的公正就很難保障。”

減刑假釋與錢掛鉤 成最高法新開源渠道

中國獨立評論人季風表示,中國經濟不景氣,各個政府機構和部門要拼命開源,最高法的新規定等於是容許有經濟能力的人,可以用錢換取提早重獲自由的機會,相信針對對象是涉及非政治犯罪的官員和富豪等擁有大量財產的人。

季風說:“罰款是開源,讓貪官和富豪們履行罰款和退款,這是他們開源的其中一個方面。沒收的是非法所得,現在是你合法所得的那一部分,是用於你的罰款。他不能說沒收你合法了,但是現在是在用你合法的收入去填補這些非法收入的窟窿,讓你的父母、老婆、子女、親戚去幫你填補,只要你有錢,哪怕你早年賺的那些錢都要讓你吐出來。國家現在沒錢了,從各個角落把所有那些他能逼的錢都逼出來。”

季風表示,在不公開透明的制度環境下,這次的新規定只會增加錢權交易,用錢換自由會變成惡性循環,也爲官員的腐敗行爲創造新的土壤。

(受訪者周平聲音由AI代讀)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