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夫婦仍遭關押 其獨子精神異常多次輕生

2024.05.10 11:36 ET
余文生夫婦仍遭關押    其獨子精神異常多次輕生 余文生、許豔的兒子餘鎮洋。
X平臺:@xuyan709

中國知名人權律師余文生及妻子許豔被關押已經超過一年。據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他們正在精神科治療的獨子餘鎮洋,罹患重度抑鬱,留院期間再度輕生,情況令人擔憂。余文生的朋友希望國際社會關注人權律師下一代受誅連的問題。

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和妻子許豔自去年4月,前往北京德國大使館途中被公安帶走和拘捕,至今已超過一年。本臺向多名知情人士瞭解,余文生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已在法院起訴的階段,控罪與他出獄後繼續捍衞人權有關。妻子許豔的案件再度被退還偵查,他們獨子餘鎮洋在父母被拘捕,有嚴重抑鬱症狀,不只一次嘗試輕生,在北京市回龍觀醫院精神科治療。有知情人士向本臺證實,餘鎮洋近期再度輕生,情況讓人擔憂。

知情人士說:“唉呀!余文生他兒子現在在醫院,據說又一次自殺了,這次是拿N95口罩裏面的鐵片割腕的危險行爲,正在治療。這孩子的狀況實是很可憐,他進醫院前因爲精神突發出狀況,在地鐵站看到警察想打警察,已被刑拘了近一個月,這孩子有這種重度抑鬱疾病,如果不抓緊時間治療,他一輩子就會被毀掉,真的很擔憂”

知情人士:余文生夫婦同時被捕 導致其子嚴重抑鬱

另一名知情人士對本臺表示,餘鎮洋自小性格比較內向,受父母同時拘捕的打擊,以及當局曾阻止他與外界接觸,時間長達兩到三個月,使他自我封閉,精神不穩狀況加劇,擔心餘文生夫妻知道兒子近況後也會大受打擊。

知情人士說:“余文生應該已知道兒子住院治療的事,這個孩子是他們夫妻的唯一寄託,爲人父母如果知道兒子出這樣的狀況,真的會受不了。我想他在看守所裏一定是很折磨和崩潰。如果是父母能回來,或其中一個可以陪在孩子身邊,對治療肯定是有幫助。許豔的身體也不好,一直有申請取保候審但未成功,應該是當局不想做,現在看申請取保已不大有可能。”

人權律師讉責中國政府不讓許豔取保照顧重病兒子

曾與余文生合作的流亡人權律師吳紹平關注余文生一家的狀況。他表示,余文生夫妻是受邀請出席德國大使館的活動,是正常的交流活動,批評中國政府借法律名義,打壓人權律師羣組和和民間交流活動,也是打臉德國和歐盟,同時,讉責不讓許豔取保候審的做法。

吳紹平批評中國政府借法律名義,打壓人權律師羣組,譴責不讓許豔取保候審的做法。(受訪者提供)
吳紹平批評中國政府借法律名義,打壓人權律師羣組,譴責不讓許豔取保候審的做法。(受訪者提供)

吳紹平說:“余文生夫婦他們不應當被抓,根據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也沒有任何的事實依據。《刑事訴訟法》裏有關於取保候審的規定,在餘鎮洋出現這種嚴重心理問題的情況下,根據法律規定,至少余文生的妻子許豔是可以採取取保候審措施,讓她陪護兒子,也使他能夠有機會有更好的看護。你看中共在這種情況下都不做這樣的事情,你就可以看到它是多麼的沒有人性,根本就不想講法。”

評論:中國隨有未成年人保護法 卻帶頭侵害人權

吳紹平表示,人權律師下一代被誅連的情況嚴重,敢於發聲的人權律師是重點針對的目標,除了余文生兒子外,王全璋的兒子也被剝奪入學權,中國政府是帶頭漠視法律。

吳紹平說:“教育法放在那裏、未成年人保護法放在那裏,包括刑法中也有相關保障未成年人權利的規定。王全璋兒子這麼年幼,你憑什麼去剝奪他的權利呢?你們視自己的法律如無物,肆意對年齡如此小的未成年人,去侵害他的權利,是你中共在實施國家犯罪。從余文生兒子和王全璋兒子的遭遇,看到中共所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評論:歐洲各國對人權律師下一代被打壓關注度不足

關注中國人權律師狀況多年的東京大學訪問研究員潘嘉偉表示,中國政府對人權律師的打壓從沒有停止,各界對人權律師下一代被誅連的狀況,關注度不足。

潘嘉偉說:“對於人權律師的打壓一直以來都沒有停止過,余文生的家屬這樣被誅連,兒子看着父母被人抓捕,變成有非常嚴重的抑鬱症,王全璋的兒子沒辦法上學,也會有非常深遠的影響,國際社會絕對需要繼續關注,所以習近平去歐洲、歐洲各國的態度確實是令人非常的失望。”

吳紹平和潘嘉偉均表示,希望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律師和家屬人權被嚴重侵犯的狀況,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保護下一代的權益。

記者:陳子非    責編:許書婷、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