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富能案兩週年:被徹底改變的兩個家庭

2021-07-22
Share
長沙富能案兩週年:被徹底改變的兩個家庭
Photo: RFA

湖南長沙公益組織“富能”案中,三名被捕者已和家人失聯兩年。家屬在維權的過程中,人生軌跡和生活一同被徹底改變,有家屬對法律的信念崩潰,也有家屬則變成積極發聲的維權者。

在中國擔任維權律師二十多年的吳有水錶示,在湖南長沙公益組織“富能”案件發生前,他一直擔任組織的法律顧問,更推薦兒子吳葛健雄在“富能”工作,爲弱勢社羣爭取權益。



維權律師親兒被捕 從相信中國法律到否定

不過兩年前的今天(7月22日),當時只有25歲的吳葛健雄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吳有水錶示,自己雖然熟識法律,但到現在仍無法理解兒子被捕和被控告的原因。


吳有水律師指控這是不合法的判決。(截圖自新書發表會直播)
吳有水律師指控這是不合法的判決。(截圖自新書發表會直播)

吳有水:“他們做的事無非就是協助弱勢社羣、殘障人士、愛滋病和病毒帶菌者,幫他們維護應有的權益。 如果因爲幫他們維護這一點權益居然會危害國家安全,如果一個國家的政權居然因爲這幾個公民去維護弱勢社羣的權益就可以被顛覆,就可能涉嫌顛覆這個政權的話,豈不是意味着我們國家的政權是建基於剝削弱勢社羣的權益之上嗎?你說不是很好笑嗎?我估計,連北朝鮮都不會這樣。”

吳有水錶示,在兒子被捕的過桯中,他的辯護權、與兒子會見和通訊的權利全被剝奪,他對中國法律的認知和信念被徹底摧毀。

吳有水:“感覺上好像被雷打和雷噼一樣,是徹底的崩潰,很打我自己的臉。我在幫別人打官司時都與當事人說,我們要相信國家的法律、遵守法律,我們要依法維護自己的權益。到了我兒子就這樣,是徹底的打臉,打到啪啪響,把我的臉打得很腫。實際上,所有法律在我面前都成爲一句謊話。再多的法律,只要他們需要,說推翻就可以推翻,法律制度完全崩潰,這是我真實的想法。”

妻兒生死永訣 吳有水:中國的人權有階級分別

過去兩年,吳有水要爲兒子奔走也經歷了喪妻之痛,包括妻子臨終前想見兒子最後一面的權利也被剝奪。吳有水引述前中共領導人的文章,比喻對中國人權狀況的看法。


吳葛健雄(左)被湖南當局扣押,最終也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推特圖片)
吳葛健雄(左)被湖南當局扣押,最終也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推特圖片)

吳有水:“自從我兒子被押之後,她 (妻子)的情緒完全是低落。我妻子的去世與我兒子被關的事有很大關係,在去世前不能見一面。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讀過,在80年代時,一名領導人寫過一本書,談到什麼是人。在馬克思主義者眼中,人是有階級性的,只要反對他的人就不是人。中國有人權,但人權是建立在階級基礎上,同階級的人才是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吳有水錶示,每個月最少會到長沙看守所一次查詢兒子的狀況。他擔心,兒子被長期單獨監禁,情緒會不穩定。他強調,即使機會再微也不會放棄爲兒子發聲維權。

同案另一名被告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過去2年,也沒有放棄爲丈夫維權。這宗案件也改變了她和女兒的人生軌跡。

爲下一代免於恐懼 被逼與夫分離

施明磊表示,由丈夫被捕,到她受株連的一幕,都發生在年僅5歲的女兒面前。不想女兒身心再受傷害,她被迫選擇與丈夫分隔兩地,與女兒移居美國生活。她形容,爲了下一代,再痛苦的決定也要承受。


施明磊表示女兒目擊丈夫被捕心靈受創。(受訪者提供)
施明磊表示女兒目擊丈夫被捕心靈受創。(受訪者提供)

施明磊:“我的女兒在爸爸被捕時,是當着她的面;警察、深圳的國安半夜衝進我的家,把我拘捕時,也是當着她的面。她其實有好強的不安感和焦慮感,她是受到很大的影響,她還要面對長期被迫分離的痛苦。從我個人來說,這個決定是非常難。但是從我們家庭來說,對任何一個孩子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決定是沒有錯。”

丈夫被捕 妻從不問世事到積極維權者

施明磊表示,丈夫被捕的事改變了她的家庭狀況,也改變了她對公民社會的看法。由以往的不聞不問,變成敢於發聲的維權者,她認爲,爲丈夫維權讓她感受到堅守真相的力量。

施明磊:“最大的改變是讓我認識到,在這樣的極權社會當中,我們不應該考慮它(當局)的行爲去定義自己的行爲。如果按它(當局)的標準,會令我們陷入自我審查,會有永遠的無力感和絕望的感覺。對於我們每個個體而言,基於良知和堅持底線,做我們能做的事,包括講述真相,因爲真相是對抗謊言的有力武器。”

施明磊表示,在中國,每一個維權抗爭者的家庭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身在海外的她除了關注丈夫的案件,也會爲其他有相似遭遇的家庭發聲。


記者:陳妙玲   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