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記者黃雪琴被捕一週年,司法程序一波三折

2022.09.19 11:2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公民記者黃雪琴被捕一週年,司法程序一波三折 中國公民記者黃雪琴
推特

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和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已被廣州警方拘捕1週年。他們的朋友對本臺表示,黃雪琴在同意委派代表律師後,又突然解除聘用,擔心她是受酷刑和在非自願的情況下所做的決定。

去年9月19日,計劃前往英國進修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在前往香港轉機前夕,與送行的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一同被廣州警方拘捕,二人其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至今已被關押長達一年。黃雪琴不僅不能與代表律師見面,她的朋友Tom對本臺表示,由黃雪琴家屬聘請的代表律師,早前突然被解聘。

Tom表示,黃雪琴的家屬早前曾委託她的朋友、律師萬渺渺,爲黃雪琴辯護,並已在線上預約成功會見,但其後看守所以防疫爲由,拒絕安排會見,再傳出黃雪琴解聘律師的聲明,Tom對解聘一事,感到奇怪。

Tom:"解聘律師的舉動,其實是非常奇怪,家屬委託的律師首先是她的好朋友,在第一次被捕時,也是同一人爲代理律師,雙方應該是有充分信任關係,而且她本人也同意委託這名律師,但突然間被換掉,我們非常擔心,她是在一個什麼情況下,作出這個決定?是不是自願做解聘的動作?如果她不是自願,那她是面臨什麼的壓力?會不會有受到酷刑?她的精神狀態和身體健康又怎樣?我們沒有辦法知道,情況尤其讓人擔心。"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和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被捕一週年(網上截圖)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和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被捕一週年(網上截圖)

黃雪琴、王建兵案已被移送廣州中級人民法院仍在退回偵查中

Tom表示,據瞭解,他們的案件經歷2次被退回補充偵查,8月中已移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黃雪琴現在由官派律師爲代表,王建兵沒有被更換律師,也曾經與代表律師見面。 Tom表示,王建兵目前正在調節身心狀態。

Tom:"他前5個月被單獨關押,沒有任何人可以跟他接觸,他當時的心理狀態和身體狀態都很差,因爲他本身有抑鬱。過了5個月之後,他回到正常的看守所,最少關押時有人在他旁邊,而且他沒有被更換律師,相信他現在可能在稍微調整和恢復中,最少對比前5個月單獨關押的日子,應該狀態是稍微有好轉。"

Tom表示,目前不知案件何時開庭,擔心一拖再拖,二人的情況會更差。 Tom表示,作爲他們的朋友,不會放棄呼籲各界協助,希望國際組織關注他們被長期關押的情況,也希望認識和不認識他們的人,可以寄寫信或名信片到看守所,或手持二人的相片,加支持的語句,在社交平臺轉發到聲援他們的網上專頁,代表對他們的支持和鼓勵。

王全璋:官方擴大法院權力有權不斷重審案件變相無限期扣押被告

曾經被長期關押的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表示,以往在法院受理案件後,在一審階段時,地方法院最多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2次退回補充偵查,即可2次延長在180天內結案的要求時限,但自從他的案件後,官方修改了《刑事訴訟法》當中的司法解釋,擴大法院的權力,變相可以無限期關押被告。

王全璋:"官方不斷可以發回重審,補充證據,是他們拖延案件審理的常用手法,因爲從我的案件之後,他們擴大了這個解釋,如果第二次延期後,仍然不能夠完成的審理案件,可以繼續申請重審,變相等於是無限期了。這種做法對被羈押人的權益有非常明顯的影響,長時間和無限期的扣押被監管人,本身就是一種懲罰,對他們造成很嚴重的身心摧殘,很顯然是侵害了未決犯的權益。"

對於黃雪琴現在由官派律師代表的情況,王全璋表示,官方不希望案件出現不可控制因素時,會安排官派律師擔任辯護人角色,但官派律師是可以參加案件專案組的會議,是協助官方黑箱操作案件的其中一員,只會配合官方的需要去辯護,不會爲辯護人爭取合理權益。這是官方常用,使被告人無法獲得公平審訊的手法。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 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