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富能"案官派律師態度惡劣 家屬批官派制度是法治毒瘤

2021.10.19 11:0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長沙"富能"案官派律師態度惡劣  家屬批官派制度是法治毒瘤 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聲援湖南長沙公益組織“富能”
(推特圖片)

湖南長沙公益組織“富能”案的家屬表示,案件自七月祕密判決至今都無法取得判決書,沒有能夠爲家人提出上訴。程淵家人聯絡涉案官派律師時,更被對方斥責。程淵的妻子施明磊批評官派律師參與剝奪當事人和家屬權利,是法治的毒瘤。

湖南長沙公益組織“富能”案三名被捕者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雄在七月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祕密審判,案中被判監禁的兩名被告程淵和吳葛健雄已分別移送到監獄服刑,但家屬至今仍未能取得案件的判決書爲當事人提出上訴。



家屬向官派律師索取判決書,對方稱:你打一百次也沒用

程淵姐姐週一(10月18日)曾致電負責案件的其中一名官派律師王翔,要求索取案件的判決書不成功,反被對方斥責。

王翔:“判決書呀!這個東西(律師事務)所內誰都沒有,你也不用一遍一遍打電話,你打100次都無用,這個事情你心裏不清楚嗎?你知道你打電話打到誰嗎?你打的是全國律協的副會長,我不是嚇你,是告訴你是沒用,是沒有結果,我不接你電話!”



程淵的太太施明磊對本臺表示,丈夫因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成被判監禁5年,已轉移至監獄服刑後,程淵曾於本月初致電聯絡在大陸的家人,但通話時間只有3分鐘,當家屬問及他的近況時,對話就被中斷。

施明磊表示,家屬不僅無法按法律要求,與程淵會面,她批評,官派律師拒絕交出判決書,如同主動剝奪當事人和家屬的權利,形容官派律師是法律制度的毒瘤。

施明磊:“因爲這宗案件從頭到尾都是暗箱操作,到現在爲止,我們都不知道他被判五年的法律依據是什麼,所以我們想要判決書,也是因爲要上訴,沒有判決書就無法上訴。官派律師造成我們合法的律師代表完全無法介入案件,他們已成爲法治的毒瘤。”

家屬:涉案官派律師在港澳設公司,憂做法會擴展其他地方

施明磊表示,從不同渠道得知涉案官派律師有多名,其中一人已於港澳設立律師事務所,質疑當局是否要將官派律師的做法,擴展到其他地方。

施明磊:“參與偷走程淵辯護權的是湖南省律協的會長,他還與香港和澳門的律師樓成立聯營律師樓,他們在中國這樣子辦案件,做官派律師讓當事人的權利,完全被剝奪,他成立這個聯營公司是否要將官派律師的模式,推廣到全世界呢?作爲家屬,我們有必要曝光他們。”



施明磊表示,計劃正式向湖南的司法部門投訴,要官派律師爲自己的行爲負責。

吳有水:投訴有利官派律師得到更多榮譽

同案另一名被告吳葛健雄的父親吳有水錶示,他在案件判決後,曾嘗試與涉案的官派律師聯絡,索取判決書,但對方找不同的理由拒絕,至今都未能成功。

他表示,也曾將官派律師的身份以及與對方的對話內容曝光,但都是無助於爲兒子維權。他認爲,官派律師是按照更高層人士指示行事,投訴官派律師反而對他們有利,讓他們賺取額外榮譽。

吳有水:“投訴這個事情我是不會去的,官派律師都是按照你要投訴的這些部門或者是比他們更有權力部門人員的安排,這樣的投訴毫無意義,因爲這些官派律師的是非觀念與我們正常人是顛倒,我們認爲很羞恥的事情,他們會覺得很光榮,(將事情)公佈出來後有關部門也會認爲他們頂住什麼的壓力,更有利他們得到各種各樣的榮譽。”

本身是維權律師的吳有水錶示,兒子被判刑後,曾收過培訓中心的書面通知,容許他寫信給兒子,但沒有回覆,上星期收到監獄電話通知,得知兒子已由培訓中心被轉到監獄服刑,擔心官方至今都不安排兒子致電回家,反映他的情況比程淵更差。

他表示,當局以疫情爲由,不容許家屬會見,認爲這只是官方的藉口,證明兒子和程淵是被當局特別看待的人士。他雖然不作投訴,但會繼續爭取與兒子會見的權利。


記者:鄭日堯、吳熙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