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煽顛罪判監八年曹海波 出獄後仍受打壓


2020-01-02
Share
M0102GF-1.jpg 創立“振華會”的曹海波出獄後持續受到當局打壓,經濟陷入困境。 (曹海波獨家提供, 拍攝日期不詳)
Photo: RFA

 

大型網路平臺“振華會”創辦人、江蘇異議人士曹海波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八年,刑滿出獄後一心渴望展開人生新一頁,卻持續受到當局打壓,經濟陷入困境,這也使他重新審視自己的未來。

近年中國政府鼓勵生產電動車。出獄不久的曹海波去年也看準商機,與夥伴在常州市一個車庫合作經營電動車充電樁,花了二十萬元搞裝修和添置設備,卻半年不到就血本無歸。

 

 

曹海波:“當時我的投資已經進去了。我承包了他們裏面的三個車庫。我經營了大概兩個月左右,常州當地的國保就介入了,跟合作方講,這個車庫合同中止,不再承包給我了。我合同上顯示的是要承包給我五年的,但是現在五個月都沒到它就給我中止了。當地警察就直接找轄區的街道,也找到了街道的主任和書記,然後就給物業公司的老總打電話,讓他中止我的合同。”

 

曹海波本來在常州市這個車庫經營電動車充電樁,卻因爲國保介入而血本無歸。 (曹海波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曹海波本來在常州市這個車庫經營電動車充電樁,卻因爲國保介入而血本無歸。 (曹海波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10年前,當時還是網吧與飯店經營者的曹海波開始關注時事和民生問題,基於自己有網路維護經驗,他開始組建黑客羣,並逐步發展爲網路平臺,定名爲“振華會”,宣揚民主憲政等理念。2011年“振華會”成立的同一年,他被昆明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其後判監8年,2年前才刑滿出獄。

曹海波:“公安已經警告他們(合作方)了,把我以前因爲顛覆國家政權而坐牢這個事情跟他們說了,說我的危險性很高,讓他們中止跟我的合同。它們不願意我留在常州這個地方,我到哪裏,警察都會盯着我,不讓我到處跑。所以我到哪裏我都不敢用身份證。”

曹海波遭遇尤如文革時期黑五類

他說,從入獄那一刻開始自己一直受到特殊監控。

曹海波:“‘嚴管罪’就是六點鐘起牀,而其他‘罪’是七點鐘起牀,少一點的話,‘嚴管罪’也要幹活十二個小時,各方面的管理都要比其他的要嚴格得多。而且我出獄之後還跟別的犯人不一樣,有兩個警察專門買了飛機票把我押送到鹽城,然後鹽城的司法警察又把我交到我們當地,是這樣的一個過程。”

曹海波相信,這與振華會影響力猶存有直接關係。

曹海波:“因爲當時振華會在國內還有一部分影響力,會員有一萬多個,申請入會的有三十幾萬戶,QQ羣都有好幾百個,有振華會一羣二羣一直到好幾百羣,然後振華會黑客羣、律師羣、記者羣, 各地的地方羣,我建立了大概幾百個這樣的羣。”

 

曹海波本來在常州市這個車庫經營電動車充電樁,卻因爲國保介入而血本無歸。 (曹海波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曹海波本來在常州市這個車庫經營電動車充電樁,卻因爲國保介入而血本無歸。 (曹海波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牢獄生涯也改變了曹海波的人生。

曹海波:“本來我開着網吧開着飯店,日子還算可以的,八年之後呢,我父親不在了,前妻跟我離婚了,兒子也被她帶走了,我回來之後,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了,也是身無分文,真正是一無所有了。”

政府強力打壓使曹海波的積蓄化爲烏有,卻反而激發起他重新出發的決心。

曹海波:“我的網民到現在也沒改,就算你再把我抓起來,我的想法也不會變的。我已經走了這條路了,我不可能再回頭了。如果它當初沒有判我這八年,我有可能因爲我老婆大着肚子,因爲老婆小孩而放棄這件事情,但是你判了我八年了,所有的情況都變了,我爲什麼要跟你妥協呀。”

互聯網發展日新月異,曹海波強調,自己已做好準備。

曹海波:“我們需要更多的人知道,我們不是到處招搖撞騙,在宣傳方式方面我會採取更多的,更新的,更高的科技來達到宣傳效果。我不會一味跟任何人去講民主和自由,你跟知識程度相對較高的人講民主和自由是講得通的,但是我們中國大陸不一樣,有些人沒有文化,就是地痞無賴,你跟他講民主自由,他可能不理你,還可能給你一巴掌。”

曹海波說,未來會以擱置爭議,求同存異爲前提,爭取與其他組織與媒體合作。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