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與我何干”? 浙江作家昝愛宗不堪重壓呼籲尊重人權

2024.03.01 11:54 ET
“兩會與我何干”?  浙江作家昝愛宗不堪重壓呼籲尊重人權 資料照:一輛警車停在天安門廣場。
法新社圖片

每年中國全國"兩會"期間,各地持不同政見人士都會受到嚴控。浙江異議作家昝愛宗表明自己不勝其煩,呼籲當局尊重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權利。

中國全國人大和政協會議召開前夕,浙江異議作家昝愛宗發表《聲明》說,最近兩個月,無論是在家,還是星期天參加教會禮拜聚會,經常被政保警察以及社區民警敲門找談話,給他的生活帶來很大的壓力和困擾。

昝愛宗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倡導自由寫作、自由出版。他在《聲明》中表示,自己是一個寫作者,無權無勢無錢,卻被當局視爲“重點人員”,“享受”特殊“待遇”,從兩年前中共二十大到去年杭州亞運會,先後被緊密監控和強制旅遊。

昝愛宗提出連串疑問,包括“‘兩會’與自己有什麼關係?自己既非人大代表,也非政協委員,也不是拆遷戶、上訪戶,爲什麼杭州市公安政保不肯放鬆維穩監控?”並質疑:“自己的手機爲何不能隨意關機?非得接聽對方打來的電話不可?爲何自己不能隨意離開杭州?自己到底犯了哪一條法律法規,必須‘配合’政保警察做筆錄的要求?”

昝愛宗強調,自己遵守法律,希望擁有法律保障的基本自由、基本權利,包括言論表達自由、出版自由等,也希望這些自由能受到尊重。他說,這些自由和權利都有邊界,自己希望在邊界內行動。

浙江異議作家昝愛宗(獨立中文筆會)
浙江異議作家昝愛宗(獨立中文筆會)

發表聲明後,昝愛宗被杭州市政保約談。本臺聯繫到昝愛宗,但他拒絕就《聲明》進一步解釋。

昝愛宗:“昨天(2月29日)政保找我說,不要爲境外敵對勢力所利用,不要讓我接受採訪,因爲採訪的都是敵對勢力、敵對媒體,所以讓我說‘不方便接受採訪’。今年‘兩會’好像比往年要嚴格得多。就讓我配合。”

昝愛宗因發《聲明》被政保約談

據瞭解,在會面過程中,政保要求昝愛宗對當局的工作“提意見”。基於隱私考量要求而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昝愛宗是迫不得已才發出《聲明》。

知情人士說:“壓力越來越大了。它(當局)要求一週見一面,就是很大的壓力。如果不發《聲明》(恐怕)就一天要見一面。每天都傳喚,這樣就構成了生活壓力。哪有這麼多時間精力?壓力越來越大了。”

曾因“詐騙”和“敲詐勒索罪”被判刑三年的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對於昝愛宗的遭遇感同身受。

吳立紅說:“兩會我是重中之重。兩會期間對我收緊的程度比平時要更嚴重一些,我的家四周佈滿高清攝像頭。前兩天,我說我要到南京看看我的舅舅,‘不行,我們國保要開車跟着你去’。離開監獄以後,每年到了兩會,他們不是來看我,就是押着我去旅遊,等於是我走出當年高牆鐵窗的小監獄,回到了社會的大監獄。”

觀察人士林生亮表示,中國當局在“兩會”期間嚴厲管控異議人士與“改革開放”的精神背道而馳。(林生亮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觀察人士林生亮表示,中國當局在“兩會”期間嚴厲管控異議人士與“改革開放”的精神背道而馳。(林生亮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身在荷蘭的觀察人士林生亮表示,中國當局在“兩會”期間嚴厲管控異議人士與“改革開放”的精神背道而馳。

林生亮說:“把這些所謂的重點人員擴散到一些普通人。昝愛宗就是一個寫作的人,開‘兩會’與他沒有任何關係。昝愛宗也是在這種極度壓抑的氛圍當中,不得不以發聲明疏解自己內心的憤怒和無力感。”

記者:高鋒   責編:陳美華、梒青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