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獲釋暫不上訴 曾被港府“送中”理解港人疑慮


2019-10-22
Share
image.jpg 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RFA資料圖片)

 

尋釁滋事罪成被判刑1年2個月的前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上週末(19日)獲釋。 他認爲,自己是在無辜情況下被抓捕判刑,但爲了避免再度失去自由,暫時不會提出上訴。

周勇軍上週六下午刑滿出獄,由姐姐陪同離開廣西東興看守所。他去年8月在廣西旅遊期間,被指藏有邪教資料被捕,其後罪名一度改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法院要求補充偵查後,改控“尋釁滋事罪”。

 

 

他週二接受本臺電話專訪時表示,去年在廣西探望朋友,順路去東興觀光,當局卻在缺乏罪證之下,指他利用境外社交媒體發佈反動信息,判刑1年2個月,對此他感到很不甘心。

周勇軍: “你也知道在中國大陸這種體制下,一旦收了監,一定會找個罪名來判我。公平就不用多談了。‘公平’二字,我想世界上所有了解中國的人都知道這裏的情況。肯定有政治背景的大影響。最後(當局)纔想辦法從推特上找到一點原因。我想他們是一定會想辦法定我的罪。”

 

資料圖片:2009年10月12日,香港舉行新聞發佈會後,前六四學運領袖周勇軍的女友張月衛手持周勇軍的照片。(美聯社)  
資料圖片:2009年10月12日,香港舉行新聞發佈會後,前六四學運領袖周勇軍的女友張月衛手持周勇軍的照片。(美聯社)  

爲了確保早日獲釋,今年6月,周勇軍在家人壓力下,簽下認罪書,出獄後本來打算上訴,但由於以往有認罪的案例上訴後反被加刑,最後改變初衷。

周勇軍:“我本來是打算出來要上訴的,都做好文件了,後來因爲新的訴訟法制度在嘗試當中。我們看到新的案例出來。這類型的案例在廣西的欽州有個人也是上訴,檢察院就抗訴了,給他加了刑。我這個程序走出來。我不敢用上訴這個途徑。“

52歲的周勇軍患有腰椎病等多種疾病。他說,目前沒有什麼大計,只希望在家鄉四川安心休養。

周勇軍:“與我歷史相關的30多年過去了,所以我也老了。現在滿頭白髮,滿身是病,身心疲憊。我這次回到四川成都以後。我可能要經常去醫院看醫生,先把身上的病治好。我的幾顆牙齒要掉了。腰椎和風溼、痛風都要找醫生看。沒什麼打算。我父母已經過世了。我現在是家破人亡。自己有小孩也回不去看他。我自己就一個人在土地上流浪。”

周勇軍曾移居美國。回國後曾多次被捕。在2008年,他以假護照從馬來西亞經澳門到香港探親,被懷疑和銀行詐騙案有關,被香港警方扣留。後來警方聲稱“認錯人“,把周勇軍移交至深圳警方,2010年,他被以“詐騙罪”判囚9年。

時隔多年,周勇軍對於當年在香港的經歷仍然記憶猶新。

 

資料圖片:前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右一)。(圖源:博訊網)
資料圖片:前八九學運領袖周勇軍(右一)。(圖源:博訊網)

周勇軍:“按照當時慣例,它(特區政府)不讓我入境就哪裏來哪裏去嘛,讓我原路返回嘛。它不讓我入境就算了嘛。結果它說放我,卻在半夜裏,把我偷偷移交到深圳去了,相當於放到要迫害我的人手裏,香港這種移交方式是沒有任何法理依據的。“

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觸發一場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 周勇軍的親身經歷讓他深切理解香港人的疑慮。

周勇軍:“要評價新的立法是好是壞,不需要我來重複評價,香港民衆已經有了明確的意見,明確的看法。持續那麼長時間的遊行示威,也就已經充分說明了這個問題。這種立法是把過去長期採取的做法以法律形式明確肯定下來。我認爲是對香港司法獨立的損害。”

周勇軍上世紀80年代考進中國政法大學政治系,在1989年學運期間曾擔任“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主席。

 

記者:高鋒 責編:陳美華/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