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援"白紙運動"示威者 中國官方大刀霍霍向律師

2022.12.06 11: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法援"白紙運動"示威者 中國官方大刀霍霍向律師 律師王勝生挺身而出爲白紙運動被捕者提供免費法律服務
王勝生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各地興起"白紙運動"後,一批來自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組成法律團隊,自發爲被捕者和家屬提供免費法律服務。發起人接受本臺專訪時披露,連日來,她和其他律師接連受到各地司法局和警方干預,部分人不堪壓力決定退出。爲此,她決定以書面向當局剖白。

 

 

河南律師王勝生隸屬廣州一家律所。上週,廣州司法局派人到律所帶走王勝生以往所有案卷。

王勝生:“他們(廣州司法局)派了黨委的人來。我們接案就要正式籤合同,收了費用得要開發票。它就是要查你是否合規,就是你做案子有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敏感案子有沒有備案。你憑什麼要查就查。你肯定是有針對性想要找我的毛病。針對我的原因就是我提供了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你憑什麼認爲,我提供這項法律諮詢服務是惡意的呢?甚至想通過律所進行施壓?管理者,你的權限在哪裏?是否知道不可濫用職權?”

11月底,新疆烏魯木齊一場大火導致中國各地出現抗議活動,並相繼傳出有抗爭者被抓或失聯的消息。

義務律師們負重前行

王勝生挺身而出,發起爲“白紙運動”被捕者提供免費法律服務,其後有接近30名維權律師響應號召。王勝生接受本臺專訪時透露, 連日來,幾乎所有參與的律師都受到司法局、甚至公安查問。

王勝生:“除了司法局,國保也找他們了。我這邊是鄭州的國保找到我,因爲我人在鄭州。像(福建的)林寶成律師也被廈門的國保找到了。盧思位是成都的國保在找他。我不明白我們的行爲(提供法律資訊服務)連警察(也出面)。警察的權限在哪裏?是干預別人提供法律服務?”

王勝生特意建立的微信羣也遭到封鎖。

王勝生:“我的微信賬號被限制了功能,導致我不能在羣裏發信息,或者公開(律師團)名單有何變動。我也發不了微信(朋友)圈。誰也不能在裏面發信息。”

王勝生因發起免費法律服務遭河南警方查問(王勝生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王勝生因發起免費法律服務遭河南警方查問(王勝生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向抗爭者表謝意 王勝生無償提供法律服務

面對壓力,王勝生決定書面向當局彙報組建律師團的心路歷程。她寫下,自己不怕奧密克戎,怕的是隨時隨地可能被禁、被隔離、被封控。堅決“清零”的決策者卻不惜讓國和國家付出代價。

王勝生在彙報裏提到,她被一條集體喊着“不要核酸”、“不要健康碼”的短視頻所打動,也看到了有人因爲舉起一張白紙而被帶走,爲了對抗爭者表示感謝,她決定提供電話法律諮詢服務。

王勝生:“有人既然說需要律師或法律人士的幫助,可能我的水平也有限,可是,如果有人信任我,願意問我,我就提供資訊。後來我就問,有沒有別人願意一起,因爲我要帶小孩,我怕我兼顧不完全,我們就來了。我沒把它當成一個什麼組織。誰願意誰就來。我就列出名單給大家公佈出來。”

讓我們爲自己而活

王勝生的書面彙報以“讓我們爲自己而活”爲題。

王勝生:“ 我要告訴我的上級這件事是怎麼回事。前前後後的原因我要講清楚。我們這些領導們,你們不是在惡意揣測我做這件事的目的和原因嗎?那我就向你們全面彙報。這的確是一個特別簡單和普通的諮詢服務。我甚至沒有說出我們每個人的律師背景或者律所,跟我有沒有律師證都沒關係。”

律師團組成至今先後接到三十多起查詢。王勝生促請當局不要漠視抗爭着的訴求。

王勝生:“這些表達者應該受到善良的看待,(當局)應該看到他們的無助、他們的被迫、他們的沮喪。我們爲他們提供一點法律服務不是也是出於一點點的善良和共鳴嗎?爲什麼管理者不信任自己的民衆?對所有示威都充滿了不信任?”

她強調,自己的基本訴求是迴歸正常生活秩序:不要強制核酸檢測,也不要健康碼。

 

記者:高鋒    責編:許書婷、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