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永沛案牵涉国家机密恐遭秘密审讯

2020-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5月25日,广西律师覃永沛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被除牌是司法部部长傅政华亲自下令。(覃永沛独家提供)
2018年5月25日,广西律师覃永沛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自己被除牌是司法部部长傅政华亲自下令。(覃永沛独家提供)

 

广西律师覃永沛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波三折,继早前案件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家属委托的律师也被迫退出案件,而且由于案件涉及所谓“国家机密”,对覃永沛极为不利。

覃永沛失去自由5个多月以来,妻子邓晓云为了帮助他脱罪,一直疲于奔命。周二,邓晓云再度被当局骚扰。

 



邓晓云:“南宁市高新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和两个民警去找我哥,威胁说要抓我, 说我在推特发布覃永沛的消息,再管覃永沛的事要把我抓起来,街道办突然之间跑去我大女儿上班的地方找她,要我大女儿找我。害怕肯定是害怕,但是我没有选择,两夫妻有难肯定要同当。”

 

覃永沛妻子邓晓云(视频截图)
覃永沛妻子邓晓云(视频截图)


家属原本委托湖南律师谢阳出任覃永沛辩护律师,在当年“709案”中,谢阳和覃永沛一样被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谢阳:“事实上,长沙市国保支队以前办过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当时我跟他们妥协,他们承诺,我可以代理所有案件,但是国保背信弃义,给我们律师事务所施加压力,迫使他们不允许我代理危害国家安全案。”

由于律师事务所不允许,谢阳无法为覃永沛辩护。他说,覃永沛案只涉及网上言论,加上他不肯认罪,当局要以“煽颠”入罪并不容易,补充侦察只是为了延长羁押期限。

谢阳:“检察院和法院仅仅是一个傀儡,背后有国保系统来支配他们, 检察院和法院只是橡皮图章,对外补充侦察也是为了配合公安机关实施对覃永沛律师的羁押。”

他说,目前看来,有一点对覃永沛非常不利。

谢阳:“覃永沛这个案件牵涉到国家机密,以前从“709事件”开始都没有提及过国家机密,一旦认定是国家机密,这个案子就会秘密开庭身体,这对覃永沛极为不利。”

谢阳担心,覃永沛一旦成功入罪会成为先例,以后每当“危害国家安全“涉案人不认罪,当局都会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秘密开庭审理。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