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审一年音讯杳然 许艳:余文生恍如在中国消失

2020-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协助“709事件”涉案人维权的律师余文生去年被当局秘密审讯,时隔一年还没有判决,而且音讯全无。图为,2019年10月30日,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门前声援丈夫。(法新社图片)
协助“709事件”涉案人维权的律师余文生去年被当局秘密审讯,时隔一年还没有判决,而且音讯全无。图为,2019年10月30日,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门前声援丈夫。(法新社图片)

 

协助“709事件”涉案人维权的律师余文生去年被当局秘密审讯,时隔一年还没有判决,而且音讯全无。一直为此案奔波的家属承认已作好最坏打算。有人权团体认为事态不寻常。

去年5月9日,余文生案出现突破进展。妻子许艳在北京的家传来敲门声。

 

 

许艳:”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男的。他就说了一句话,‘今天正在开庭,你有没有需要帮助的?’然后我问他,‘谁在开庭?是不是余文生在开庭?’他没有回答然后就走了。”

许艳就是这样获悉余文生案已秘密开审。经过多次交涉,徐州法院到去年年底才正式确认。

许艳:“法官(正式)承认是在2019年12月25日。我们经过多次争取以后,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在大厅与我见面,他口头回答说,‘还没有判决。’”

 

 

从秘密开庭到现在转眼已经一年,余文生依然音讯全无。

丈夫被捕以来,许艳先后写过几百封信到地方和中央监督部门,全部石沉大海。

许艳:“过去两年半以来,我给了三级,就是徐州市,江苏省,以及最高的,而且是几个部门,什么法院,检察院,公安,监察委,人大,包括律师,司法局,就是能想到的几个部门,我全写了申请监督的信件,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回复。伤心,失望,无助。”

按照许艳的说法,余文生这个人已恍惚在中国消失,在网上替丈夫维权也越来越困难。

许艳:“所有他以前的账号,网路上的那些纪录,全部没有了。网路上有很多他以前办的案子,有很多信息的一个人,后来他失去自由以后,一搜‘余文生’,网路上就没有他任何信息,而且我发现,微信很难发出去。文章中只要有余文生三个字就发不出去。”

眼看着709律师王全璋能与妻儿团聚,许艳希望丈夫也能早日重获自由,但她承认,从目前情况看来,难以乐观。

 

资料图片: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余文生独家提供)
资料图片: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余文生独家提供)

许艳:“我还是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到现在为止,我一点都没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身体情况怎样。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判,或者判多长时间,或者他现在人在哪里。”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悦认为,当局处理余文生案的手法是近年来所罕见。

陈悦:“就算是王全璋律师这样的案子,当然他的羁押时间非常长,超过了三年,但他秘密审讯后不到一个月,判决都下来了,十二月审判,一月份判决就下来了,你看余文生他一年也没有结果。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余文生受到怎样的对待。这是存疑的。我们也很担心他在里面的人身安全。这是家属和国际社会非常担心的。”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香港支联会以及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发表联合声明,要求中国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余文生,并停止阻挠余文生家属和律师依法维权。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