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審一年音訊杳然 許豔:余文生恍如在中國消失


2020-05-11
Share
000_1LV06U.jpg 圖爲,2019年10月30日,維權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豔在徐州市看守所門前聲援丈夫。(法新社圖片)

 

協助“709事件”涉案人維權的律師余文生去年被當局祕密審訊,時隔一年還沒有判決,而且音訊全無。一直爲此案奔波的家屬承認已作好最壞打算。有人權團體認爲事態不尋常。

去年5月9日,余文生案出現突破進展。妻子許豔在北京的家傳來敲門聲。

 

 

許豔:”我打開門一看,是一個陌生的男的。他就說了一句話,‘今天正在開庭,你有沒有需要幫助的?’然後我問他,‘誰在開庭?是不是余文生在開庭?’他沒有回答然後就走了。”

許豔就是這樣獲悉余文生案已祕密開審。經過多次交涉,徐州法院到去年年底才正式確認。

許豔:“法官(正式)承認是在2019年12月25日。我們經過多次爭取以後,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官在大廳與我見面,他口頭回答說,‘還沒有判決。’”

 

 

從祕密開庭到現在轉眼已經一年,余文生依然音訊全無。

丈夫被捕以來,許豔先後寫過幾百封信到地方和中央監督部門,全部石沉大海。

許豔:“過去兩年半以來,我給了三級,就是徐州市,江蘇省,以及最高的,而且是幾個部門,什麼法院,檢察院,公安,監察委,人大,包括律師,司法局,就是能想到的幾個部門,我全寫了申請監督的信件,但是幾乎沒有一個回覆。傷心,失望,無助。”

按照許豔的說法,余文生這個人已恍惚在中國消失,在網上替丈夫維權也越來越困難。

許豔:“所有他以前的賬號,網路上的那些紀錄,全部沒有了。網路上有很多他以前辦的案子,有很多信息的一個人,後來他失去自由以後,一搜‘余文生’,網路上就沒有他任何信息,而且我發現,微信很難發出去。文章中只要有余文生三個字就發不出去。”

眼看着709律師王全璋能與妻兒團聚,許豔希望丈夫也能早日重獲自由,但她承認,從目前情況看來,難以樂觀。

 

資料圖片:2018年1月16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銷執業資格通知書。(余文生獨家提供)
資料圖片:2018年1月16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銷執業資格通知書。(余文生獨家提供)

許豔:“我還是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到現在爲止,我一點都沒有他的消息。不知道他身體情況怎樣。我現在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判,或者判多長時間,或者他現在人在哪裏。”

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陳悅認爲,當局處理余文生案的手法是近年來所罕見。

陳悅:“就算是王全璋律師這樣的案子,當然他的羈押時間非常長,超過了三年,但他祕密審訊後不到一個月,判決都下來了,十二月審判,一月份判決就下來了,你看余文生他一年也沒有結果。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余文生受到怎樣的對待。這是存疑的。我們也很擔心他在裏面的人身安全。這是家屬和國際社會非常擔心的。”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和香港支聯會以及臺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發表聯合聲明,要求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余文生,並停止阻撓余文生家屬和律師依法維權。


記者:高鋒  責編:胡力漢  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