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余文生遭羁押一千天 家属会见六国人权官员


2020-10-15
Share
121553389_3370472243047202_2309254392112839450_o.jpg 周二(13日), 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右三)与另一律师覃永沛的妻子邓晓云(右二)在北京与美国、欧盟、加拿大等六个国家的人权官员会面.介绍案件最新进展。(推特图片)

 

今年10月15日是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遭当局羁押第一千天的日子。余文生去年被当局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后,目前健康状况持续恶化,上诉过程也一波三折。家属日前就此向美国和欧盟等六国人权官员反映情况,以寻求国际声援。

周二(13日)在北京欧盟使馆的会面里,余文生妻子许艳会见了美国、加拿大、法国、荷兰、瑞典与欧盟6国人权官员。她说,列席的还有另一位维权律师覃永沛的妻子邓晓云。

 

 

许艳:“主要是介绍余文生和覃永沛两位律师案件的情况,请求他们关注。人权官员们也表示关注吧。”

 

图为,2019年10月30日,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门前声援丈夫。(法新社图片)
图为,2019年10月30日,维权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徐州市看守所门前声援丈夫。(法新社图片)

2018年年初,律师余文生在北京被当局带走,星期四是他失去自由第1000天。两天前,他再度获安排与代理律师会面。与两个月前比较,余文生右手的伤势明显恶化。

许艳:“他以前右手已经颤抖得不能写字,实际上继续关押只会让他的右手恶化,无法治疗。这次的情况是他已连续咳嗽了20多天,徐州市看守所夜里也没有热水,提供一下水或者给他带去治疗是很容易解决的。这有没有故意打压或故意让他的身体恶化呢?右边的一颗大牙掉了,左边的牙齿不能嚼东西,很难吃饭。”

她相信,丈夫牙齿脱落与人为因素有关。

许艳:“除了(怀疑受到)酷刑虐待,他肯定长时间营养不良,不让买牙膏这些就没法正常刷牙,肯定对牙齿会造成伤害。不会有牛奶喝,连热水都没有,只能喝自来水,这反差对他的身体肯定是很大伤害。”

 

资料图片:2017年2月24日,中国律师余文生在北京办公室。(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7年2月24日,中国律师余文生在北京办公室。(美联社)

江苏徐州市法院今年6月闭门裁定余文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监4年。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表示,律师为了增加二审的胜算,向高院要求录制卷宗的光盘却一再遇到障碍。

知情人士:“复制这个光盘,他们说要讨论一下,最后他们觉得还是无法拒绝我们,因为有法律规定,只好同意我们复制。蔺律师(蔺其磊)的律师证,他们一看没有年检,就不让他复制。加上量比较大,一直没有复制完,没有设备,全靠我们自己带过去,时间上又卡的很死。”

也因此,知情人士并不看好二审的结果。

知情人士:“司法机关非常官僚,不会考虑你的方便,只管自己方便。它肯定是想让我们复制完之后就直接提交辩护词,肯定是不行的。”

余文生是2015年“709大抓捕”案件的辩护律师之一,曾为王全璋等多名同行辩护。王全璋早前已重获自由,但余文生自2018年被带走后,再也没有见过家人。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