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常瑋平監居期間疑再遭酷刑並萌生死念

2020-12-02
Share
律師常瑋平監居期間疑再遭酷刑並萌生死念 律師常瑋平
臉書圖片


遭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監視居住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日前獲准與家屬見面。家屬懷疑常瑋平在監視居住期間遭受不人道對待,擔心他不堪折磨會選擇走向絕路。

常瑋平與父親常拴明的會面安排在陝西寶雞市一座派出所裏進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週三(2日)向本臺表示,與以往相比常瑋平明顯消瘦。常瑋平要求父親轉告妻子不要爲他的事發聲,講的時候語速緩慢,種種跡象使人懷疑,這到底是否他的心裏話。

知情人士: “從他父親的描述來看,他是用盡了氣力,把那句話給喊出來。他父親說,他的眼睛通紅,說話像在背誦一樣,人的思維反映也遲鈍了,這就說明他應該是受到酷刑了。”



整個會面過程不到10分鐘。據說在告別一刻,常瑋平在父親身後喊出了一句話,“讓我爸和我媽好好活着”。

知情人士:“按照他父親的講法,雙方告別的時候,他喊出那句話是用盡氣力的,是不想活的這種狀態,應該是被折磨得難以忍受,所以他覺得自己可能也活不了,或者他自己也不想活了。從他喊出這句話看來,他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所以他纔會叫他父母好好活着。”


視頻【拍攝短片披露公安酷刑】


當局一反常態,安排常瑋平與家屬會面的動機,備受質疑。

知情人士:“國際社會的關注,還有國內民衆的關注,對當局構成壓力;也不排除常瑋平一直在堅持或者抗爭,導致當局作出權益之舉,讓他們父子見面,消弭這種影響,控制輿論,應該是他們最重要的盤算。”

本臺多次撥打常拴明的手機,但一直無人接聽。

知情人士:“他父親是一個老黨員,他的妻子在深圳工作。他們甚至跑到深圳找他的妻子,找她的單位,威脅她,不容許她爲丈夫呼籲發聲,同樣也不容許常瑋平的父親爲自己的兒子呼籲。他們千方百計威脅常瑋平家屬,導致家屬不能更好跟社會溝通,反映他們的冤屈。”

常瑋平是80後維權律師,長期參與人權和公益案件,代理過多起艾滋病及性別就業歧視案件。去年12月,他與多名維權人士參與討論時政的廈門聚會;今年1月,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遭監視居住,其後獲取保候審。兩個月前他上載短片,透露在監視居住期間曾遭受酷刑,包括被剝奪睡眠權利,每天銬老虎凳等等。視頻發佈後不久,常瑋平再度被抓。

國際人權組織 “國際特赦”研究員“啓安”譴責當局對常瑋平實施監視居住。

“啓安”:“他在視頻裏也提及他有坐過老虎椅,除了他以外,也有其他個案提到類似的酷刑手法。聯合國在內的人權專家都曾提到,監視居住本身作爲拘留的方法就是違反人權的。嫌疑人不能見律師,不能見家人,根本無法確定他有沒有受到酷刑。”

“廈門聚會案”其他兩名主要涉案人許志永和丁家喜,目前被關押在山東臨沭縣看守所。他們被批捕後音訊全無。

“啓安”:“不少被監視居住的人出來之後都會講,當局希望他們認罪或者提供一些資料。當然我們不知道,在常瑋平的個案裏面,當局想要他講些什麼資料,但是整個行動就是想要把參與廈門聚會的維權人士或律師全部打壓。”

據瞭解,當局除了向家屬,也向兩名律師張科科和張庭源施壓。兩人早前已退出該案。


記者:高鋒、責編:胡力漢、何平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