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和瑞典人士聯合爲劉霞狀況呼籲


2014.01.13 10:10 ET
lxb622.jpg 聲援劉曉波和劉霞的活動 (網絡資料圖片)

一月八號,德語世界最有影響的報紙《法蘭克福匯報》首發了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和瑞典文學院,瑞典筆會的兩位最高負責人聯合爲劉霞狀況呼籲。

去 年十二月十號國際人權日,瑞典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儀式舉行時,著名流亡作家、法蘭克福書展和平獎獲得者廖亦武,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流亡詩人王一樑、畫家 孟煌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了裸奔,抗議瑞典文學院一二年把文學獎授予莫言,以及由此產生的對於一零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太太劉霞女士的迫害加劇裸奔抗議引起瑞典知識界和媒體的關注,爲此,貝嶺和瑞典諾貝爾評獎委員會主席、瑞典文學院常務祕書等兩位瑞典文學院院士決定三人聯合爲劉霞的自由發出呼籲。 這篇起自瑞典和美國的呼籲,一月八號在《法蘭克福匯報》突然首發,爲此呼籲更加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關於這封聯合署名的文章的緣由和成文,以及爲何在德文媒體得到首發,發起人、起草人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先生特別接受記者的採訪。

貝 嶺會長首先對記者說,“這篇文章的背景就是在十二月十號,國際人權日爲了聲援正在困境中的,身體不好的劉霞女士在北京的狀況,以及爲了彰顯目前國際社會對 於劉霞和整個中國獄中政治犯的相對漠視。裸奔事件後我們和瑞典筆會負責人有一次見面,見面時有我和廖亦武,還有筆會祕書長張裕。瑞典筆會對於我們的主題訴 求是非常支持的。”

關 於這次會見,貝嶺會長介紹說,“我還記得那一幕,就是當他看到那張劉霞女士哭泣的照片後立即就有一個震撼,他馬上說,瑞典筆會願意拿出兩千塊歐元來做一個緊急的人權救助,比如說爲劉霞的上訴。之後瑞典筆會建議在瑞典的報紙上,以我的名字發表一篇關於劉霞狀況的文章,他說他可以負責幫助在瑞典的最大的日報上 發表。”

關 於成文及其後的發展,貝嶺會長介紹說,“那之後我就回來,寫出來以後我們把它翻譯出一個英文初稿,然後把它交給瑞典筆會的國際祕書。這位國際祕書是瑞典的一位很有名的出版家,這位國際祕書開始翻譯的時候告訴我,瑞典文學院的常務祕書,也就是相當於瑞典文學院的院長,瑞典文學院最高的職務就是常務祕書,彼特 •英格隆德(Peter Englund),他願意跟我一起署名這篇文章。也就是在某種意義上顯現出瑞典文學院最重要的負責人,至少是以個人的名義對我們的支持。我當然非常高興,因爲就此瑞典文學院可以有一個明確的態度,尤其是最高負責人。

在這個過程中說,瑞典筆會的國際祕書在他翻譯過程中接着又告訴我,說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佩爾•韋斯特伯格(Per Wästberg), 他和英格隆德倆人都是瑞典文學院院士,他也是兼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兼國際筆會的榮譽會長,他也願意加入簽名,那麼我們的呼籲一下子就變得更加完美了。這兩位瑞典文學院最高的、最重要的代表簽署了我們的這個呼籲,無疑也代表了我們在上個月的裸奔事件在瑞典文化界,電視上、報紙媒體上已經引起他們關注到了劉霞事件。”

《法 蘭克福彙報》是德語世界最有影響的報紙,關於這篇起自瑞典和美國的文章爲什麼會在德國首發,貝嶺會長介紹說,“因爲我常年在德國,有固定的譯者,包括我的那本書《劉曉波傳》的譯者馬丁•溫特,他很快就翻譯出來了。翻譯出來就給了《法蘭克福匯報》,結果竟然就成了《法蘭克福匯報》比英文《紐約時報》和瑞典報紙更早的出版者,成了最早發表的報刊。這篇最重要的文章的題目是‘我們的呼籲’,另外一種也可以翻譯成‘劉霞的狀況很危險,危急’。”

以上是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