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参加海外中国民主研讨会中国公民遭迫害

2017-0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国安作为证据的包括张杰(Zhang Jie)在内的去年八月在丹麦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之路研讨会合影(天溢提供)
被国安作为证据的包括张杰(Zhang Jie)在内的去年八月在丹麦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之路研讨会合影(天溢提供)

因为到欧洲探友期间的言行,回国后立即受到国安的迫害和敲诈的张杰,感到中国政府严密的监视迫害依然是无处不在,不分种族、男女老幼。

二月十三号,北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和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机场被离奇地毒杀。这个人们只有在电影上看到、在记载共产党历史的书上读到的残暴恐怖行为,人们再次在现实中经历。那么时下是否这样的恐怖迫害已经只是陷于权力阶层,社会中的一般民众及家庭不再受到严密监视和控制,在海外的一般民众也早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严密监视了呢?

上周,在金正恩事件刺激下,来自北京的张杰(Zhang Jie)向记者揭示了他最近的经历。

关于他没有想到的迫害,他介绍说,“我是一六年八月份的时候,在境外,欧洲丹麦参加了一个会,第三届中国之路研讨会。参加这个会后我回到了北京,第三天公安就到我们家抄了家,把我抓走了。大概在里面呆了不到一个月,经历了各种折磨,后来通过家里找关系,跟他们接触交涉,花了一部分钱,给我取保了。后来我就又通过朋友跑了出来。”

关于国安对他的指控,张杰说,“公安给我摆出来了一些我跟蒙古族的、维吾尔族的,如多里坤、迪里夏提一起的合影照片。因为我在那个会上说了,希望境外的民主人士多关注一下国内的维权的弱势群体,少数民族,西藏啊、新疆啊、蒙古族啊都应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他们就说我是分裂国家,和藏独、疆独恐怖分子勾结。他们所谓的证据就是这些。”

在北京开出租车的张杰说,他真的是没想到如此严重的迫害及无法预测的后果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所以他感到,不是只有金正男要小心、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止是维族和蒙古族的多里坤、席海明要注意安全,在这个政府统治下,任何人即便是在海外都要小心。对此他说,“说实话,我是没想到这件事是如这么复杂。我只是因为在这边有个女朋友,有可能女朋友不在这边我也不会参加这个会,只是顺道玩玩。我觉得,参加这个活动我也没有非常激进的那种,要如何、如何。我本身不是特别激进的人。这回去他这么一折磨我,我倒是变得有些激进了。对于这件事他们怎么会掌握这么多的情况,我现在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事情,我觉得可能是参加这个会的哪些人员非常复杂的。我说不清楚,也想不明白。”

 

(特约记者:天溢 )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