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教師逃亡泰國 卻被中國公安脅迫

2022.11.03 05:0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內蒙古教師逃亡泰國 卻被中國公安脅迫 呼和浩特蒙古族教師阿迪亞(吳國興)獲釋後,擔心遭綁架回國。
阿迪亞提供

來自內蒙古呼和浩特的教師阿迪亞曾參與反 “雙語教育”運動,逃亡到泰國曼谷並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不久前他在被泰國警方以“非法入境”拘捕後,中國政府多次試圖將他引渡回中國。阿迪亞獲得保釋後,週四對本臺披露了被中國公安脅迫的過程。

現年34歲的阿迪亞,中國護照和身份證上的名字是吳國興,曾經在內蒙古呼和浩特經營一家蒙古語培訓中心,教蒙古族學生蒙古語和軟件編程。他因爲參與了當地蒙古族人反“雙語教育”運動,遭到公安跟蹤監視,於2021年1月3日離開中國,經柬埔寨逃亡泰國。

阿迪亞本週四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說:“我是在10月3日,在出租房內,上午九點多,房東帶着移民局的人來敲門,要我出示證件,當時我證件沒有帶在身上,他們就把我帶到了移民局。他們說中國有一份通緝令,要把我遣返到中國。當晚我就被關在警察局看守所。”

阿迪亞說,他先被羈押在看守所,其後被轉到泰國移民監獄隔離點。10月8日上午,警察告訴他,有中國政府方面人員要把他帶回中國:“10月8日晚上九點把我帶到移民局總部,次日,中國大使館人員還有4箇中國警察來找我,一個是內蒙古公安廳的,一個是公安部刑警隊長姓陳(女性),還有一個公安部警察。他們讓我承認在國內的犯罪事實,要我填寫回國認罪申請書。”

阿迪亞獲得聯合國難民證。(家屬提供/記者古亭)
阿迪亞獲得聯合國難民證。(家屬提供/記者古亭)

中國公安逼迫阿迪亞寫認罪書

中國公安指阿迪亞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要他在法律文書上簽字承認。阿迪亞說,他被羈押期間,中方人員兩次找他談話,要求配合警方回國調查:“他在語言,還有肢體上都讓我感覺到威脅,讓我逐字抄寫他們擬定的認罪書。我說我是聯合國難民,受到保護。他說,你的難民證上只有15個月的保護期,保護期過後中國大使館可以強制遣返你回國,然後我說不願回國,我表明了態度,堅決不回國。”

阿迪亞說,警方還告訴他,回國解決問題後,會給他買機票重回泰國。對於公安以涉嫌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指控阿迪亞,他說:“我是自己開辦公司,共產黨嚴令禁止我繼續營業,學生繳納的所有學費全部退還了,老師的工資也發完,剩下投資者的不足10萬元(人民幣),有投資協議。如果公司不能營業,風險共同承擔。”

中國在內蒙古、新疆以及西藏等少數民族地區推行以漢語取代少數民族母語教育,由來已久。2020年8月下旬至9月期間,內蒙古通遼市、鄂爾多斯市、呼和浩特市等多地的數萬學生和家長髮起罷課及抗議集會,反對當局加強漢語教學,進一步淡化蒙古族母語教學。

本臺下屬的博納新聞(Benarnews)記者幾次聯繫泰國警方,請求針對阿迪亞的遭遇做出回應,但是一直沒有得到回覆。

阿迪亞在泰國遭人開車衝撞

參與抗議活動的阿迪亞回憶,他和同伴因此受到便衣監視及跟蹤,感到自己處境危險:“那個時侯,在呼和浩特市,我們參加了遊行活動,在內蒙古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門口,我們幾個朋友一起去參加集體抗議三至四次。警察就到我家裏去檢查我的手機、電腦、硬盤,刪除我所有相關視頻、照片。每天有警察、國安過來監視你每天幾點出門,去哪裏。”

2021年1月3日,阿迪亞離開中國到柬埔寨,23日經“蛇頭”(嚮導)協助進入泰國,其後和哥哥以及家人在清邁生活,期間遭到疑似有中方背景人士駕駛車輛衝撞。他說:“在清邁,有一次是中國便衣開着一輛車,把我們在一起的包括我哥哥,嫂子、我侄子,我們四個人撞了。”

根據泰國法律,處於保釋期間的阿迪亞每週需要向警察報到一次,不得離開泰國。他和家人非常擔心遭到綁架。他期待聯合國難民公署早日安排他和家人前往美國,開始新生活。

記者:古亭    責編:許書婷 溫曉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