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中共媒體影響力正滲透全球


2020-01-15
Share
1 自由之家高級研究員莎拉•庫克。(大紀元)

1月15日,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特別報告,揭露中國政府近年來如何通過新聞媒體快速擴展其全球話語權,並通過三大“利器”正在實現這一目標。本臺記者家傲採訪了報告作者、自由之家高級研究員莎拉•庫克,瞭解這份報告的主要內容。

記者:2013年,您曾寫過一份報告,披露中共對媒體的控制、對國際媒體的影響,而這份最新報告是它的延伸。既然兩份報告都是您寫的,您能講講中共的全球媒體影響力發生了哪些重要變化嗎?

 

 

庫克:在第一份報告當中,我的重點是審查機制,沒有過多地談及宣傳機制。就從審查機制來說,中共使用的策略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審查範圍變得更大了。

中國外交官對外國記者施壓、籠絡國外媒體所有者,進行自我審查等不同的“蘿蔔”和“大棒”,長期以來針對的是海外中文媒體和《紐約時報》這樣的大型國際新聞機構。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我們注意到了這樣的審查機制被運用到其他國家的主流媒體中。

記者:在這份報告中,您談到了中國政府提升全球媒體影響力的三大工具,分別是宣傳、審查和信息傳遞。這三者的關係是什麼?

1月15日,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特別報告,揭露中國政府近年來如何通過新聞媒體快速擴展其全球話語權。圖爲自由之家網站。(網站截圖)
1月15日,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特別報告,揭露中國政府近年來如何通過新聞媒體快速擴展其全球話語權。圖爲自由之家網站。(網站截圖)
庫克:我覺得這三大工具都爲一個終極目標服務,那就是在展現一個正能量的中國和中共的同時,壓制批評聲音和異議人士。這就是爲什麼信息傳遞很重要,它意味着我們不再只是討論宣傳或是審查,而是對媒體的控制,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傳播任何信息。我認爲,信息傳遞提升了宣傳和審查的效果。

記者:你還談到中共是如何傳播它中意的內容和故事的。那麼,中共在國內外的媒體宣傳機制有什麼不同呢?

庫克:兩者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在國內,中國幾乎壟斷了媒體產業;在國外,情況就複雜得多。我認爲中共在國外遇到的問題之一就是,對於海外的很多受衆來說,他們不會特別去關注中國官媒。如果他們意識到這些媒體有官方背景,他們對這些消息的信任度也會打折扣。

這就是爲什麼,你會看到不同程度的僞裝或是所謂的“借船出海”。換言之,他們把中國官媒的內容嵌入了國外的主流媒體。這樣一來,如果你買了一份《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或是其他國家的主流報紙,你就不用再去買《中國日報》了,因爲前者包含了中國官媒的內容。

記者:你還談到中共打壓海外負面新聞的不同手段,審查顯然比宣傳更難被外人識別。那麼,你是否認爲審查機制較宣傳機制更爲隱蔽呢?

庫克:是的。我認爲審查機制通常更隱蔽,影響可能也更惡劣。我認爲在目前看來,中共海外審查機制的規模可能還比不上宣傳機制,但兩者是相輔相成的。

有一些國家對國外投資者投資本國媒體作出限制,我認爲這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不但只是對於中國來說,對於來自其他國家的國外影響力來說也都適用。

記者:隨着中國持續擴張它的海外媒體影響力,您認爲我們還將會看到哪些趨勢?

庫克:我認爲,我們會看到更多“買船出海”的例子,而不只是“借船出海”的例子。換句話說,就是購買海外媒體或社媒平臺的股份。當然,這些買家不一定是中國國企,也可能是與當局關係密切的私企。

它們不單單有政治目的,可能也有商業目的。但我認爲,這些股份給予了中共更多的操控空間,這也是爲什麼信息傳遞很重要。這不只是中共是否會審查一切敏感問題,而是當中共感到非常不安或有某種特殊目標時,這些海外媒體可能不得不服從於中共的指示。

記者:家傲     責編:何平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