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島現“黑工”陷阱 中國海外勞工市場亂象叢生


2019.03.26 17:1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塞班島上的中國建築工人在帝國太平洋賭場前抗議。(美聯社)

因建造塞班島的一家賭場而受工傷的幾名中國勞工,近日起訴了項目開發商及幾家勞務承包公司,指控他們販賣人口並強迫工人勞動。這起訴訟可以追溯到兩年前,其間發生的事情反映了海外勞工市場的亂象。

這份本月中旬修改過的起訴狀顯示,七名中國工人對金螳螂(北马里亞納羣島)建築裝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螳螂”)、項目開發商以及另一家勞務承包商提起訴訟,控訴他們販賣人口和強迫勞動。

本案緣於美國塞班島的一個名爲“博華皇宮•塞班”的娛樂度假村,包括一座豪華賭場和五星級酒店。這個項目的開發商是總部位於香港的博華太平洋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華太平洋”)。

博華太平洋把這個度假村的建造項目承包給了至少四個勞務承包商,分別是金螳螂、中冶國際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冶國際”)、南京倍立達新材料系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倍立達”)、以及神州長城國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神州長城”)。

 

 

起訴書披露,這幾位工人是通過中國公民短期免簽入境塞班島的政策,以遊客身份來到這裏的,但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免籤政策只針對旅遊和商務活動,而不適用於務工。他們來到這裏後,個人護照被工程承包方沒收,並被告知他們是“黑工”,所以他們不能對任何人抱怨工作條件,否則他們會被遣返回國。另外,公司爲了掩蓋僱傭黑工的事實,拒絕了多名慘遭重工傷的勞工就醫請求。

“黑工”與時代並存

本案原告的一位代理律師何宜倫(Aaron Halegua)作爲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USALI)的研究員,長期關注中國勞工問題。他對本臺記者表示,相對官方登記在案的勞務派遣人數,目前在國外打“黑工”的中國勞工數量不得而知,他們並沒有獲得工作簽證,而只有旅遊簽證或者簽證已經過期。他表示,中國的海外勞工市場方興未艾與中介聲稱的優厚待遇有關。

“廣告中的(海外勞務)工資比在國內做同類工作更高,比如做建築工的話。這應該就是最大的原因。”

兩年前,博華塞班島度假村項目的一名工人從賭場建築工地腳手架上跌落身亡,隨後美國聯邦調查局搜查了工地,發現了上百名沒有合法身份的中國勞工。

博華太平洋事後曾發表澄清公告說,聯邦調查局對集團外聘施工隊相關工程事故進行的調查,與博華太平洋及其員工無關。

記者注意到,中國海外勞工市場已經初具規模。《2017-2018中國對外勞務合作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中國在外各類勞務人員數量接近98萬,其中建築業勞務人員佔四成多,遠超其他行業比重。中國政府在歐亞非大陸架設的“一帶一路”骨架涉及大量基建項目,而這也顯著刺激了對外勞務市場的發展。

記者週二試圖聯繫中華全國總工會,但被提示電話無人值守。

位於香港的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通訊”創辦人韓東方感嘆道,當今海外中國“黑工”的遭遇極具歷史諷刺意味。

“不是說好了‘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嗎?結果華工被賣到北美洲淘金、修鐵路的歷史又在重演。現在中國的這些所謂代理公司打着‘改革開放’或者‘走出去’的這種很好聽的旗號,把自己的人又賣出去。外國人不賣中國人豬仔了,而中國人在賣自己人的豬仔。”

一位半生農民的“黑工”噩夢

當了大半輩子農民的吉林通化人劉春才就誤入了這條賊船(他並不是上述案件起訴人之一)。2017年2月,父母雙亡的他通過當地人介紹到塞班島打工。介紹人告訴他,在塞班一個月能掙到一萬五六千元,而且可以拿到落地籤。於是,他付了五萬多元中介費並自費飛抵塞班島。到達目的地第二天,他就開始給倍立達做起了電焊工作。

劉春才表示,公司並沒有和他簽定任何合同,而他的護照也隨即被沒收。他前後做了58天工,總共只拿到3700多美元,遠不及介紹人當初承諾的工資。他還回憶說,期間他的食宿條件非常惡劣。

“在這兒喫也喫不飽,做的餅子裏面都生蟲了還給這些工人喫。我住的那間工人宿舍住了24個人,還沒有空調,而這裏還很熱。”

他剛乾了沒幾天,就發現賭場工地一層到八層沒有安全網,工人倘若一失足就可能喪命。意識到工地存在各種安全隱患,他隨即向一位習姓包工頭討要護照,但包工頭不給,他只好硬着頭皮繼續做工。

上工第二個月的一天,正當他在工地四層做工時,他忽然聽到“噗通”一聲巨響,才發現有工人墜落。劉春才後來才知道,這位他親眼目睹被裝進救護車的43歲河南工人胡元友(Hu Yuanyou,音譯)並未生還。

劉春才說,工地出事後他非常後怕。不久後,倍立達在塞班島項目的兩位高管被當地警方帶走,其中一位就是此前拒不歸還他護照的包工頭。就此,倍立達撤出了賭場的建築工作。

記者近日試圖聯繫金螳螂和倍立達瞭解情況,但電話無人接聽。

2018年3月,美國勞工部宣佈與金螳螂、中冶國際、倍立達、神州長城達成和解。這四家勞務承包公司將向數千名工人支付共計近一億元人民幣的未付工資和賠償。聲明說,除神州長城以外,其餘三家公司都利用了免簽入境項目非法僱傭了黑工,而爲了到塞班島工作,這些工人普遍支付了幾萬元介紹費和機票費。

2017年4月,經律師介紹,劉春才住進了塞班島的一家避難所,他與其他二十餘名工友希望通過獲取人口販賣受害者簽證(T visa)最終拿到美國綠卡,而這一等就是兩年。劉春才說,他目前非常矛盾。由於他只能在塞班島打些零工,收入很不樂觀,而他在國內的家人也非常擔心他的境況。另一方面,由於他此前準備出庭作證,他擔心一旦回國,倍立達會報復他。劉春才坦言,他並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而綠卡似乎還遙遙無期。

取締“黑工”要靠多方出力

幾位金螳螂工人的代理律師何宜倫表示,改善海外勞工市場亂象需要多方通力合作。首先,落實責任歸屬至關重要。一旦發生勞工權益事件,項目總開發商應當主動承擔責任,而不該把“皮球”踢給承包方。其次,中國政府應加強對勞工的法律意識宣傳,包括遇到問題時的求助方案。此外,勞工所在國政府也應加強監管和事後處理機制,以防範“黑工”慘劇的發生。

前倍立達工人劉春纔在採訪臨近尾聲時,對記者這樣傾訴了他從中汲取的經驗教訓。

“我沒什麼文化,也不懂什麼手藝,(出來打工真是)太難太難了。”

他還告誡有出國務工打算的工友,務必事先覈實工作簽證手續、並簽訂勞務合同,避免重蹈他的覆轍。

 

記者:家傲  責編: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