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東海律師被約談 北京中醫談709律師身心俱損


2020.05.06 18:4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955hj.jpg 文東海律師(左)與趙中元醫生(圖片素材來自社交媒體)

中國維權律師文東海蔘與去年的“廈門會議”後,爲避免當局政治迫害而四處躲藏。他在星期二回到長沙後被警察約談。與此同時,一名曾醫治過“709”案被捕人士的中醫師披露了維權律師在獄中遭受迫害的情況。

去年十二月,一批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在廈門舉辦公民聚會。隨後,山東警方就此成立專案組展開跨省抓捕行動。曾與會的文東海律師被迫四處躲藏。

 

 

剛剛回去就被帶走

文東海的妻子周友芳告訴記者,鑑於家屬已經安全到達美國,文東海早前決定回到在長沙的辦公室,沒想到卻被當地國保約談。

周友芳提到,文東海自2016年起被邊控,電話、微信等處於被監控狀態,這種隨時在官方掌握中的情況令人擔憂。

本臺記者通過通訊軟件聯繫到文東海,他簡短回覆說自己“暫時是安全的”,還隱晦表示,“這是一個動亂的年代,我們所有人都面臨這許多不確定性”。

中國維權律師文東海(右)(推特截圖)
中國維權律師文東海(右)(推特截圖)

抓捕人權律師行動不斷

值得注意的是,文東海曾爲“709”首批被捕律師王宇擔任代理律師。五年後,針對維權律師的大規模抓捕行動再次上演,文東海則成爲當中的“主要角色”。

涉及“709”案的北京著名中醫趙中元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形容“12·13廈門聚會”專案是“709”大抓捕的延續。

逃亡加拿大的北京中醫趙中元(大紀元)
逃亡加拿大的北京中醫趙中元(大紀元)

人治和法治相悖

趙中元還補充說,在中國政府全面加強以黨治國的情況下,那些堅守法治精神的律師自然不爲官方所容。

“法治和人治是矛盾的。中國政府想實現人治,就必須把法治這個花瓶去掉,但偏偏有一羣很認真的律師把法律當聖旨,不聽政府的話。這當然是官方不能允許的。”

趙中元曾在北京開設中醫診所,病人多爲城中退休官員、軍隊幹部、警察等。他於2009年開始在網上發表時政評論,並結識多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他更在“709”案發生後,爲出獄的人士提供治療。

律師獄中受折磨 心理陰影永世難忘

針對“709”被捕人士遭受酷刑的情況,趙中元舉例說,當時護送王宇律師兒子包卓軒逃亡緬甸的維權人士唐志順獲釋後體重驟減,同時因爲被餵食精神類藥物而記憶力受損,身體還會無端抽搐,夜裏更會突然驚醒。

“酷刑最嚴重的後遺症,首先是在噩夢連連中度過。他們頭半年被單獨關押,監倉小,沒地方活動,身體丶肌肉丶皮膚丶神經系統均處於高度緊張狀態,還處於一種飢渴狀態。這時候我就一邊跟他們聊天,慢慢給他們推拿。他們在獄中經歷的肉體和精神的強刺激已經在他們的潛意識裏了。有的律師經常在夜裏突然坐起來,大哭一場,渾身大汗淋漓。雖然身體修復了,但心理問題可能一輩子都醫治不好。”

精神遭到極大摧殘、出獄後曾被確診爲精神分裂的李春富律師(右)(微博截圖)
精神遭到極大摧殘、出獄後曾被確診爲精神分裂的李春富律師(右)(微博截圖)

趙中元還向記者提到精神曾遭到極大摧殘,出獄後曾被確診爲精神分裂的李春富律師。

醫者助人被打壓

正是因爲不斷幫助“709”涉案人士,趙中元也成爲了中國當局的“關注“對象,他的診所也被警察視爲“窩點”、“交流平臺”。

“對我進行了一系列的打壓。喝茶、吊照等等。例如以前定期一個星期去我家檢查兩、三次,後來發展到每天上下午各一次,帶着攝像頭,社區人員進門轉一圈,把拍攝的內容上傳有關部門。派出所警察經常無緣無故衝進來要求檢查身份證。”

趙中元還向記者透露,其實早在“12·13”專案組成立前,律師界人士就知道無法避免新一輪的大抓捕行動,並勸說趙中元出國,否則他和家人的人身安全將無法得到保障。趙中元之後決定與家人逃離中國,並於2019年10月到達加拿大。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